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四人激战十八楼
    九剑一前一后掠出,诛仙在前,八剑在后。

    徐北游位于两者之间,手握诛仙。

    这一剑快到让人根本没能看清,只听得天地间骤然响起一声刺人耳膜的尖锐声音,然后就见八剑倒飞而回,诛仙在距离太乙救苦天尊胸口还有三寸距离时止住去势,虽然不足以致命,但是剑气已至,使得太乙救苦天尊的胸口处一片鲜红。

    刚才一瞬之间,徐北游共出九剑,天岚等八剑后发先至,依次与太乙救苦天尊的断贪嗔快速相撞,以至于八次碰撞之声连成一线,乍听之下似乎只有一声,八剑之后才是诛仙,虽然太乙救苦天尊堪堪挡住,但却被诛仙剑气浸入体内,遗患无穷。

    徐北游往后撤剑,诛仙与断贪嗔再度摩擦出一串刺耳声响。

    太乙救苦天尊没去看自己胸前的伤口,神情冷漠,提剑后撤一步。

    不得不说,诛仙实在太过棘手,其本身剑气之盛,几乎相当于一位十八楼剑仙,其材质之坚,更是举世无双,也难怪当初公孙仲谋仅仅是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却能与地仙十八楼的慕容玄阴平分秋色,甚至面对十八楼之上的秋叶也有一战之力。

    幸而徐北游的地仙十八楼境界是假的,若今日的徐北游是一步一个脚印登上十八楼的境界修为,那么在他手持诛仙的前提下,太乙救苦天尊不敢言半分胜算。而且她也深信被剑宗倾注了所有心血的徐北游在二十年内必然能够登顶地仙十八楼的境界,若非两人立场不同,她还真想与这位剑宗首徒谈一谈他们各自之间的剑道不同。

    冰尘之所以能后来居上,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形下悄然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归功于萧慎和天尘的倾囊相授,归功于镇魔井下的枯寂十年,归功于破后而立,甚至还要归功于当年萧烈的负心薄幸,让她得以用情恨两字入剑道。

    她很好奇依仗外物之力的徐北游最后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若是真如萧慎所说的那般,集齐了剑宗十二剑便可铸就一位无敌地仙,再加上他身怀剑三十六全篇和剑宗重器诛仙,恐怕自己就真的只有认输一途了。

    不过现在的徐北游,空有地仙十八楼境界,却没有相应的剑道感悟,用不出剑三十六的最后三剑,甚至就连诛仙也未能发挥全力,不说与鼎盛时的上官仙尘相比,就是比之公孙仲谋也稍逊一筹。

    可惜了,若是二十年后再来趟俗世这潭浑水该有多好。

    冰尘在心底轻叹一声之后,一挥手中断贪嗔,默念了一个“敕”字。

    天空中轰然震动,一道雷霆撕裂天幕落垂直下,同时冰尘持剑横向而行,剑出亦是雷至。

    剑二十七,御天雷一剑。

    徐北游抬头望向天雷,微微一笑,也说了一个“敕”字,持剑前奔。

    剑二十七对剑二十七!

    ……

    除了徐北游和太乙救苦天尊这处战场之外,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这对宿敌的交手了。

    两人俱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而且同出一体,知根知底,所以交手时很难用出什么奇招,更多时候只能凭借自身的境界修为正面抗衡。

    此时两人已经逐渐偏离了圜丘坛的范围,一轮对拼之后,慕容玄阴被完颜北月一拳砸在眉心上,整个人向后倒飞数里距离,轰然撞入一座山丘中,偌大一座山丘瞬间坍塌,落石如雨,仿佛只是孩童在沙滩上随手堆起的沙堆,风浪一来便倒了。

    片刻后,被压在层层乱石下的慕容玄阴轰然起身,破山裂石,而他整个人却是毫发无伤,就连一身锦绣白袍也没有沾染半分污迹。

    紧接着慕容玄阴依仗自己的不灭金身,以九步九重楼开始疯狂蓄势。

    第一步,轻描淡写。

    第二步,地面支离破碎。

    第三步,大地颤抖不休。

    慕容玄阴的步子越来越大,身上所携带的势也越来越重。

    第九步时,蓄势达到顶点,宛如登高望远,终于走完最后一步,爬上了山顶,眼前一片开阔。慕容玄阴一身气机带动的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元气,浩大如百川入海,以海啸之势浩荡而至。

    首}发

    天地为之色变,这是他的天时。

    完颜北月深吸一口气,没有太多玄机讲究,简简单单地双拳排空,霸道至极地将身前的天地元气不断挤压出去,四周顿时响起一连串如闷雷一般的气爆声音。

    天地元气似是无穷无尽,完颜北月立于这道天地巨力的大潮之中,身形岿然不动,依靠双拳硬生生地将这道天地元气大潮从中一分为二。

    以人力硬撼天时。

    慕容玄阴拥有不灭金身,再加上借势于九步九重楼所凝聚的浩荡天地元气,整个人的气势达到一个巅峰状态,在完颜北月“分海打潮”而胸前中门大开时,身形狠狠撞向完颜北月。

    两人以自己的体魄轰然撞在一起,没有半分花哨,是实实在在的硬碰硬。

    武道一途虽然被道门斥为小道,比不上天神地人鬼五仙一脉相承的康庄大道,但如果不论日后飞升如何,只说在人世间,武道修士丝毫不逊于同境界地仙,甚至犹有过之,只因地仙在未成就仙人体魄之前,与武修体魄相较就好似薄纸一般,若是以求长生的角度而言,体魄的确是可有可无之物,有则最好,没有也不妨碍追求大道,但以与人斗力的角度而言,体魄就是至关重要的根本所在了,许多人轻视体魄修为,视其为愚顽蠢笨之道,然而就是这等愚顽之道,让武修完成了一次次越境而战的壮举。

    完颜北月虽然不是纯粹武修,但是体魄却走了武修一脉的路子,几乎达到了人世巅峰的状态,丝毫不亚于慕容玄阴的不灭金身,单以坚硬程度而言,甚至犹有过之,可与四大金身中防御第一的不坏金身相媲美,他曾经以一己之力阻挡象征天力的大雪崩,不但岿然不动,更可毫发无损,但是扛下这次撞击,竟然双脚深陷地面数寸,倒滑出去十余丈之远。

    慕容玄阴也不好受,虽说他有巅峰蓄势,又携有天时大势,但在这一撞之下,仍是没有占到太大便宜,被完颜北月的一记崩拳击中小腹,身形踉踉跄跄向后倒退,好似醉酒之人。

    下一刻,两人不约而同地一跃而起,飞入九天之上,在半空中完颜北月一拳击出,拳势破空,响起千百声雷音,狠狠砸在慕容玄阴的额头上。

    慕容玄阴则是不带烟火气的一掌向上推出,拍在完颜北月的心口上。

    慕容玄阴的头颅猛然后仰,晃动激荡不休,身形保持着向后倾斜的姿势悬停,堪堪止住向下的颓势。完颜北月却是没有倒退,只是在胸腹之间响起一声犹如大钟翁鸣的声音,仿佛他整个人便是一尊不动之钟,而慕容玄阴的一掌便是撞钟之锤。

    钟鸣之声越来越大,响彻天地之间。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