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天地之间起雷声
    忽然轰隆一声巨响,响彻整个天际。

    这是真正的雷声。

    仿佛是天劫将至,任凭你是举世无敌,在巍巍天道之下,又能如何?

    蓝玉转头望去。

    一道横雷正朝圜丘坛直逼而来。

    其来势凶猛,以至于天地元气在煌煌天威之下,也开始不断扭曲。

    不知多少年未曾亲自出手的蓝玉向前踏出一步,并不高大的身躯再一次挡在了自己学生的身前,为他又一次遮风挡雨。

    蓝玉伸出一手,从他袖中飞出一黑一白两条“大鱼”,似虚似实,形态飘渺。

    两尾大鱼环绕着蓝玉的手掌缓缓旋转,首尾相连,阴阳相生,仿若一面黑白大盾。

    横雷轰然撞在“盾”上。

    :f看$正)f版/d章{…节%上ex.

    没有震破耳膜的巨大声响,无声无息,但是有无数蓝光生出,然后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席卷了四面八方。

    天地之间尽是蓝色茫茫。

    除去地仙境界的修士之外,其他人都不得不以手掩目,不能视物分毫。

    片刻后,蓝光消失。

    蓝玉脸色凝重地低头望去,衣袖尽碎,掌心处焦黑一片。

    萧玄从容不迫地从蓝玉的身后转出,轻声道:“道门来者不善。”

    蓝玉沉声道:“只要不是秋叶和尘叶亲至,其他人都不足为虑,不过青尘迟迟没有现身,让人不得不防。”

    萧玄平静道:“这就像下棋,有人喜欢抢占先手,有人擅长中盘发力,青尘再厉害也是孤身一人,他没法动摇大齐天下,正如老师方才所说,真正应该防备的还是萧瑾和林寒的大军。”

    蓝玉望向直隶州方向,犹豫了一下,说道:“老臣记得,陛下命曲长安驻军渤海府之后,还专门让韩瑄和赵青巡阅中军。”

    萧玄嗯了一声,说道:“中军,即是以前跟随父皇打天下的老班底,乃我大齐最为精锐之师,朕将他们放在这儿,自然是以防林寒和魏禁直接大军进犯。”

    蓝玉沉默片刻,忽然问道:“不知陛下有没有想过,如果中军有变,那么陛下岂不是深陷万劫不复之境地?”

    萧玄略微沉默,反问道:“凭什么?”

    蓝玉一字一句道:“就凭曲长安此人难堪大用,若是太平时节还好,当下时候,此人怕是会贻误大事。”

    萧玄不置可否,反倒是叹息道:“老师,你把一切都看得明明白白,可从未对朕提起过半句,直到此时再说,难道不觉得太晚了吗?”

    蓝玉面无表情道:“就算老臣提前说了,难道陛下就会听得进去吗?”

    此时此刻的萧玄尽显一位帝王的无情和冷漠,轻轻说道:“朕不听是一回事,老师不说又是另外一回事。”

    蓝玉只能无奈苦笑一声。

    当年那个要被自己打手心的孩子,转眼间已经是知天命年纪的帝王,再过几年,他就会步入花甲之年,也算是老人了,一位老年帝王该有的猜忌和多疑,他一样都不会缺。

    话又说回来,他蓝玉又何尝不是垂垂老矣。

    圜丘坛下。

    有一骑疾驰而来,查验过身份之后,越过重重天子亲军,来到以大都督魏禁为首的武官阵营前。

    这一骑带来一个让全体武官沉默的消息,中军左都督曲长安正率领大军直奔圜丘坛而来。

    片刻的沉默之后,重伤初愈的周铜忍不住开口道:“曲长安要做什么?是谁给他的调兵命令?”

    一位大都督府都督佥事轻声道:“会不会是奉了陛下的密旨?”

    魏禁沉声道:“若要调兵,陛下没必要绕过大都督府。”

    暗卫府右都督魏无忌皱了皱眉头,道:“如果不是陛下的密旨,曲长安此举意欲何为?”

    周铜冷笑道:“自然是与这些逆贼串联一气,要逼宫弑君。”

    魏禁摇头道:“曲长安没这个胆子,其中应该有什么隐情。”

    周铜还要说话,魏禁抬手制止道:“是不是密旨,只要本督将此事禀报陛下就能知晓。”

    说罢,魏禁转身朝圜丘坛上走去。

    当魏禁来到圜丘坛顶层之后,蓝玉退至一旁。

    魏禁恭敬行礼之后,沉声道:“启禀陛下,中军左都督曲长安正率领大军直奔圜丘坛而来,不知是否出自陛下授意?”

    萧玄面无表情道:“朕从未下过这样的旨意。”

    圜丘坛上骤然沉默,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过了许久,魏禁缓缓说道:“既然陛下没有这样的旨意,那么就是曲长安私自调兵,妄行不轨之举了。”

    听到这句话,皇帝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转头朝直隶州方向望去。

    片刻之后,皇帝收回视线,望向自己面前的一文一武两位老臣,平静道:“老师,还真是被你言中了。”

    蓝玉自嘲一笑,没有说话。

    小未央宫中。

    徐皇后坐在龙椅旁的凤座上,萧白和萧知南兄妹两人分立左右。

    徐北游独自守在大殿门前,将剑匣立在自己的身前。

    此处没有受到天地异象的侵扰,风雪呼啸,却近不得徐北游身前三尺之内。

    除此之外,殿外还护卫有三百森森重甲。

    萧白留下萧知南陪着徐皇后,来到徐北游的身侧并肩而立,望向门外的大雪磅礴,“南归,不必在这儿死守着。”

    徐北游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萧白知晓徐北游心中所想,微笑道:“母后那边,我已经说过了,过去的事情都是细枝末节,在当下这个时候,还是要摒弃前嫌,以大局为重。”

    徐北游摇头道:“北游不是不知轻重之人,更不是顾忌此事,只是陛下委托职责所在,不敢有半分轻忽大意。”

    萧白沉声道:“你是担心那帮乱臣贼子?”

    徐北游点头道:“据我所知,鬼王宫不仅仅只有一个萧林,还有其他四名地仙高手,圜丘坛那边仅仅只有萧林出手,此四人还不知藏于何处,不可不防。”

    萧白嗯了一声。

    徐北游接着说道:“满朝文武中,高人很多,哪怕除去留守帝都之人,此次随行的地仙高手也足有两手之数,可是太乙救苦天尊已经出手,难免不会有其他道门高人也参与其中,所以陛下那边更需要人手,若是有敌来袭小未央宫,恐怕只能由我和殿下两人出手迎敌。”

    萧白笑道:“南归放心便是,我不是提不起剑的娇弱之人,早年时也是跟随大都督从战场上厮杀过来的。”

    徐北游轻轻一笑。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徐北游说话太过晦气的缘故,话音刚落不久,他与萧白的脸色均是微微一变。

    萧白按住腰间剑柄,徐北游则是伸手按住身前的剑匣。

    片刻后,依稀可见在茫茫风雪中,有两道身影朝着小未央宫行来。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