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一刀泼墨再摧城
    青尘一袭普通青色道袍,花白头发束成道髻,简简单单以一支玉簪束起,若非是此时此地,倒更像是一名寒酸的游方道人。

    萧玄不惊不惧地向前迈出一步,平静道:“青尘大真人驾临,朕等候多时了。”

    原本见到青尘而心有不安的众人闻言后稍感心安,既然陛下敢出此言,那么想来是早有预料准备,不必过多担忧。

    青尘平淡道:“甲子之前,贫道游于草原,曾与林银屏和萧羽衣有过一面之缘,五十年前,贫道在齐州太清宫又见萧煜,今日,贫道又再见萧煜之子,前两次见面,前者为善缘,后者为恶缘,只是不知这次,你又想与贫道结个什么缘分?”

    萧玄不置可否。

    大都督魏禁向前踏出一步,周身甲胄哗啦作响,玄甲上渐有白色纹络浮现,恰好组成一只吊睛白额猛虎,似要择人欲噬。

    他站在皇帝陛下身前,按住腰间的长刀菩萨蛮。

    此刀本是儒门四十八神剑之一,后落入前朝大郑晋王秦权的手中,被改剑为刀,秦权兵败身亡之后,此刀又被萧皇赐予魏禁。

    菩萨蛮出鞘三寸。

    风起云涌,大雪飘摇不定。

    虽然魏禁有伤在身,但仍旧是不容小觑的武道地仙,放眼整个庙堂,仅次于赵青一人而已,而且不同于赵青要借助天子气运的五方帝拳,魏禁的一身武道修为皆是出自沙场征伐,根基最是牢固,若非与南疆巫教大长老阴九幽两败俱伤,此时应当是高居天机榜上。

    青尘毫不为意,神色淡然。

    此次天机榜重新排名,青尘力压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位居次席,仅次于十八楼之上的秋叶,不是没有道理的。

    早在甲子之前,青尘就已经练成三尸分身,虽然与三清诀中的一气化三清有所不同,但仍旧是道门中数一数二的飞升大道,而且就在不久之前,他又得了萧皇留下的佛祖菩提,境界修为再进一步,距离证道飞升只差半步之遥。

    “人有三尸,尸有三虫,故曰三尸九虫,斩得三尸,可证仙道,只是此法生僻难修,几近失传,就是放眼道门上下千年,也甚少有人修炼。”蓝玉一挥手,布下一道蓝色法幕,将皇帝陛下护住,道:“据说五十年前的鬼王宫鬼王也曾修炼此法,不过早在东湖别院一战时,鬼王就已经身死道消,所以当今世间只剩青尘一人斩得三尸。”

    青尘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到圜丘坛上,“一气化三清,道门不传之秘法,非掌教传人不可修行,其中玄妙,语焉不详,世人多半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即便是贫道也不能一窥全貌。当年贫道与紫尘争夺掌教大位失败,离开道门而云游四方,偶入某位先辈洞府,得了一部旁门道书,触类旁通之下,习得斩三尸之法,虽比不得一气化三清之法,却也是相去不远。”

    说话间,青尘分别在自己的左右双肩以及头顶上一拍。

    一名年轻人从青尘身后右边凭空走出,神态冷峻,身着石青色常服,背负长剑。

    u永z久免\费p看c*小说^f

    接着又有一名中年道人从青尘的左手边飘然而出,面容严肃古板,身着玄黑色峰主道袍,手中捧了一枚菩提子。

    最后是一名年迈道人出现在青尘的头顶上空,神情淡漠,手持拂尘,而衣着竟是紫色的掌教衣冠。

    三人都是与青尘一般相貌,只是神态不同,打扮各异,再加上青尘本尊,共是四人,景象诡谲。

    四位青尘,便是四位大地仙。

    蓝玉向前踏出一步,一黑一白两尾游鱼围绕他缓缓游动。

    当年太清宫之变时,青尘便是以此法袭杀萧皇,故而蓝玉曾在多年之前听先帝详细讲述过青尘斩三尸之法,所谓三尸,分别是善念、恶念、执念,斩三尸便是以大毅力和大神通斩出三尊身外化身,分别对应自身的善念、恶年和执念。

    年纪轻者,为青尘善念,年轻时的种种尽在其中。年纪居中者,为青尘恶念,祸起萧墙前后的杀伐心性皆是囊括其中。年纪最长者,为青尘执念,青尘之所以叛门而出,皆因掌教二字而起。

    只要斩却三尸,便可得证长生,如今的青尘虽然没有飞升,但距离稽首证长生也只差一个契机,所以蓝玉才会将青尘排在第二的位置,仅次于飞升在即的秋叶。

    青尘近乎举世无敌的气势如同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沉甸甸地压在蓝玉的心头上。

    青尘大步平静道:“蓝玉,你想阻拦贫道?换成傅尘还差不多。”

    蓝玉微笑道:“先师已故,青尘大真人又何出此言。”

    青尘没再说话,只是伸出一手。

    “魏禁请教。”

    未等蓝玉出手,魏禁已是脚下一点,整个人飞出圜丘坛,腰间菩萨蛮出鞘,一刀分风雪,几乎要让天地黯然失色。

    青尘站在原地未动,善念青尘向前掠出,背后长剑苍然出鞘,带出一道青蒙蒙的剑光。

    剑光丝毫不逊于刀光。

    两者轰然相撞,不分胜负。

    魏禁大喝一声,“再来!”

    天空中有连绵雷声炸响,汹涌刀气以一线之势撕裂天空。

    这是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之父慕容燕观青河之水而悟出的一刀,每逢汛期青河水势浩浩荡荡,势不可挡,如大水泄昆仑,与剑宗的剑十三和剑二十九有异曲同工之妙。

    魏禁的第二刀如大河倾泻,东流入海。

    一刀席卷。

    善念青尘伸手握住长剑,仍是以剑相迎。

    而他也的确挡下了这一刀。

    不过这其实只能算是半刀而已。

    一去一回方为一刀。

    原本一往无前的刀势骤然一停,然后猛然后撤。

    青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又复回。

    后半刀才是真正的玄妙所在。

    汹涌刀气瞬间弥漫方圆百丈范围,将善念青尘吞没。

    恶念青尘一挥大袖,使刀气不能近得剩余三位青尘分毫。

    片刻后,刀气消散,善念青尘重新显出身形,身形略显虚幻几分。

    魏禁没有就此停手,双手握刀,整个人高高跃起,斩出自己的第三刀。

    他的刀法与张无病同出一脉,都是师承自慕容燕的天刀,又不完全一样,如果说第二刀是慕容燕观青河有感而悟,那么第三刀就是魏禁以慕容燕的天刀为胚,加以融汇自己多年领兵征战摧城拔寨之感悟,方有这第三刀。

    自叔父魏迟故去之后,魏禁孤身一人投身西北军中,一次次沙场厮杀,一次次浴血死战,一次次九死一生,终于从一个杂号都尉一步步走上今日的大都督之位。

    一刀如江河尚且不够,再来一刀摧城!

    这一刀几乎堪与上官仙尘的剑三十相媲美,如同国手大家在宣纸上挥毫泼墨,刀锋写意如笔锋,以天幕为纸,洒出一抹大弧。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