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再入地仙十八楼
    这不是徐北游第一次踏足地仙第十八楼的境界,严格来说,已经是第二次。

    上次是在江都城外,徐北游第一次握住诛仙,依仗着师祖上官仙尘的遗荫恩泽,一剑直入十八楼,以剑三十六破太乙救苦天尊的剑三十四,并斩去她的一臂。

    此战之后,徐北游折损寿元一甲子,不过他从中受益匪浅,除了获得剑三十六的全篇传承之外,他体内的气海也被完全拓展,如果将修士的气机比作是水,气海是容纳水的所在,那么鬼仙境界的气海只是一口水井,人仙境界也不过是一座池塘,只有到了地仙境界才能算是一座湖泊。不过地仙境界分为十八楼,所以湖泊也有大有小,大者如八百里洞庭,小者不过几十里方圆,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如今徐北游体内的气海几乎可以算是一座烟波浩渺的云梦大泽。

    正因为如此,徐北游才能肆无忌惮地吸纳剑宗十二剑的剑气神意,境界攀升一日千里,只因与他的浩大气海相比,他体内的气机实在太少,刚刚能够填满湖底,距离将整座湖泊填满而重现涵虚混太清的巍峨气象还相差太多太多。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让徐北游有了可以容纳江河的资本和底气。

    更新7p最快*/上$2a

    一方小池塘容纳不下青河和大江,唯有大湖方能承受,同时也不得不让人感叹上官仙尘的神仙威能,在将徐北游的一方小池塘拓展为八百里洞庭的同时,不伤及徐北游分毫,仅仅只是折损甲子寿元,堪称是神鬼莫测的造化之工。

    所以皇帝陛下借助圜丘坛的地利之便,以传国玺汇聚大量帝气注入徐北游的体内,徐北游非但没有被“撑死”,反而是气机一涨再涨,如踏登天梯,直上十八楼。

    此时徐北游体内完全被玄黄气机充斥,甚至每次呼吸都会从毛孔里往外溢出玄黄之色的细小游散气机,好在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踏入此等境界,虽然上次处于恍恍惚惚之间,但终究还是在心底留有几分万金不换的难得感悟,而且皇帝陛下以传国玺注入他体内的磅礴帝气与天地元气又大有不同,如果将天地元气比为一群桀骜不驯的散兵游勇,驾驭起来极为困难,那么帝气便是训练有素的兵士,如臂指使。

    徐北游细细感受着充斥全身各处的气机,甚至产生一种错觉,天下无人可挡自己一剑,只要一剑在手,便可横行天下,甚至是头顶的高阔青冥,脚下的苍茫大地,也可一剑斩之。

    这,便是无数修士所神之向往的地仙十八楼境界吗?

    难过曾经有修士说,只有地仙十八楼境界才配得上地仙二字,十八楼境界之下的地仙之下皆是土鸡瓦狗。

    当徐北游望向青尘,老道人也转而望来,两人对视一眼后,青尘微笑道:“当年贫道在太清宫刺杀萧煜便是因为这方传国玺而功亏一篑,不知今日是否会重蹈覆辙。”

    “得罪了。”徐北游轻吸一口气,天岚从背后剑匣中飞出,划出一道长虹直扑青尘。

    青尘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束起一根手指。

    长虹在距离青尘还有三丈距离的时候戛然而止,不能前进分毫。

    这一剑问礼意味颇重,所以青尘也没有如何激烈行动,只是轻轻一弹指,天岚倒飞而回。

    徐北游伸手接住天岚,整个人刹那之间剑心通明。

    何谓剑心通明?简单而言,不为外物所动。当年上官仙尘孤身单剑杀透了一个中原,手中诛仙染血无数,可他却没有受到半点影响,未曾沦为嗜杀嗜血的魔头之流,只是将其视为淬炼自身剑道的手段,这便是剑心通明。

    青尘单手负后,轻笑道:“徐南归,就算你到了地仙十八楼的境界,就算贫道的三尸化身全部被斩,你想要胜过贫道也没那么容易,这些小玩意就没必要摆弄了,直接请出诛仙吧,这样你还能有几分胜算。”

    徐北游不为所动,心境古井不波,伸手在身前轻轻一抹。

    八剑全部出现在身前,结成剑阵。

    然后他反手拍下,八剑随之而动。

    剑与剑气之盛,与刚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青尘仅仅是轻描淡写地伸手轻轻往下一压。

    八剑齐齐发出一声悲鸣,在距离青尘还有三丈时便不能寸进分毫。

    对于曾经与紫尘、天尘两位天上仙人敌对的青尘而言,区区一个地仙十八楼又算得什么?就算是堂堂诛仙,只要不是握在上官仙尘的手中,那也不足为虑。

    这便是这位敢与整个道门为敌,甚至孤身一人将整个镇魔殿屠尽的天下第二人的气概。

    青尘再一挥大袖,八剑结成的剑阵瞬间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徐北游不退反进,伸手握住八剑中的天岚,剑身瞬间清亮如水如镜。

    当年徐北游不过是鬼仙境界,而镇魔殿却是地仙、人仙境界修士如云,那时的他可曾怕过半分?仍旧是孤身一人赴江南。手中天岚一剑,是徐北游的第一把剑,也是与他休戚相关的佩剑,两人心意相通,此时天岚在手,徐北游胸中豪气横生,剑心愈发明澈,瞬间摆脱青尘带给他的心境压迫,整个人的气势骤然高涨,竟是不输青尘太多。

    青尘淡然道:“既然你执意不肯动用诛仙,那也别怪贫道不留情面。”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洒然一笑,然后递剑而出。

    只见他仿佛重回当年第一次握剑时的情景,脚步杂乱无章,手臂伸展不直,勉强举起的长剑甚至还在微微颤抖,谈不上剑术、剑气、剑意、剑心,更谈不上剑道二字。

    可就是这么一剑,被此时此刻已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徐北游用来,却是浑然天成,没有半分破绽,踉跄几步之后,一剑前掠。

    这一剑瞬间破开青尘身周的雄厚气机,剑尖近到青尘的身前三尺之内。

    青尘皱了皱眉头。

    天岚刹那悬停,再难前进分毫。

    若是细细望去,就会发现,天岚并非完全静止,而是在以几乎微不可见的缓慢速度前移。

    这是青尘以磅礴修为在自己的身周三尺之内筑就了一方小千世界,在这三尺小世界中,任凭你十万弓弩如雨,也要一寸不得入。

    可徐北游偏偏不信邪一般,改为双手握剑,在地面上重重一踩,千里方圆仿佛响起一声沉闷鼓声,震人心脏肺腑。

    以他为圆心,出现无数网状裂痕向外迅速蔓延开来,继而地面轰然下陷。

    徐北游硬是将手中天岚向前推进了一寸的距离。

    仅仅是一寸距离,却是让这方小千世界出现了一个缺口,不再圆满无暇,于是徐北游顺势得寸进尺,手中天岚再进一尺九寸,加上先前的一寸,剑尖距离青尘只剩下一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