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身前三尺分胜负
    梅山苍茫绵延近百里,一场落雪之后,如同一条俯卧在帝都之侧的苍茫白龙。

    自从梅山被划归为皇家禁地之后,大部分地区都被开凿了山路,此时位于山麓西侧的一条蜿蜒山路上,一队护陵军的兵士正攀着铁锁小心翼翼前行,因为身处山地的缘故,他们都未曾身披行动不便的铁甲,而是改为棉甲,镶有铆钉,配备腰刀和轻巧手弩。

    护陵军,顾名思义,乃是守卫帝陵之军,因为梅山地位特殊的缘故,即使是护陵军也不得轻易离开此地,故而一众护陵军将士就只能与这偌大的梅山打交道,日复一日,与世隔绝,枯燥且乏味,而且无论狂风暴雨还是大雪封山,都要分队进行巡山,以防有胆大包天的贼寇对三座帝陵不轨,此时这支护陵军兵士就是在执行今日的巡山任务。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嗡鸣声音,领头甲士下意识地抬头望去,接着便看到了让他震撼难言的一幕。

    一道身影如同天外陨石一般滑过天幕,正朝着梅山轰然落下。

    其他兵士也随之抬头望去,然后都像自己的上司一样,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gw永¤久%免费p看小说k

    一声巨响,这颗“天外陨石”重重落地,整个山头剧烈晃动了一下,劲风扫过,这队兵士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顿时惊恐无比,不由在心底生出一个念头,这还是人吗?

    领头士兵壮着胆子再度抬头望去,瞬间瞪大了眼睛。

    那真是个人,而且还是个年轻人,只见他半跪于地,满头白发随风飞舞,让人分不清是天上仙人还是域外天魔。

    下一刻,又有人从天而降,整个人如同一把天外巨剑,划破天幕,狠狠刺入梅山,似乎要将整座山峰劈成两半。不过在这之前,那名白发年轻人已经从一跃而起,不但躲开了这一剑,而且整个人再次冲入天上。

    在他腾跃而起的片刻之后,整座山峰轰然震动。

    两道身影正是从圜丘坛一路转战到此地的冰尘和徐北游,此时徐北游的气机已经显现出飘摇不定的气象,不过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怯,不退反进,倒持诛仙,反手以剑首迎敌。

    天空中骤然响起一连串炸雷声响,几乎要震破心房,更使得不少山上积雪轰隆滚落。

    太乙救苦天尊冰尘举起手中断贪嗔,剑尖直指。

    这一剑中满是冰尘过去几十年中的不平之气。

    愤恨、郁郁、悲戚,意难平。

    镇魔井下二十年,生不如死,故有大不平。

    当年萧皇曾言,世间疾苦千百万,我萧煜的自身之苦当然算不得什么,但是旁人可以麻木,可以忍得,我萧煜却偏偏忍不得,而且我为何要忍?!

    今天冰尘把这句话送给徐北游。

    她将手中断贪嗔向前递出。

    漫天雷声消失不见。

    徐北游的脸色骤然苍白,胸口如同绽开一朵血色莲花,迎风怒放。

    不得不说,他有些小觑了太乙救苦天尊的一剑,不但被这一剑破去了自己的剑十四,还被剑气侵入体内,使得他不得不消耗本就已经开始消散的十八楼气机去化解这道剑气。

    冰尘没有乘胜追击,而是面无表情地望向这个两次一步登天的年轻人,心中并没有太多仇怨可言,更多只是将其当作一名对手。

    两人上次交手,是因为她作为太乙救苦天尊率领镇魔殿前往江都,意图从剑宗手中夺回诛仙,徐北游被逼到绝路之后不得不拼死一搏,最终她被斩断一条手臂,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下次再赢回来便是。

    比如说现在这次。

    方才两人一路厮杀,气机、体魄和境界都稍逊一筹的徐北游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完全是依仗了手中的诛仙之利,冰尘甚至不敢以手中断贪嗔与诛仙正面全力硬碰硬,生怕一个不慎便将手中的吕祖佩剑折断于此处。虽然此时徐北游的气机已经开始逐渐衰弱,但是诛仙的剑气却越来越重,自行激发出来的诛仙剑气似乎没有止境,没有尽头。

    一剑之后,两人离开此地,继续转战于梅山各处,在一炷香的时间中又先后各自出剑交手五次,互有胜负。

    两位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剑仙厮杀,各有优劣,各有长短,既是厮杀争斗,同时也是两人互相砥砺剑道的磨刀石。

    徐北游在体内气机不断衰减的情形下,之所以还要与冰尘纠缠不休,就是存了借助冰尘砥砺自身剑道的心思,毕竟徐北游这两年的境界攀升太快,根基过于虚浮,若是日后遇到生死之战,定然要吃大亏,而冰尘则是一把极佳的“锤子”,可以将他的虚浮尽数夯实。

    轰隆一声,徐北游从天而落,撞入一片密林之中,将整片密林撕裂出一道近百丈之长的“伤口”,一路撞断松柏无数。

    紧接着天空中又是一剑落下,快如惊虹,刺向徐北游的心口。

    徐北游将诛仙立于胸前,微微侧身,在毫厘之间躲过这记直刺,手中诛仙与断贪嗔擦出一串电光火花。

    诛仙剑气之盛远胜于断贪嗔,冰尘自然不会与徐北游正面硬拼,身形向后撤出一步,断贪嗔也随之一退一进,剑出如龙,徐北游手中诛仙侧转递出,两剑相交,顿时响起一阵金石之声,尖锐刺耳。

    徐北游顺势向前欺近,冰尘再次后撤。

    又是一进一退。

    徐北游已经无力支撑一场漫长的消耗战,所以在冰尘连续后撤三次之后,他骤然紧逼,于是两人之间有了一场快到极点的较技搏杀。

    徐北游率先出手,手中诛仙瞬间点出一片刺目剑芒。

    冰尘一剑劈开剑芒,剑尖顺势刺向徐北游的咽喉。

    徐北游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断贪嗔挑起数寸,刚好避开咽喉位置,然后诛仙顺势直斩冰尘。

    冰尘身形一转,躲开这一剑,却被徐北游顺势以剑首砸在后背上,向前一个踉跄,不过徐北游也不好受,同时被冰尘一脚踩在胸膛上,脸色骤然鲜红欲滴。

    两人很有默契地舍弃了浩大剑气,变为纯粹的剑术之争。

    两人交手速度越来越快,脚下大地在两人的踩踏之下,斑驳不堪,支离破碎。在交手过程中,两人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无论冰尘如何后撤身形,都没能再次拉开距离。

    冰尘在一个刹那之间出剑三十六次,仍旧没能逼退徐北游。

    既然退无可退,那就唯有殊死一搏。

    长剑被称作三尺青锋,大剑仙上官仙尘言称,手握诛仙时,身前三尺,便是举世无敌。

    对此两人都已经是心知肚明。

    一人有境界优势,一人手握诛仙。

    胜负就在三尺之间。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