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剑意剑气战两人
    终于来了。

    六大地仙在正面交手,注定是一场胜负难料的苦战,至于蓝玉、张百岁魏禁等人,也要准备应付其他尚未出手之敌,而大殿中的徐皇后和萧知南又没有修为在身,所以此时只有徐北游、萧白以及布置在大殿周围的三百重甲。

    当两道身影破开漫天风雪来到大殿前,三百重甲顿时如临大敌。

    他们是隶属于天策府虎营的虎卫甲士,自然清楚两位地仙境界高手的恐怖所在,如果仅仅凭借他们,恐怕没有半分胜算。

    看》s正‘版章‘7节o上.9

    不过徐北游和萧白倒是迅速平静下来,徐北游开口道:“来人应该是徐经纬和孔逸箫,我应禹匡之邀前往湖州时,曾经在江陵与此二人有过接触,当时他们正暗中谋夺李家,虽然最后功亏一篑,但是其所谋之大,也可见一斑。”

    萧白按着腰间剑柄,平淡道:“当初魏无忌奉旨彻查陈琼一案,给陈琼列出的第一大罪状就是承平十八年九月初三日,陈琼于江都私宅中密会魏王府清客孔逸箫,事后收受孔逸箫黄金五万两,孔逸箫既然是魏王府清客,那么魏王肯定与鬼王宫脱不了干系。”

    徐北游点头道:“燕王萧隶都能扶持起一座昆山,那么独占一国的魏王建起一座鬼王宫也在情理之中。”

    他眯起眼睛,轻声道:“自从剑宗倾覆之后,魏国就再无宗门,魏王萧瑾只能再起炉灶,倒真是好大的手笔。”

    萧白向前一步,一手抬起,然后重重挥下。

    三百铁甲立刻列成战阵,手中的天机弩蜂拥攒射。

    天机弩本就是专门用来对付修士的利器,以此弩机射箭,箭矢无声无息又快若闪电,纵使鬼仙境界高手也难以躲避,再配以第六等的灭神箭,不但专破修士的护体气机,而且对修士的体魄也杀伤巨大。

    三百弩箭齐射,其势如雨,破空之声连成一线,嗡嗡作响。

    孔逸箫向前块走一步,然后伸手在身前画了一个圆。

    然后这个圆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将三百支弩箭悉数收入其中。

    紧接着又是无数破空声响起,连成一片。

    第二波黑色的箭雨如乌云覆盖过天空,乌压压地朝着两人落来。

    曾经是大齐礼部尚书的徐经纬一挥大袖,凭借自身的磅礴气机将所有弩箭悉数弹开,纷纷插入地面,一时间两人周围地面布满箭矢。

    两位地仙境界修士挡下两拨如泼墨一般的箭雨后,继续前行。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

    大齐皇后、大齐公主,以及大齐的太子殿下。

    萧白沉声道:“抽刀!”

    三百重甲放下手中的天机弩,一起抽出腰刀。

    刀光煌煌,与风雪交相辉映。

    三百重甲,乃是天子嫡系亲卫,无论甲胄、武器,还是兵卒本身,都是第一等精锐,若不是面对两位地仙修士,而是其他军伍,以一当十,三百破三千绝不是虚言妄语。

    可惜,他们今天遇到的是不可以常理揣度的地仙境界大修士。

    三百重甲开始持刀冲锋,如大潮之势向前推进。

    寻常甲士,冲锋厮杀时尤为喜好呼喊嘶吼以壮势,只是三百虎营亲卫尤为反常,皆是没有这类多余举动,沉默无声,犹如死寂。

    两人没有丝毫畏惧,仍是大步前行,与向前推进的三百军阵迎面撞在一起。

    徐经纬无视三名虎营亲卫的当头一劈,一指点出,三位虎营亲卫的胸口同时破碎,然后一挥大袖,将三人的尸体扫至一旁。

    一刀从旁狠狠落下,既没有血肉骨头被砍断的熟悉声音,也没有那传说中的金石碰撞声。持刀的虎营亲卫心中震骇,自己的全力一刀劈下,竟然根本没有碰到徐经纬的分毫,而且不论自己如何用力,都不得前进分毫。

    徐经纬又是一挥大袖,好似是驱赶蚊蝇,不但将这柄上好的战刀直接崩断,而且将这名修为不俗的虎营卫士拍飞出去,全身碎裂,向后飘落,死得不能再死。

    相较于徐经纬的云淡风轻,孔逸箫出手更为狠辣,五指如钩,出手之间,有赤色气劲如灵蛇乱舞,非死即伤,鲜血浸透白雪。

    一名人仙境界的虎营统领长刀横扫裂空而至,刀气凛然,虽然不见如何气势磅礴,但其中的杀伐之意却尤为惊人。

    孔逸箫嗤笑一声,直接伸手按住刀锋,下一刻刀锋上燃起一层黑色火焰,朝着虎营甲士持刀的双手蔓延过去。

    虎营统领急忙撒手,那柄曾经染血无数的长刀在片刻之间便被黑炎燃烧殆尽。

    孔逸箫似是被勾起了兴趣,不愿意就此放过这个人仙境界的猎物,正要追击,却被一道紫虹正中胸口,险些要被穿心而过。

    徐北游伸手一抹,又是一剑出匣,撞在孔逸箫的肩头上,让他踉跄后退数丈距离才止住身体。

    孔逸箫按住胸口,吐出一口鲜血。

    徐北游轻笑一声,得势不饶人,又是两剑出匣。

    玄冥,白虹。

    只见一黑一白两道长虹交错成龙。

    孔逸箫面容平静,吟诵出一连串的古怪音节。

    满地白雪,漫天风雪。下一刻,以孔逸箫为圆心,三丈之地内,大风呼啸,平地起风雪龙卷。

    三丈之内,龙卷肆虐,风雪如刀。

    三丈之外,云淡风轻,落雪簌簌。

    一内一外,便是天人之隔。

    这一刻,不见孔逸箫身形,只见一条滚滚风雪组成的长龙冲天而起,与徐北游的剑十九相持不下。

    另一边,萧白轻轻呼出一口气,身形一掠而逝,剑鞘外有丝丝缕缕的剑气溢出消散。

    他连人带剑如同一道长虹,剑意磅礴,剑气凛然,直撞徐经纬。

    萧慎这辈子曾经对两人倾囊相授,第一人是道门的天枢峰峰主冰尘,也就是日后的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第二人则是曾经的齐王,如今的太子殿下。

    萧白的剑道与徐北游不大一样,徐北游的剑道是重剑气而轻剑意,更偏向于霸道剑,而萧白则是重剑意而轻剑气,更偏向于王道剑。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两人的经历截然不同,虽然徐北游的义父是韩瑄,师父是公孙仲谋,甚至还与帝都徐家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在他人生的前二十年中,的确与富贵二字无缘,甚至可以称之为贫苦。

    一个人穷惯了,就难免过于重视能够握在手中的身外之物,纵使日后富贵,也需要慢慢开拓格局。

    反观萧白,生来就是天潢贵胄,无所不有,甚至在若干年后,整个天下都会理所当然地传到他的手中。

    一个人富有天下,自有不执着于外物的胸襟气度。

    所以萧白的剑,从不在于外,而在于内。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