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喝破小天人五衰
    暗卫府三位都督中修为最高的傅中天迎上了道门三位大真人中修为最高的青叶。

    青叶毫不客气地一挥大袖,从袖中飞出四道颜色各异的符篆,结符成阵,狂风、寒冰、烈焰、乱石齐出。

    傅中天既然被众多修士尊称为暗卫府府主,自然有其独到之处,一身修为乃是微尘大真人和玉尘大真人亲手调教,进入朝廷之后,又博览众家之长,非儒非武非道而自成一家。

    只见他伸手向前一抓,整只手掌晶莹剔透,如同玉石雕成,直接将这些符篆悉数抓破。

    青叶踏罡步斗,在手心画出一符,然后一掌翻覆拍下。

    傅中天身形骤然加速掠过,原本的立足所在轰然破碎,出现一方巨大的五指掌印。

    青叶沉声开口道:“傅中天!你乃是微尘师伯和玉尘师伯之子,本应在我道门大真人之列,又为何要做大齐之鹰犬。”

    傅中天微笑道:“朝廷与道门本是一体,先帝与掌教真人乃是至交好友,太后娘娘与掌教夫人也相交甚密,只因多了你们这些势利小人,才会生出诸多间隙,傅某人今天就要行攘除奸凶之举!”

    青叶冷笑道:“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落下,一方符咒自他掌中飞起,遮天蔽日。

    符中有乾坤,山河符。

    天地之间骤然模糊,继而复归清明,已然不见青叶和傅中天的踪迹。

    这次青尘没有掌托山河,而是选择自己与傅中天一道进入其中,只因在这道符中,青叶可占尽天时地利。

    山河之间,郁郁葱葱,流水潺潺,一派仙家福地,世外桃源的景象。

    青叶显出身形,手中握有一根青木藤杖,在他不远处便是负手而立的傅中天。

    傅中天望向四周的山山水水,平静道:“好一道山河符,倒真是好大的手笔,不过青叶,你真当区区一道符篆就能困死傅某人?”

    青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挥手中藤杖。

    周围草木瞬间疯涨,如同无数青蛇,朝傅中天汹涌而去。

    傅中天轻轻一笑,大步向前,任凭万千草木所化的“青蛇”如何狰狞撕咬,也难伤及他分毫,反而被他一一随手拔除。

    很快两人之间距离已经不足三丈,傅中天狠狠一顿足,地面轰然震动,寸寸龟裂,被撕裂出一张仿佛蛛网的图案。

    他抬手一拳,放声笑道:“既然是山河符,那傅某就打碎你这方山河,让你符不成符!”

    话音落下,此方天地震动不休,青山破碎,长河断流,一副天地崩碎的景象。

    不过两人仍是留在这方由符篆造就的小千世界之中,并未破符而出。

    傅中天轻轻咦了一声,略感惊讶道:“有点意思,竟然一符套一符,不愧是家父之后符篆派魁首。”

    只见山河破碎之后,是一片茫茫黄沙,一眼望去,不见尽头,不见青叶的身影。

    傅中天脚尖一点,身形向上掠起,试图飞上天幕。

    就在此时,青叶的身影在他头顶出现,一掌凌空拍下。

    天空中骤然出现一只巨大的云气手掌。

    与此同时,傅中天的脚下也出现一方完全由黄沙组成的巨大手掌向上托起。

    两只手掌一上一下,刚好把傅中天夹在中间。

    傅中天大笑一声,“来得好。”

    他整个人顶天立地,不闪不避。

    轰然一声。

    两只手掌合拢为十,不过就在片刻之后,先是黄沙凝成的手掌寸寸碎裂,继而云气结成的手掌也烟消云散。

    傅中天毫发无损地重新出现在青叶的视线中,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

    狂风大作,卷起漫天烟沙,如一陆地龙卷。

    龙卷将青叶笼罩其中,层层堆叠,不过片刻功夫,青叶看起来已经仿佛是一个土俑,再有片刻,已经看不到青叶的身影,只有接天连地的陆地龙卷和无穷无尽被吹起的黄沙。

    漫天风沙中,青叶任凭黄沙侵袭,从空中缓缓落下,然后将青木藤杖狠狠刺入脚下地面。

    青木藤杖入地三寸,是为生根。

    青叶一脚跺地,地动山摇,脚下地面蔓延出无数如蛛网般的裂痕,喝声道:“起。”

    他手指一点青木藤杖。

    紧接着一棵大树拔地而起,是为发芽。

    青木藤杖如仙人植宝树,高耸入云,分枝散叶。

    青叶面无表情,手扶着青木藤杖所化大树树干,缓缓闭上双眼。

    如一仙人华盖的大树在这一刻仿佛活了过来,枝叶簌簌而动,一层绿光笼罩了整颗大树以及树下的青叶。

    风沙再不得前进分毫。

    巨大的土黄色陆地龙卷中挺立起一抹翠绿,在漫天黄沙中,这棵参天大树如一柄宝伞,撑起了一方宁静天地,层层叠叠的黄沙被反推出去,以宝树生根处为中心形成了一圈三寸高的土垒。

    傅中天放下了一直抬起的右手,抬头望向这棵高达百丈的宝树。

    如果他猜测不错,这棵宝树便是破去这道山河符的关键所在。

    傅中天缓缓伸出左手,五指成钩,天空中随之出现五个云漩,紧接着五道气柱从空中落下。

    傅中天再虚手一压,五道气柱合为一道,轰然落向宝树。

    宝树颤颤巍巍。

    这一方天地开始摇晃不休,荡漾起无数涟漪不止。

    傅中天的手掌继续下压,这棵百丈宝树似乎不堪重负,也随之不断缩短。

    九十丈。

    八十丈。

    七十丈。

    ……

    当宝树彻底坍塌时,这方天地也终于支离破碎。

    《看正¤版j章*节p上

    两人的身形重新出现于现世之中,傅中天身形骤然前掠。

    瞬间破去青叶仓促之间结成的符阵。

    青叶正要再度画符,傅中天猛然开口,声如炸雷,“眼目数瞬!”

    青叶的神念和气机感知在一瞬间竟被生生掐断,除了双眼双耳,再无感知外界的其他途径。

    傅中天再度开口,“浴水着身!”

    青叶周身顿时有血气弥漫开来,转眼间已经是血污满身。

    他即惊且怒道:“你竟然学会了微尘师伯的小天人五衰?!”

    傅中天第三次开口:“身光忽灭!”

    青叶不敢再有半分侥幸,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一掠数百丈,将驻足不前的傅中天远远甩在身后。

    傅中天站在原地,两侧太阳穴剧烈跳动,皮肤如风吹湖水般荡漾起一层层褶皱起伏,此时他的耳中,除了剧烈如撞钟的心跳声,再也听不到半点其他声音。

    片刻之后,他脸上的鲜红颜色才缓缓褪去,皮肤的起伏也渐渐归于平静。

    方才不是他不想追,而是他对同境界修士强行用出小天人五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自身同样受创不浅,实在是有心无力。

    傅中天转头望向另外两处战场,苦笑一声。

    勉强击退了青叶,可他自身也暂时废了一半,就是想要再去援手他人也是力有不逮。

    接下来就要看陛下的后手如何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