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我有一剑名诛仙
    青尘低头望着近在迟尺的剑尖,笑道:“好一式剑一,好一个纵九死而无悔。”

    世间有咫尺天涯的说法,也有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说法,青尘的这方小千世界便是如此,这是他的规矩,咫尺即是万里。

    徐北游没有违背这个规矩,之所以能在三尺世界中递剑两尺,是因为现在他已经可以御剑纵横两万里。

    青尘仍旧是负手而立,丝毫没有抢先出手的意思,哪怕此时的徐北游已经暂时跻身于十八楼境界,他仍是将其视作晚辈,出手之间云淡风轻,丝毫没有面对生死大敌的紧迫。

    徐北游的剑再进三寸。

    当年鼎盛时的上官仙尘曾经放言,一剑在手,身前三尺之内即是举世无敌,现在徐北游距离三尺距离还剩下七寸。

    恰巧徐北游还剩下七剑。

    心念微动,却邪、玄冥、紫电、赤练、白虹、黄龙六剑依次而动,连接一线之后,沿着天岚的轨迹进入青尘的小千世界。

    天岚再进六寸。

    还剩下最后一寸。

    徐北游张口一吐,一直藏于体内的莫名一剑化作一道长虹飞出。

    跻身于地仙十八楼之后,自有血肉筋骨衍生的神异,当初徐北游以诛仙斩去太乙救苦天尊的一臂,如今她已经断臂再生就是这个道理,现在徐北游同样踏足十八楼境界,自然可以将代替脊柱的莫名一剑取出,然后重塑体魄。

    加上莫名一剑之后,犹如柴堆上添了最后一把火,天岚终于穿破小千世界来到青尘的面前。

    这方小千世界立时支离破碎。

    青尘轻轻一弹指,刚好点在剑尖上,使天岚瞬间弯曲出一个骇人的弧度。

    徐北游也不强求,收剑后撤,八剑依次落在身周地面,他以左手拇指扣住胸前的绳扣,背后剑匣开始轻微颤动,继而整只剑匣都被紫青二色的气机萦绕。

    青尘一抖青色袍袖,淡笑道:“早在八十年前,贫道就想领教一下诛仙的厉害。”

    徐北游一勾绳结,背后剑匣自行落地。

    然后徐北游开始向前狂奔,如一线横雷直撞青尘。

    都说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纵然徐北游的气海已经是一方浩淼大湖,但他终究还不是真正的十八楼修士,所以此刻不断有气机从他体内溢出,汇聚在他的身周,然后在化作剑气,使他整个人就像一柄锋利无匹的三尺青锋。

    如果说秋叶是当之无愧的道门第一人,那么青尘就是仅次于秋叶的道门第二大高手。

    上次是公孙仲谋以此剑直撞秋叶,甚至更早的时候,上官仙尘对战紫尘时也曾用过此剑,现在换成了徐北游。

    一剑如雷。

    无数逸散剑气如影随形,滚走如雷。

    青尘抬起手臂,从容不迫地轻轻一敲。

    天地间仿佛骤然响起钟声,压过了雷声,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心神一震,哪怕正在交手的几位十八楼大地仙也不例外。

    徐北游的这一剑就这么烟消云散,他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后退去。

    止住退势之后,徐北游再度前奔,默念道:“我有一剑。”

    剑匣轰然大开,有一剑出世。

    紫青二色冲霄而起,后发先至。

    一人一剑齐头并进。

    徐北游的满头白发飞舞,一如那位在莲花峰上决然出剑的老人。

    徐北游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无可言说的遗憾,师父,你在天上可是看到了?

    他在一瞬间想起了许多往事,从西北小方寨起始,然后是丹霞寨、中都、西凉州、敦煌城、秀龙草原、巨鹿城、东北辽州,最后在东海碧游岛而终。

    一路行来,听师父讲述当年旧人故事,当年的恩怨情仇,当年的那些辉煌和被埋在心底的辛酸,最后汇聚为一句半醉半醒的酒话,“师父当年也曾青衫风流仗剑行。”

    此时此刻,徐北游只觉手中虽有三尺青锋,但胸中却高筑块垒,一腔积郁无处宣泄。

    剑有不平方能一剑平天下之事。

    这一刻,徐北游的剑心通透净明,再无半分瑕疵杂质。

    他回想起自己练剑后的那个不切实际的梦想。

    做一回万人敬仰的剑神,也做一回举世无敌的剑仙,斩断掌教真人的宝塔,挑落皇帝陛下的帝冠。大笑一声:“琴瑟琵琶八大王,魑魅魍魉四小鬼,单剑独战,合手即拿。”

    徐北游重重吐出一口浊气,似是要将满腔积郁一吐而空,然后伸手握住与自己并肩齐驱的诛仙,长啸一声,“剑名诛仙!”

    原本正在交手的众人瞬间感知到一股不断攀升的浩大剑意,直逼十八楼巅峰境界,在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停手,然后齐齐后撤。

    徐北游手握诛仙,剑气浩荡,剑意浩大,人随剑走,人与剑即是一剑。

    与此同时,青尘张开双手,仿佛要拥抱整个天地。

    苍穹下压,大地震动。

    何谓天下第二,又何谓气机浩大鼎盛?

    这一刻,青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就算是以气机浩大而著称的张召奴,在此刻青尘的面前,也不过是一名刚刚蹒跚学步的稚童。

    这一刻,青尘一人自成天地。

    一时间天昏地暗、云遮雾绕、飞沙走石、雷电森森等诸般异象一起涌现。

    徐北游一剑对撞青尘的一方天地。

    这一剑是毫无疑问的大剑仙一剑,也是近乎举世无敌的一剑,生生撕开青尘的天地进入其中,不过徐北游的身上转瞬间便爆开一团血雾,尤其是握剑的双手,每前进一分便多出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片刻之后已经露出森然白骨,可他却浑然不觉,仍旧是一剑向前。

    此剑一往无前,纵九死而无悔。

    青尘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即使徐北游此时凭空得来的地仙十八楼境界甚至还比不得公孙仲谋一步一个脚印的地仙十七楼境界,更谈不上与诛仙如何心意相通,可他也不是拥有玲珑塔的秋叶,若是一个应对不好,也有重伤之虞。

    天颤地抖。

    继双手之后,徐北游的袖口破碎,双臂也如刀剐一般血肉模糊。

    不过他仍是不松手,不后退。

    浩大紫青色剑光逆流而上,紫青色的剑气无穷无尽如洪水大潮。

    一直站在原地未动的青尘终于不得不向后退出一步。

    一步之后又是两步,三步。

    与此同时,徐北游的胸口处血花四溅,可他仍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何至于如此?”青尘轻轻叹息一声,佛祖菩提已是出现在他的手中。

    下一刻,佛祖菩提的光泽迅速黯淡下去,而青尘整个人气息则在一瞬间层层攀升。

    无论是完颜北月,慕容玄阴,还是冰尘、萧慎,都在这一刻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

    这一刻,不仅是这些大地仙,就是手持天机榜的蓝玉也瞪大了眼睛。

    因为青尘的气机已经越过了十八楼的巅峰,进入到十八楼之上的境界。

    天机榜上,青尘的名字已经与秋叶并列。

    青尘闭上眼睛。

    善念、恶念、执念三尸化身再度齐聚。

    头顶天雷滚滚。

    i正)版/j首*z发+j

    蓝玉喟叹道:“青尘只要再斩去三尸化身,便可……”

    蓝玉没有说出口。

    证道飞升!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