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人皇一印传国玺
    至此,青尘的三尸化身全部被灭,一时半会儿之间难以重洗凝聚,只剩下一个本尊。

    可仅仅是一个本尊,也足以让皇帝陛下身陷绝境。

    pf首?发

    魏禁连出三刀斩杀善念清晨,牵动伤势,难以为继,蓝玉不惜折损寿元动用天机榜,配合徐北游的诛仙连续灭去恶念青尘和执念青尘,不过两人也同样不好受,徐北游至多再出一剑,而蓝玉也只能再动用两次天机榜。

    对于近乎十八楼巅峰的青尘而言,区区两次天机榜和一剑诛仙,又能奈他何?

    青尘没有急着出手,背负双手,缓缓说道:“萧玄,贫道很好奇你接下来用什么手段来阻挡贫道,是传国玺?还是天子剑?”

    萧玄稍稍沉默,从宽大的衮服袍袖中取出一方印玺,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九龙,正面刻“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

    道祖传下三宝,分别是玲珑塔、诛仙剑、都天印,其中都天印有镇压气运之妙用,被视为仙家之印。

    天下间素有两印之说,一则为仙家之都天印,二则就是人皇之传国玺。

    自始皇帝祖龙制传国玉玺,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奉若奇珍,国之重器。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蔑。由此便促使欲谋大宝之辈你争我夺,致使该传国玉玺屡易其主,辗转千余年,忽隐忽现,待到大郑太祖皇帝起兵驱逐后建时,已经杳无音信,有传言说楚哀帝抱着传国玉玺跳海而亡,也有传言说被后建皇帝带回了后建大梁城。大郑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两代帝王曾六伐后建、草原,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要追回传国玉玺。

    及至大郑末年,萧煜于机缘巧合之下在中州得到传国玺,被视为天命眷顾之人,在后来禅让大典时,萧煜故意从郑哀帝手中接过大郑玉玺却不用,而是改用传国玺,是以彰显大齐得国之正,天意昭然。

    传国玺,不仅仅是象征一国权柄,同时也是人道至宝,有镇压气运之妙用,丝毫不逊于道门的都天印,甚至在太平盛世人道大兴时,还犹有过之。

    当年定鼎一战时,萧煜言自己有一印一剑,剑是纵横无敌的天子剑,印就是历经了九朝数十帝王的传国玺。

    萧玄掌托传国玺,望向徐北游,问道:“南归,朕有一印,你可敢接下?”

    背着剑匣的徐北游沉声道:“有何不敢?”

    皇帝陛下说了个好字,举起手中的传国玺。

    萧瑾曾言,圜丘坛乃是帝气汇聚之地,萧玄本就是帝王之尊,传国玺又是人道至宝。

    天生异象。

    一线浩荡玄黄之气从天而落,照亮此番天地,亮如白昼。

    只见萧玄手中的玉玺光芒大放,整颗玉玺呈现出晶莹剔透的圆润景象,九龙枢纽之上有九道明黄之气交叉流转,继而化作九道玄黄之气垂落,最后悉数汇入徐北游体内。

    徐北游周身被玄黄之气萦绕,体内的气机竟是一涨再涨。

    徐北游不敢有半分轻忽大意,闭目凝神,谨守灵台方寸。

    片刻之后,徐北游身形飘摇不定,满身玄黄。

    ……

    帝都,太庙。

    太庙是大齐皇帝祭奠祖先的家庙,始建于大郑太宗年间,占地二百余亩,以“敬天法祖”之传统礼制建造而成,天花板及廊柱皆贴赤金花,制作精细,装饰华美,大殿两侧各有配殿十五间,东配殿供奉着历代的有功皇族神位,西配殿供奉异姓功臣神位。

    正中大殿中除悬挂宣祖景皇帝、武祖淳皇帝和太祖高皇帝的画像之外,还供奉有一把藏于鞘中的三尺长剑,此剑即是与传国玺并列为朝廷的两大重器的天子剑。

    天子剑忽然颤鸣不止,侍奉于两旁的宦官惊骇不已,急忙去禀报状况。

    层层上报之后,留守于帝都城中的赵王萧奇匆匆步入大殿,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位内阁大学士李贞吉和赵宗宪。

    三人望着那把天子剑,脸上神情难掩忧虑。

    萧奇首先开口问道:“天子剑异动,不知两位阁老如何看?”

    李贞吉脸色凝重道:“陛下临行前带走了传国玺却未带天子剑,此时天子剑无故颤鸣,想来是受到了传国玺的气机牵引,难不成陛下那边有什么变故?”

    赵宗宪忧心忡忡道:“帝都城外,天子脚下,若无祸事还好,若真有祸事,那便是弥天大祸。”

    一时间三人尽是沉默。

    萧奇望向还在颤鸣的天子剑,强压下心头的阵阵阴霾,陛下的谋划,他作为留守之人,大致知道一些,他从心底里不赞同此事,只是他人微言轻,劝谏不得,只能一心一意遵照旨意行事。不过他在心底也有些许不可对外人言的隐秘心思,既然陛下带走了所有宗室诸王和太子殿下,若是一行人遭遇不测,那他作为仅存的宗室亲王岂不是有机会坐上那把椅子?想到这儿,他的心情又是舒缓几分。

    萧奇朝着此剑恭敬作揖之后,退出几步,转身对两位大学士道:“暗卫府三位掌印都督俱已跟随陛下离开,此时也不好贸然令暗卫府出城探查情况,为今之计,只能依照陛下旨意,谨守帝都。”

    李贞吉和赵宗宪互相对视一眼,点头赞同道:“也只能如此了。”

    待到两位大学士先行离去之后,萧奇独自一人出了大殿,负手站在台阶上,隔着茫茫大雪望向圜丘坛方向,轻声自语道:“皇帝,陛下。”

    ……

    梅山边缘,草原汗王林寒拄刀而立,身旁是神游出窍的魏王萧瑾。

    两人的神情都颇为凝重,林寒主动开口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意外情况?果真是帝气汇聚所在,若是能在此御使天子剑对敌,就算是秋叶亲临,也要暂避锋芒。”

    萧瑾沉默片刻,忽然微笑道:“这只能算是个小意外,并不影响大局,毕竟萧玄不是萧煜,就算他身怀传国玺,空有磅礴帝气,却无法驾驭与之相对应的天子剑,休说是十八楼之上的秋叶,就是面对十八楼巅峰的青尘也没什么大用。”

    林寒笑道:“如此说来,他岂不是死定了?”

    萧瑾不置可否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有一遁走,天道尚要留有一线,谁也不敢说十拿九稳。”

    林寒嗤笑一声,“你还是太过谨慎。”

    ……

    圜丘坛前。

    被磅礴帝气加诸于身的徐北游满身玄黄,身形飘摇不定,气势磅礴。

    此时他的境界已经直逼地仙十八楼。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