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顷刻间无边炼狱
    说到证道飞升,千百年来尤以道门为最,尤其是近百年来,仅有的两位飞升仙人俱是出自道门,分别是第十四代掌教真人紫尘和前任开阳峰峰主天尘,难道今时今日,道门又要再多一位飞升仙人?

    虽说青尘大真人已经被天尘大真人革除名号,但他一身实实在在的道门修为做不得假,而且在天尘大真人飞升之后,本代掌教真人秋叶不再过多追究当年之事,故而道门中不乏有人私下里仍以师伯或师伯祖称呼青尘,若是他真能证道飞升,道门说不定就会复其名号,将这桩天大的美誉收下,若是掌教真人秋叶再能顺利飞升,那便是百年之内连续出了四位飞升仙人,如此殊荣,不但彰显道门之鼎盛气象,更能昭示道门乃是天意眷顾所在。

    萧瑾望着那边的天地异象,轻叹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我真正害怕的变数不是萧玄,而是青尘,到了他这个境界,能打动他的无非是两样东西,一样是道门的掌教尊位,还有一样就是证道飞升的长生之途,他之所以愿意来到此地,不是为了掌教尊位,而是因为此地有他的证道契机,若是此时他飞升而去,谁又能阻挡手持诛仙的徐北游?”

    林寒忽然笑道:“想要飞升,还要过天劫一关,人与人的天劫又不一样,当年老掌教紫尘是积善派之人,所行之事无一不是遵循积善二字而为,不曾沾染杀孽,故而跨天门时天生祥瑞。反观上官仙尘,一柄诛仙剑屠戮无数,杀孽之重堪称五百年来第一人,最后引下了九重雷刑,虽然勉强扛下,但也元气大伤,这才让我那位姐夫有了可乘之机。”

    萧瑾缓缓说道:“天劫一事,说到底就是天道对修士在凡俗人世的一个考评总结,诸如紫尘者,行德积功无数,有庞大福德功德傍身,天道对其考评自然为上等,非但不会引来天劫,反而还会引出天门大开的异象。而上官仙尘这等自恃武力不积功德福禄又造杀孽者,考评结果大约就是中下,考评从中上到中下者,天道会落下不同数量的天罚雷刑,以示惩戒,上官仙尘为中下,便是九道天雷,仅次于素有死劫之称的十二道天雷。至于那些考评为下等的凶孽魔头,不但要承受天罚雷刑,而且还会使得天门紧闭,即便侥幸度过天劫,也无法飞升,只能在世间等待下一次天罚雷刑。更有甚者,会直接引来十二道天雷死劫,任凭神仙修为,也要化作飞灰。”

    林寒深吸了一口气,道:“依照你的说法,还是要看老天对青尘的考评如何。”

    萧瑾微蹙眉头,“自身境界修为够了,称之为内功圆满,功德福德多寡,则称之为外功,当年的紫尘内功外功俱是圆满,故而能顺利飞升,上官仙尘空有内功圆满而外功有缺,故而身死道消,青尘身上具体的功德福德如何,我猜测不出来,不过可以肯定不会是上官仙尘那般杀孽深重之人,以他目前的修为境界而言,只要不是九重天雷,都不足为虑。”

    林寒陷入沉默。

    `o(正t版m首发

    萧瑾转而说道:“传闻中第九雷是前八雷的总和,即使神仙境界也不敢小觑,当年独步天下的上官仙尘也是用出了剑三十六方能挡下,凡事就怕万一二字,如果真是九重雷劫,青尘勉强扛下之后,怕是也无力应对旁人的落井下石,就算徐北游之流不出手,慕容玄阴或是冰尘这类这类喜怒不定的货色,说不定就会给我们一个‘惊喜’,青尘选在此时渡劫,殊为不智。”

    林寒望向已经开始凝聚的劫云,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萧瑾略微沉默,轻声道:“等明尘出手。”

    ……

    青尘的境界节节攀升,一跃至十八楼之上,徐北游的压力倍增,剑光不但不能继续向前,反而还有不进则退的迹象。

    青尘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劫云,感慨自语道:“贫道等这一天,已是足足等了一甲子。”

    黑云如墨,隐隐有天雷滚滚之声。

    青尘已经活了近乎三个甲子的时间,见过许多惊才绝艳之人,所谓谪仙降世,又所谓谪仙大材,大剑仙上官仙尘就是其中之一,可到最后真正能够证道飞升的,唯有紫尘和天尘两人而已,一剑在手则独步天下的上官仙尘死了,藏于幕后搅弄天下大势的傅尘也死了,甚至是牧观、刁殷、萧烈、慕容燕、微尘等人也或死或亡,这些人哪个不是一时俊杰?可最终也难逃煌煌天道的规矩。

    青尘之所以能苟延残喘到现在,甚至还在绝境之中觅得一线证道之机,除了他精于占验懂得趋吉避凶之外,更多还是因为天意眷顾,使他气数不绝。

    之所以如此,他作为占验派第一人也有所猜测,按照萧瑾的说法,他青尘本该在紫尘飞升之后,顺利执掌道门大权,虽无掌教之名,却有掌教之实,不过如此一来,他也无法斩得三尸化身,终于在秋叶百岁高龄时坐化而终,可如今却是他被逐出道门,而秋叶则成为大权在握的道门掌教真人,不足百岁之龄便已经飞升在即。

    正所谓一饮一啄皆有定数,有失有得,青尘失去了一个掌教尊位,换来一个斩三尸拔九虫,身躯逾百年而不朽,自身气数不见衰竭之象,终是让他今世长生有望。

    就在此时,天空中骤然响起一阵嗡嗡的呼啸轰鸣之声,甚至压过了雷声。

    然后就见一颗颗“火流星”划破天幕,轰然落下,一时间山摇地动,烈火冲天而起,硝烟弥漫。

    这不是什么道法神通,而是神威大将军炮的炮击。

    明尘终于率领中军赶到。

    就在圜丘坛的五里开外,足足百门神威大将军炮已经列成阵势,刚才仅仅是小试牛刀的试射,接下来便是一轮“流星火雨”,势要将圜丘坛彻底变为一片炼狱火海。

    曲长安站在炮阵一侧,沉声道:“叛贼正盘踞于此处,本督奉旨讨贼,诛无赦!”

    站在最前方的天机营统领手持令旗,狠狠往下一挥,大喝道:“放!”

    百门神威大将军齐齐怒吼,一颗颗火雷子自炮管中射出,飞上天幕,然后抛掷向圜丘坛方向。

    这一幕,仿佛立于云端的火德星君向人间降下了一场浩大的火雨。

    所有人,甚至包括皇帝陛下和青尘等大地仙在内,都抬头望去,为这壮阔一幕而感到震惊。

    哪怕是亲自参与制造神威大将军炮的蓝玉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等百炮齐发的威势。

    近百颗火雷子裹挟着巨大无比的风雷之声落地,大地震颤,火光冲天。

    顷刻间化作无边炼狱。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