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师生父女夫妻言
    、m更%l新最%快vo上n

    皇帝陛下走进小未央宫,此时的大殿中诸王及文武百官齐聚一堂,若不是殿外风雪中隐约传来的轰隆炮声,几乎要让人误以为就是在帝都城的未央宫中。

    见皇帝陛下走进大殿,百官正要行礼,皇帝陛下已是摆了摆手,“免礼吧。”

    然后他孤身一人往后殿走去。

    后殿中的软塌上,徐皇后正静静地躺在上面,双手交叠置于小腹上,紧闭双眼,面容平静,仿佛只是沉沉睡去。

    皇帝陛下缓缓走近,略微迟疑之后,伸出手在她没有血色的脸颊上轻轻抚过,冰凉。

    皇帝陛下收回手掌,拉过一个绣墩,坐在妻子的身边,自言自语道:“几个时辰之前,你还好好地坐在这里,现在就只能躺着了。”

    在这一刻,略显老态的男子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而仅仅只是一位失去了妻子的丈夫,他将妻子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轻声呢喃道:“朕……我不该带你来这里,不过我知道你想亲眼看着太白被册封为太子,所以我还是带着你过来了,可我却没能保护好你。”

    他改为双手握着妻子的手,轻轻摩挲,轻声道:“人算不如天算,我思虑不周,本以为他们都会冲着我来,却没成想殃及于你,我棋差一招,可惜在这座棋盘上没有悔棋一说。”

    皇帝陛下松开妻子的手掌,小心翼翼地从袖中取出那串已经彻底散落的数珠,亲自将数珠一颗颗重新串起,缓缓说道:“咱们年轻的时候,你不是皇后娘娘,我也不是皇帝,那时候应该叫太子,当我听父皇说给我定了一门亲事的时候,还真有点五雷轰顶的感觉,小时候见惯了父皇和母后吵吵闹闹,觉得成亲是天底下第一等苦事,可是敢于忤逆父皇的人只有母后,我是万万不敢的,只能听从父皇的意思乖乖与你成亲。”

    “直到成亲前的三个月,我才知道新娘子是徐家的小姐,我当时就在想,徐家小姐是个什么样子,是貌若天仙?还是相貌平平?你问我为什么不猜测长得很丑?其实我就觉得父皇应该不会找一个丑女做日后的皇后娘娘,你别笑,从我懂事起,我就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做大齐皇帝,父皇和母后只有我这一个儿子,偌大的天下不传给我又能传给谁?

    “后来到了洞房花烛夜,我掀起你的盖头,不算天仙,也不平平,中规中矩的一个人儿,说实话,那时候的我是有点失望,觉得你怎么配得上我这个堂堂太子殿下?你也别恼,毕竟是年轻人,又在一国储君的位置上,难免心比天高。”

    “女人心思细腻,其实你当时也察觉到我那点小心思了吧?所以有一段时间你很是小心,就连在我面前说也是小心翼翼,唯恐说错了半句话,不像是夫妻,倒像是君臣,都说相敬如宾,时间一长,可就变成相敬如冰了。”

    萧玄柔声道:“母后不喜欢你,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我不好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你呢,也从未向我抱怨过什么,只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么多年下来,是我负你良多,我最大的遗憾,就是陪你的时间太少了。”

    这番话算是肺腑之言,不过榻上的人已是不能回应。

    萧玄把数珠串好,将断掉的穿绳打结,然后把这串数珠重新戴到妻子的手腕上。

    他握住妻子的手贴在脸颊上,沁凉,轻声道:“下车的时候,你执意要把这串数珠戴到我的手腕上,当时我没多想。”

    萧玄没有继续说下去,将妻子的手放回去,这一刻,他又重新变回了大齐皇帝,眼神坚毅,平静道:“你走之后,朕不但会为太白铺出一条康庄大道,也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将那帮乱臣贼子彻底赶尽杀绝。”

    ……

    徐北游此时只觉上不见天,下不见地,自己仿佛被锁在了一方与世隔绝之地,他虽然以手中诛仙不断绞杀眼前的银色发丝,但发丝反而是越来越多,源源不断。

    若是徐北游本身就有十八楼以上的境界修为,那么他也不会着急,慢慢消耗便是,看看到底是太乙救苦天尊的白发多,还是他的剑气长,不过他如今的修为其实是被传国玺强行拔苗助长,说白了就是空中楼阁,只有一个时辰的逍遥光景,若是一个时辰过后还未能破局,那么重新落回到地仙八重楼境界的徐北游面对地仙十八楼的太乙救苦天尊,绝对是十死无生的下场,所以徐北游等不得。

    其实两人若是正面交手,徐北游纵然不是货真价实的地仙十八楼境界,也不会太过落于下风,甚至依仗着手中的诛仙,还能稍占上风,只是冰尘以有心算无心,徐北游不防之下被困入脱胎于无上剑体的白发三千丈之中。毕竟冰尘的修为要高于一步登天的徐北游,而且不同于上次,冰尘这次再无半分轻敌大意,不给徐北游半分可乘之机,故而徐北游一时半刻无法破局而出也在情理之中。

    罗网之外,冰尘手提断贪嗔,面无表情。

    徐北游横剑身前,默念道:“枯心!”

    所谓长生者,终是要忘情绝欲。既然你以青丝结情丝,再以情丝织罗网,那我便以枯灭之心待之。

    紫青二色剑芒大盛,向外猛然一冲,千丈白发先是骤然紧绷,继而伴随着好似琴弦绷断的声音根根断裂,无数发丝从天空中飘飘洒洒而落,原本细密且没有半分空隙的罗网顿时变得极为松散。

    冰尘眉头微皱,就要故技重施,以近乎无穷的白发来重新填补这张罗网。

    徐北游趁势再出一剑,大喝道:“寂灭。”

    只见一道剑光以徐北游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所到之处,所有白发全部被剑光淹没,继而剑光汇聚为扇形,以横扫之势逼向一袭白衣的冰尘。

    冰尘不得已只能以手中的断贪嗔迎向这道剑光,不过她仍旧是小觑了这一剑的威力,未能全部挡下,被紫青色的剑光一扫而过,胸腹间顿时多出一道尺余长寸许宽的剑痕,鲜血淋漓。

    气机牵连之下,冰尘再也无法维持千丈白发,铺天盖地的白发骤然缩短,转眼间变回原本的等腰之长。

    如此一来,罗网不再,徐北游终于得以脱困而出。

    冰尘面无表情地低头看了眼伤口,抬头望向已经是第二次伤到自己的年轻人,心中无悲无喜。

    下一刻,徐北游大袖飘摇地一剑掠出,化作一抹长虹,径直冲向冰尘。

    与此同时,在他身后又出现八剑,同样随之前掠。

    剑仙飞仙剑,万里快哉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