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天机榜借法之术
    一剑之后,一人飞掠而来,见到青尘之后缓下身形,改为缓缓前行,相距大约三十丈时便停下脚步,稽首一礼道:“见过青尘大真人。”

    青尘望向这名不速之客,年轻人与当年在秀龙草原初见时相较自是大不相同,不见青涩,多了几分坚毅和沉稳,满头白发,身后背剑匣,竟是与那个复姓公孙的后辈有几分神似。

    青尘忽然笑了笑,一辈人之后又是一辈人,总有后浪推前浪,细细算起来,眼前这名白发年轻人已经算是自己的徒孙辈,若是从萧玄那边算起,更应算是重孙辈。在两年前,两人于秀龙草原初次相见,青尘化名青道人为徐北游占卦,那时候的他不过是不入流的小小武夫。两年后,两人于汉水之畔再次见面,这时候的他初入地仙境界。再转眼间,这个年轻人已是逼近十楼境界,不容小觑。

    青尘负手而立,对那白发年轻人云淡风轻道:“不过弱冠之龄,就有如此境界修为,纵使是依仗了外物之力,也殊为不易,方才你斩我一剑,事出有因,贫道可以不与你一般见识,不过你若还要强行出手,休怪贫道不顾念情分,与你计较一番。年轻人,贫道劝你一句,天大地大活着最大,别因为一时意气,断了自己的长生之途。”

    话音未落,恶念青尘也缓缓消散,佛祖菩提自行飞回青尘本尊的手中。

    青尘轻轻摩挲一下,收入袖中。

    紧接着,执念青尘飘然而出,一袭掌教衣冠与现任掌教秋叶无异,不见执念青尘如何动作,只是一摆手中拂尘,不见明月,不见风雪,不见金桥。

    一时间竟是天清地明。

    青尘转而望向蓝玉,问道:“还有什么手段?”

    蓝玉双手在身前一抹。

    有一副锦绣画卷在他身前缓缓展开。

    画卷分为上下两榜,其中下榜只是密密麻麻地记载满了诸多人名,而上榜却是凝聚出一个个宛若真人的身影。

    有乘鹤下山的道门掌教真人秋叶。

    有一袭青衫行走四方的大真人青尘。

    有端坐王座的后建国主完颜北月。

    有轻抖水袖如女子的玄教教主慕容玄阴。

    有高坐莲台讲经说法的佛门之主秋月。

    有一身公服立于庙堂之上的首辅蓝玉。

    有白发三千丈的太乙救苦天尊冰尘。

    有手持书卷登高而望的前朝首辅孙世吾。

    有一袭蟒袍垂手而立的平安先生张百岁。

    还有跃马扬鞭的前朝北地大都督赵青。

    正是如今的天机榜十人。

    最&z新章节上n、

    此副画卷自然就是天机阁的根本所在,天机榜。

    蓝玉沉声道:“每当有人登临此榜,就会在冥冥之中有一分气数寄托于其中,我若是汲取这天机榜十人的一分气数,大真人以为如何?”

    青尘望向那副画卷,轻笑道:“旁门左道。”

    他又望向白发年轻人,“天下之间的重器就那么几件,无非是道门的玲珑塔和都天印,朝廷的传国玺和天子剑,剑宗的诛仙,天机阁的天机榜,今日一下就出来两件,倒真是让人惊喜。”

    来人正是执意赶来此地的徐北游,他赶到此地时刚好看到蓝玉将恶念青尘束缚,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御使诛仙出匣,一剑斩恶念青尘。

    其实青尘会出现在此地,有些出乎徐北游的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平心而论,他对这位叛出道门的青尘大真人观感颇佳,若不是万不得已,他不想与这位前辈修士交战,双方实力差距太大是其一,再有就是青尘的确曾经两度与他结下善缘,对于四面树敌的徐北游而言,实在是难能可贵。

    蓝玉他五指张开,月辉弥漫,又是一轮明月从他手心冉冉升起。

    与此同时,执念青尘又是一摆手中拂尘,一朵紫色庆云出现在他头顶,灿若日月星辰,妙不可言,庆云不断变化,幻化亿万灵禽奇兽,仙鹤翩翩起舞,凤凰和鸣,百鸟朝凤,麒麟摇头摆尾,憨态可掬,神龙现首不见尾,行云布雨,种种瑞祥涌现,玄妙无比。

    典籍记载传说中,天上仙人便是头顶庆云涌动,三花迸现,五气盈空。

    青尘已然有仙人气象。

    执念青尘头顶庆云,望向蓝玉沉声道:“有来就有去,汲取他人气数,则沾染他人因果,这天下十人的因果又岂是那么好沾的?除非是有功德护身的圣人或是气运所在的天命之人,否则任凭你是逍遥地仙,还是飞升神仙,都难逃业力加身,当年的傅尘便是前车之鉴。”

    蓝玉一笑置之。

    执念青尘一甩拂尘,拂尘上的银丝骤然暴涨,似有数百丈之长,交织成片,层层叠叠,遮天蔽日,朝着蓝玉席卷而来。

    蓝玉伸手虚画一个圆,天机榜随之在他身周绕出一个大圆,包括青尘和蓝玉在内,天下十人的虚影依次出现在他的身周,蔚为壮观。

    虽然仅仅是幻象化身,但这个阵仗已经足以让青叶这个境界的修士望而却步。

    蓝玉伸手朝前一点,天机榜开始缓缓转动,位列第七的太乙救苦天尊虚影来到蓝玉身前的正中位置,手中凭空生出一剑,气机翻涌,剑意滔滔,朝执念青尘当头斩下。

    剑气大江东去,天空轰然震动,撕裂出一道肉眼可见的云径。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一剑,执念青尘丝毫不为所动,没有任何动作,然而他头顶庆云却猛然扩大,大如车盖,硬生生将剑气托住,使其不得下落分毫。

    蓝玉再伸手一点,太乙救苦天尊的虚影移开,改为位列第五的佛门秋月虚影,双手合十,脑后显出一轮背光,万千僧侣齐声诵经之声充斥天地之间,佛光无量,犹若实质地落在执念青尘身上,使得他身形猛然往下一沉,头顶庆云更是翻腾不休。

    此佛光丝毫不逊于先前恶念青尘借助佛祖菩提所用出的佛光,甚至更为纯正,只因这并非是蓝玉所用,而是蓝玉以借法之术从天机榜中借来佛门方丈秋月的无量佛光,犹如秋月亲自用出,自是不同凡响。

    不过蓝玉也在一瞬间苍老几分。

    徐北游正要第二次出剑,蓝玉却摇了摇头,说道:“青尘对你有恩,你不必出手,让我来便是。”

    说罢,他再次伸手一点。

    天机榜转动,这一次变成了居于榜首的道门掌教秋叶,同样的紫色掌教衣冠,与执念青尘一般无二的打扮。

    秋叶虚影轻轻挥袖。

    紫气东来。

    被佛光压制的执念青尘避无可避,只能被坐等紫气临身。

    三清紫气浩浩荡荡,瞬间将执念青尘淹没。

    一时间佛光紫气混淆一处,又夹杂了太乙救苦天尊的剑气。

    执念青尘就此烟消云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