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天雷地火剑雨落
    此时圜丘坛方圆百里之内,除了头顶凝聚出滚滚劫云,又多了连绵不断的炮火轰击,一时间天雷地火,一片混乱。

    也有几颗火雷子落向圜丘坛,不过都被徐北游以剑挑落,在半空中就炸裂成灿烂烟火。至于青尘,见此情景之后,竟是强行压下了自身的气机,连同自己的三尸化一起遁去,不知去向,而天幕上因他而起的异象也在片刻后随之缓缓消散。

    与此同时一起消失的还有萧慎,这位萧家老祖在从太乙救苦天尊的剑三十三中脱身之后,便不见了踪影,不知是就此隐遁,还是已然悄无声息地死在了星罗棋布的剑阵之中,不过以常理而言,这位心思深沉的老祖宗应该不会轻易输给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半个传人才是。

    在青尘遁去之后,手持诛仙的徐北游退回至圜丘坛上,护在皇帝陛下身前。

    见此情景,蓝玉面带忧色道:“此地不宜久留,老臣恳请陛下暂且移驾。”

    魏禁也上前一步,沉声道:“臣附议。”

    皇帝陛下沉默片刻之后缓缓开口道:“去小未央宫。”

    徐北游轻声道:“请陛下先行。”

    皇帝陛下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南归,你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之后,你便不再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

    徐北游重重点头。

    皇帝陛下又稍稍犹豫,接着说道:“活着回来,朕不希望以后知南追着朕问她的夫君去哪了。”

    徐北游愣了一下,微笑道:“陛下放心便是,北游不但要留着有用之身完成师父遗愿,而且还要去道门玄都走上一遭。”

    皇帝陛下笑了笑,放下手中的三足酒樽,在蓝玉和魏禁一文一武两位老臣的护卫下,终于是走下圜丘坛,只剩下徐北游立于坛上,横剑身前。

    漫天火光和硝烟中,有一剑破空而至,剑上立着一名女子,白发在风中狂舞。

    同样是满头白发的徐北游抬头望去,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当青尘和萧慎这两位最年长者离去之后,徐北游和太乙救苦天尊冰尘便顺理成章地互为敌手,说起来两人早在江都城外就有过一次交手,那次交手以徐北游斩断冰尘的一臂,冰尘就此退去而告终。

    此时冰尘的手臂已经复原如初,执剑虚立剑中,大袖白发飞舞,恍若天上仙人。她手中所持长剑以白玉为柄,缀以鲜红剑穗,剑锷、剑首样式古拙,剑长三尺三寸,剑身清亮如水,刻有贪嗔二个篆字。

    此剑名为断贪嗔,乃是道门北五祖中纯阳祖师之佩剑,当年纯阳祖师以飞剑千里斩黄龙而闻名当世,世人皆知其身怀三剑,分别名为断贪嗔、斩爱欲、灭烦恼,日后纯阳祖师证道飞升,将三剑之一的断贪嗔留于世间,并传下大道天遁剑法和龙虎丹诀密文。

    已经证道飞升的天尘大真人就是纯阳祖师一脉传人,以龙虎丹道为根基,辅以大道天遁剑法,丝毫不逊于青尘的斩三尸之法。

    在当年的道门八老之中,紫尘和无尘是一类人,天尘和青尘是一类人。

    青尘和天尘的经历极其相似,他们都曾经离开宗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杀伐果断之人,他们有着同样的心高气傲,但也正是因为自身的孤傲,不会屈居人下的两人很难像紫尘和无尘那样相辅相成,反而会因为各自立场的不同,成为对手。

    事实也的确如此。

    2,,…首发f

    若是无尘没有因为坠境而早早坐化,那么他将是最适合接替紫尘的人选,可惜无尘毁于上官仙尘之手,让紫尘不得不退而取其次,选择天尘成为自己留给秋叶的“托孤之臣”。而天尘也不负所望,他成功接掌道宗大权之后,不但让青尘的“谋逆篡位”之举功亏一篑,而且还将紫尘未完成的千年大计继续推行下去,最终扶持秋叶登上掌教大位,迎来道门的鼎盛时代,可称得上是道门近百年来的第一大功臣。

    正因如此,当年的天尘大真人得以大权在握,道门内外事宜皆由他一人乾坤独断,这才有了后来废立天枢峰峰主冰尘之事,不过天尘大真人心胸宽广,不愿不教而诛,所以并未诛杀冰尘,而是将其投入镇魔井中,并在自己飞升之后,将大道天遁剑法和断贪嗔一柄传给了冰尘。

    故而冰尘除了修习青尘所传授的剑三十六残篇之外,同样修习了纯阳祖师一脉的大道天遁剑法,两相印证之下,终是有了她今日的仙道剑。

    冰尘不再刻意掩饰自己的声音,直接以本来嗓音道:“徐北游,你还要阻拦本座?”

    徐北游举起手中诛仙,笑道:“大执事,非是徐某故意拦你,而是你处处与徐某为难。”

    冰尘冷哼一声,倒持断贪嗔,身形骤然前掠,在距离徐北游还有三丈左右的时候,手中的断贪嗔明明是以剑首对着徐北游,却有一道凛冽剑芒在徐北游的身后生出。

    徐北游不曾转身,只是将手中诛仙负于身后,竟是比剑芒还要快上一筹,后发而先至。

    一声金石碰撞声响,徐北游轻描淡写地挡下了这道剑芒,紧接着他的身形飘摇而起,手中诛仙以剑八下压,其势如泰山压顶。

    冰尘周身气机游动,以剑首撞向这一剑。

    剑十四,苍雷震。

    一震五百里,在这刹那之间,冰尘一剑足足震荡十二次,将徐北游的剑八完全破去。

    紧接着冰尘手中倒持的断贪嗔离手,高高飞入云霄。

    只见断贪嗔一化三,三化万千。

    无数柄断贪嗔如同骤雨从天而落,森然剑气弥漫天际。

    真是好大一场剑雨。

    徐北游毫不犹豫地向后暴退,不去硬挡这一剑。

    下一刻,徐北游胸前血花四溅,一缕白发如剑,瞬间破开他的护体剑气,伤及了他的无上剑体。

    太乙救苦天尊为何被人誉为白发三千丈?因为她也练成了无上剑体,只是与徐北游的路子不太一样,不去炼皮膜骨肉,而是将满头白发淬炼为剑,其实这漫天剑雨都只是障眼法,真正的杀招还是这一缕白发。

    与此同时,飞入空中的断贪嗔开始下坠。

    不过徐北游却不想让冰尘这么轻松地接住断贪嗔,他挥剑斩断刺穿胸口的银发,身形一闪而逝,瞬间来到冰尘的面前,一剑指出。

    冰尘淡淡一笑,不闪不避。

    然后不见她有如何动作,身周不断有剑气生出,无形无相,让人防不胜防,剑气仿佛无穷无尽,两人之间的汇聚成一条无形的剑气长河。

    此乃大道天遁剑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