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母女终还是母女
    未央宫中的气氛愈发冷漠尴尬。

    母女两人离得远远的,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互相赌气不说话。

    其实也不能算是赌气,在过去的许多年中,母女两人一直很少说话,见面互相沉默已是常态,如果说个没完,那才是反常,所以当下两人只能说是恢复到常态而已。

    萧知南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抬头望着头顶上的雕梁,呵出一口白色雾气。

    母亲的冷漠,她从小到大感受了太多,她本以为自己成亲之后,离开了那个家,母亲的态度就会转变一些,却不曾想愈发冷漠疏离。

    女子出嫁,便是泼出去的水,成了别人家的人。

    萧知南知道母亲是解不开那个心结,也没人能帮她解开。林银屏和徐琰就像两座沉甸甸的大山压在她的心头上,让她终是不得心安。

    徐皇后因为穿着凤袍的缘故,没有披大氅,在冷冰冰的大殿中站久了,开始微微发抖。

    萧知南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母后,这儿冷,要不去后殿吧?”

    脸色微微发白的徐皇后摇了摇头,没有作声。

    萧知南叹气道:“母后,那些都是过去的事儿,多思无益。”

    徐皇后沉默许久,缓缓道:“我自小爹娘早逝,除了爷爷之外,就只有这一个兄长,我现在还记得成亲那天,是个大雪天气,是他骑着马把我送到那座东宫门外,后来我听人说他就站在门口目送着我进去,一直站成了个雪人,你出嫁的时候,是萧白送你,若是有朝一日,你的婆婆也对萧白做了什么,你能咽下这口气吗?”

    萧知南默然无言。

    置身事外易心静,身处其中难安然。

    徐皇后深吸了一口气,略微平复心情后,轻声道:“知南,这些年是娘对不起你。”

    萧知南沉默着摇了摇头。

    ……

    就在徐北游请剑之时,孟东翡已经穿过虎营甲士的阵列,进入到小未央宫中。

    哪怕外头已经是风起云涌,孟东翡仍旧是走得不紧不慢,从容不迫,好似一位贵妇人在自家闲庭信步。

    她在殿内两人的不远处立定,问道:“两位就是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

    徐皇后和萧知南自然也看到了这位不速之客,萧知南正要上前,却被徐皇后伸手拉住,她向前一步,挡在萧知南的身前,平静问道:“你是何人?”

    萧知南望着自己母亲的背影,有惊愕,也有些不知所措。

    孟东翡轻笑道:“妾身姓孟,名东翡,大郑遗民,算是苟活在大齐天下的一条惶惶丧家之犬,与你们萧氏有些仇怨,另外,妾身的那位夫君也不太喜欢你们,出嫁从夫,所以这次妾身是来送你们上路的。”

    徐皇后脸色微沉,却不见太多慌张。

    孟东翡回头看了眼门外,笑道:“看来皇帝陛下不太关心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的死活,只是留了三百护卫,已经被妾身悉数杀死,恐怕救不得驾。也是呢,向来都是女子贱如草,女儿已经出嫁,那就是别人家的人,死了就死了吧,至于妻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升官发财死老婆,人生第一等美事,看来皇帝陛下是打算换一个新皇后了。”

    徐皇后紧紧捏住袖口,脸上却是不显。

    孟东翡把徐皇后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说道:“若是皇后娘娘想等自己儿子和女婿前来救驾,恐怕也要白等一场了,他们两人自身尚且难保,更救不了你们两个。”

    徐皇后不置可否。

    孟东翡柔柔道:“本来妾身不应与你们说这么多话,只是想到要亲自手刃一位皇后娘娘,难免心情激动,就忍不住要多说上几句,现在话说完了,不知皇后娘娘是否还有遗言?”

    徐皇后脸色略显苍白,轻轻说道:“能不能放过知南?你应该是当娘的人了,也体谅下我这个做娘的。而且你也说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知南她已经嫁人,不算萧家的人。”

    孟东翡笑而不语。

    萧知南挣脱开母亲的手掌,与她并肩而立,平静道:“母后,我是萧家的女儿,没有偷生苟活的道理。”

    徐皇后猛地转头望着她,厉声道:“你嫁人了,是徐家的人,不是萧家人的,这里没你的事!”

    萧知南正要说话,孟东翡已是笑着开口道:“好一个母女情深,皇后娘娘,妾身可以答应你,不动公主殿下分毫,毕竟将来也都是一家人。”

    徐皇后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坦然赴死。

    孟东翡眯起眼,缓缓抬起手掌。

    这一刻,萧知南心生无穷绝望,却又倍感无力。

    殿外轰然震动,甚至整个大殿也摇晃不休。

    孟东翡回头望了眼殿外,喃喃自语道:“既然徐北游已经动用诛仙,那么孔逸箫怕是也坚持不了多久,此地不宜久留,该走了。”

    `$唯2#一正版#,/其他。,都6是盗版qf

    话音落下,徐皇后的胸口上骤然爆开一朵绚烂的血色花朵,血点溅射在胸前、地面、墙壁、龙椅风座,以及萧知南的脸上,猩红刺目。

    她的脸色迅速苍白,整个人向后倒去。

    萧知南下意识地伸手扶住自己母亲,低头望去,满眼血色。

    孟东翡的身形一闪而逝,紧接着徐北游携带八剑飞身入殿,刚好看到这一幕。

    不管怎么说,徐皇后都是他的岳母,他顾不得孟东翡,立刻飘然上前,伸手按住徐皇后的心脉,开始缓缓注入气机。

    可惜的徐北游的气机是偏于杀伐的剑气,于救人一途并无太大裨益,徐皇后的生机还是难以遏制地飞快消逝。

    很快萧白也随之入殿,他双眼通红地来到徐皇后身侧,他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玉瓶,从中倒出一枚金色丹药给徐皇后喂下。

    徐皇后的脸上立时浮现出一层淡淡金光,只是这层金光飘摇不定,如冬夜寒风中的蜡烛,随时都会熄灭。

    生死一线。

    萧知南眼泪婆娑地看向丈夫和兄长,颤声问道:“母后她……”

    萧白脸色铁青,没有说话。

    徐北游仍是按着徐皇后的心脉,脸色凝重,缓缓说道:“尽人事,听天命。”

    萧知南捂住嘴,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再有片刻之后,笼罩徐皇后面庞上的金光开始消散。

    她的面容迅速黯淡下去,不过眼皮微微颤动,似要醒来。

    徐北游见状长长叹息一声,不再按住心脉,缓缓起身往殿外走去,将此地留给他们一家三人。

    徐皇后毕竟没有修为在身,不但受不得太重的伤势,也受不得太重的药力。

    孟东翡震断了徐皇后的心脉,这颗道门金丹终究是没能挽救徐皇后的性命。

    药石回天乏力,这是回光返照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