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四大冥君齐现身
    徐北游得势不饶人,八剑齐出。

    孔逸箫在重重废墟中起身,手中出现一道紫雷,如同一柄长矛,朝着徐北游狠狠掷出。

    一闪而逝。

    徐北游伸手握住天岚,面对紫雷,一剑递出。

    剑十四,苍雷震,与当年师父公孙仲谋用时如出一辙,直接将这道天雷生生震碎。

    万千术法以雷法为尊不假,但也要看谁来用,孔逸箫在仓促之间用出的天雷手段,实在谈不上厉害二字。

    一剑之后,剩余七剑随之而动,化作七道长虹,直撞孔逸箫。

    随之翻涌而来的剑气更是如七条翻江孽龙。

    面对此等壮观气象,孔逸箫脸色凝重,不断变化手势,结出一个又一个诡异符咒,然后变成一个又一个黑色珠子,悬浮在他身周。

    剑虹轰然撞在这些珠子上面,虽然将这些珠子纷纷撞碎,但也阻挡了七剑的前进势头,甚至还有十余颗“漏网之鱼”绕过七剑,滚向徐北游。

    徐北游不退反进,向前踏出一步,以剑气在身前结成一面墙壁,任由这些黑珠撞在上面,碎裂成无数流华,如同以卵击石。

    徐北游轻轻念了一个“散”字。

    这面剑气墙壁自行消散,变成无数游散剑气,朝着孔逸箫汹涌而去。

    孔逸箫手腕一抖,从袖中丢出一块紫玉,紫玉落地即碎,从中涌出滚滚紫烟,在一瞬间将孔逸箫完全笼罩其中。

    剑气进入其中如泥牛入海,再无声息,而且这片紫烟诡异无比,不但可以障眼,还可以阻隔神念,让人无法得知内里情形。

    徐北游眉头微皱,依仗自身与七剑共为一体,心意相通,御使七剑刺入紫烟之中,将整片紫烟撕扯粉碎。

    烟雾散去,空空如也,不见孔逸箫的身影。

    徐北游猛然色变,回头望去,孔逸箫已然出现在大殿门口的不远处,殿门前的虎营甲士显然拦不住这位地仙境界大修士,不过他没有急着入殿,而是似笑非笑地望着徐北游。

    徐北游既惊且怒,顾不得御回七剑,仅仅握住手中天岚,连人带剑化作长虹,直奔孔逸箫而去。

    就在此时又有两名地仙修士现身。

    一名成熟女子,一名不再作道人打扮的老者。

    孟东翡,骆难行,再加上杀了个回马枪的孔逸箫,一瞬间对徐北游形成三人夹击之势。

    如果单对单,徐北游有信心立于不败之地,甚至让孔逸箫死在此地,可徐北游万万没想到会是鬼王宫四大冥君一起出手,他本以为最多就是三人,那么萧白应付一人,他独战两人,无论是进是退都周旋的余地,却未料到身为道门中人的骆难行也不顾身份在此时现身于此地,若是以一敌三,他非但没有半分胜算,反而还有些身陷绝境的味道。

    徐北游强自压下心头惊怒,在拉扯七剑回防的同时,以剑十起手,剑气一涨再涨,如同滚雪球一般,每滚一剑,便多一剑的剑气,剑气复剑气,层层叠加,最后“滚”到极致,好似大雪崩,蔚为壮观,继而转为剑十三,被他“滚”起的剑气一瞬间如大江东去。

    孔逸箫、孟东翡、骆难行三人自负胜券在握,所以面对这一剑,没有与徐北游正面硬碰硬的打算,而是一退再退,暂避锋芒。

    徐北游再用剑七,身形倏忽而动,瞬息间来到修为最弱的骆难行身后,手中天岚直刺他的后心。

    不擅与人近身而战的骆难行心知不妙,赶忙掐诀念咒,身上出现一件半透明的金色甲衣,与真正战阵厮杀时所披的甲胄大不相同,倒更像是校兵时所穿的礼仪式盔甲,金光熠熠,华美不凡。

    徐北游的一剑落在金甲上,发出一声刺耳的金石之声,剑尖仅仅深入两寸左右,孔逸箫和孟东翡就已经各自出手,徐北游无奈只能收剑而退,遗憾失去了这个先杀一人的绝好机会。

    骆难行虽然堪堪挡住了徐北游的一剑,但仍旧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孔逸箫和孟东翡两人再慢一步,他的金甲就要被徐北游一剑刺穿,落得一个透心凉的下场。

    见骆难行安然无恙,孔逸箫心中大定,吩咐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与骆大真人拖住这位徐公子,东翡你去殿内见一见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速去速回。”

    他格外咬重了“见一见”三个字。

    徐北游横剑身前,面无表情道:“你可以试试。”

    孔逸箫不再说话,只是挥了挥手。

    显而易见,在鬼王宫四大冥君中,以孔逸箫地位最高,徐经纬和孟东翡次之,骆难行地位最低。

    孟东翡犹豫了一下,转身往大殿行去。

    此时剩余的虎营亲卫已经全部在殿门前集结,列阵而立。

    他们大概可以挡下孟东翡半炷香的时间。

    徐北游将手中的天岚往上一丢,连同其他七剑,再次八剑齐出。

    每一剑都是一式。

    天岚剑一、却邪剑三、赤练剑四、紫电剑五、黄龙剑八、莫名剑九、白虹剑十二、玄冥剑十三。

    这一刻的徐北游堪称是倾尽全力,体内气机不要钱一般向外尽情挥洒。

    剑气激荡破空,天昏地暗,分不清哪剑是哪剑。

    两年时光,已经让当年那个只有一把天岚的乡间少年,成长为今日御使八剑的青年剑仙,徐北游在师父公孙仲谋的倾力栽培之下,以剑宗十二剑为鞋履,以剑三十六为阶梯,步步登天,终于有了今日有望成就无敌剑仙的初始气象。

    所以徐北游的地仙境界与寻常地仙大不一样,万不能将其简单视为一个地仙八重楼剑修。

    都说疾风骤雨不可持久,徐北游八剑齐出,也没有想过如持久二字,就是要一气冲破两人的联手阻挠。

    孔逸箫和骆难行节节败退,尤其是修为境界稍低的骆难行,左支右绌,挡的很是艰难。

    徐北游身形一掠,就要朝孟东翡奔去。

    孔逸箫身形骤然变得似虚似幻,飘渺不定,躲过数剑围攻之后,踏空而行,大袖飘摇,姿态似仙,手中更是多出一把刀身狭窄轻薄的长刀,对着徐北游迎风挥刀。

    这一刀无声无息,却速度极快,甚至比起徐北游的剑气还要快上数分。

    徐北游一指点向这记刀气,一声轻微声响。

    si4首》|发

    刀气消散无形,徐北游的身形大震,消散无形。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又出现三个徐北游,一起向孟东翡掠去。

    孔逸箫脸色微变,“小心!是剑十一,其中必有一人是其真身!”

    孟东翡迅速转身迎敌。

    不过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三个徐北游竟然都是剑气所化的假身,一击之后,彻底烟消云散。

    孔逸箫脸色骤变,猛然回头望去。

    只见骆难行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道身影,手掌作刀,搁在他的脖子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