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请剑再战十二楼
    ”看正$*版3z章s节/上+

    此时的骆难行不得动弹分毫,因为除了一只手掌搁置在他的咽喉上,还有另外一只手掌按在他的后心位置。

    徐北游的面庞从骆难行的身后探出,望向孔逸箫。

    然后他手掌轻轻一抹,好似一剑划过,带出一抹紫青二色的淡淡流华。

    骆难行猛地瞪圆了双眼,张大了嘴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下一刻,头颅与脖子分离,骨碌碌地滚落在地。

    徐北游神情漠然地推开尸体,任由喷洒的鲜血落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看上去多了几分冷酷和血腥。

    这一记手刀,斩断了一位地仙修士的长生之路,也斩断了一位道门大真人的今世荣华。

    什么大业大计,随着这一记手刀抹过,尽皆成空。

    孔逸箫怒极反笑,连说三个好字,原本丰盈如玉的皮肤上出现无数皱纹,整个人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而他的气机却骤然攀升,转瞬间已经超过地仙十二楼的境界。

    万千道途,不外一句“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寥寥十六字道尽长生之途。其中炼神还虚和炼虚合道是天上仙人才能触及的境界,分别对应道门五仙之说中的神仙境界和天仙境界,此等境界恐怕只有佛道两家才有记载,委实是太过高远,所以暂且抛开不提,放眼人世间的修士,十八楼之上已经是确凿无疑的天下巅峰,一旦跻身此境,便是飞升在即,难以留存世间太久,故而以地仙十八楼为最。

    天下修士其实可以分为两类,地仙境界的修士和不是地仙境界的修士,两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炼精化气和炼气化神,以地仙境界为分界线,地仙境界之下皆为炼精化气,成就地仙境界之后,打开紫府识海,便可炼气化神。

    所谓炼精化气,顾名思义,将自身精血化为体内气机,此时孔逸箫就是不惜折损寿元,通过秘术将自身一半的精血化为气机,一跃突破地仙十二楼境界的大关。

    地仙十八楼,以地仙十二楼境界为第一道分界线,越过地仙十二楼的地仙修士才有真正开宗立派或是成为一宗之主的资格,也正因如此,现在的徐北游仍是剑宗首徒,而非剑宗宗主。甚至还有个不成文说法,只有地仙十二楼以上的地仙才是真正的逍遥地仙,至于地仙十二楼之下的修士,则是空有地仙之名,却难免要沦为权贵的门下走狗,谈不上逍遥二字。

    孔逸箫跻身地仙十二楼之上,气机大盛,浑身流淌肉眼可见的玄黑气息,手中长刀不断有血光闪过,尤其是一双眼眸,漆黑无比,与玄教的秘法瞑瞳倒是有几分相似。

    他随手一刀横扫而出,看似轻描淡写,但刀身上笼罩的气机瞬间延伸至二十余丈,其势似要开山断河。

    徐北游收回八剑,在自己身前结成剑阵挡下这一刀,而他自己却是向后暴退十余丈,双脚在地面上留下两道深约寸许的长长划痕。

    孔逸箫身形向前奔行如雷,竟是比徐北游身形倒退的速度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五指成钩,朝徐北游当头抓下。

    徐北游抬手并为剑指,点在孔逸箫的掌心上。

    两人猛然静止,然后一触即分。

    徐北游落地之后,脚下一点,再度向上掠起,试图冲向已经开始斩杀虎营亲卫的孟东翡。

    孔逸箫冷笑一声,又是一刀斩下。

    天空中蓦然出现一道凌厉锋芒,不但将漫天风雪斩开,似乎还要将整个天幕一分为二。

    锋芒直斩徐北游。

    徐北游以剑七御剑,身形倏忽而动,堪堪躲过这凌厉一刀,不过他的去势也难以避免地有了片刻凝滞,被孔逸箫抓住机会,五指张开,轻轻一拂,硬生生定住身形。

    孔逸箫大喝道:“给我回来!”

    徐北游不受控制地向后倒退,重新回到原地。

    徐北游几乎要勃然大怒,一字一句道:“孔逸箫,你当真求死不成?若是你也想步骆难行的后尘,我便成全你!”

    孔逸箫报以冷笑,“你若能杀得孔某人,尽管来杀便是!”

    徐北游强压下怒气,再次抬手作提剑状。

    八剑如青丝千千结,结成一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将孔逸箫笼罩其中。

    孔逸箫丝毫不为所动,一边用手中长刀抵挡剑阵,一边说道:“现在杀不杀你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将大齐朝廷的太子、皇后、公主除去,我们便算是大功告成,不过你若是愿意后退一步,我可以做主放过萧知南。”

    徐北游面无表情,没有答话,视线越过孔逸箫,望向殿门方向。

    现在他确实没有把握胜过孔逸箫,最起码在短时间内不行,若是让孟东翡杀入殿中,就算勉强胜了孔逸箫,那也是万事成空。

    不过这不意味着徐北游已经陷入绝境,他除了面前的八剑,还有一剑藏于剑匣之中。

    徐北游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请剑。”

    在徐北游请剑二字出口后,立在殿门前的剑匣中鸣声大作,颤动不止。

    徐北游伸出一手向前抹去。

    剑匣轰然大开。

    剑鸣之声似是龙吟凤鸣,清越无双。

    紧接着,一道紫青色长虹直冲九霄,仿佛接天连地。

    道祖传道于三位大道君,同时分别传承三宝,太清大道君得都天印,执掌道门权柄;玉清大道君得玲珑塔,负有卫道职责;上清大道君得诛仙,主掌攻伐杀戮之事。

    诛仙,顾名思义,本就是屠戮仙人之无双利器,而且这么多年以来,它也的确是屠戮地仙染血无数。

    随着诛仙出匣,除了磅礴剑气,还有就是近乎实质的杀伐剑意,千百年来,有不计其数的地仙修士死于此剑之下,他们的怨念汇聚如海,仍是压不住此剑的滔天杀伐之意,这股杀意正而不邪,主杀却不嗜杀滥杀,在其面前,哪怕是地仙境界修士,也要不寒而栗。

    徐北游伸出右手,紫青色长虹如瀑布般从九天之上垂落,一时间漫天大雪尽皆破碎,化为虚无。

    徐北游没有真的握住诛仙,只是右手虚握,然后做了一个前斩的动作。

    这一剑不属于剑三十六中的任何一式,就是平平常常的前斩而已。

    可孔逸箫却是脸色大变,顾不得阻挡徐北游,整个人瞬间消失无踪。

    徐北游脸色苍白,能放不能收,只能将这一剑狠狠斩在脚下的广场上。

    砰一声巨响,轰然地动。

    巨大的气机向着四周层层扩散,就像湖面上荡漾起一层层涟漪,继而如同大风吹过,飞沙走石,无数树木尽皆折腰俯首。

    紫青二色流华开始游散于天地之间。

    殿前的整座广场瞬间破碎不堪,中间更是被撕裂出一道丈余宽、三百丈长的巨大沟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