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谋求天下五五数
    当萧慎和太乙救苦天尊的身形彻底消失在一方星空之中后,萧玄轻声吩咐道:“太白,你与南归护着你母后和知南离开此地。”

    站在圜丘坛第二重的萧白担忧道:“父皇……”

    萧玄平静道:“无妨,朕自有计较。”

    萧白稍稍犹豫,还是转身下了圜丘坛。

    此时徐北游和萧知南已经一左一右护在徐皇后的身边,虽然夫妻两人与这位皇后娘娘多有隔阂,但毕竟是女儿女婿,如今大敌当前,也顾不得计较什么。

    因为早有预料的缘故,所以徐北游提前将剑匣带了出来,剑匣内藏有剑宗七剑、霜天晓角,以及诛仙。

    平心而论,诛仙才是徐北游最后的手段,在龙王台上独战八人时,徐北游要八剑齐出,若是换成诛仙,仅仅一剑足矣。

    徐北游取出剑匣之后,默默感受匣内那把举世无双之剑,确保危急关头时,可以御剑出匣,不会有其他意外。

    剑匣内剑气氤氲,哪怕是剑宗七剑加上霜天晓角,也难以与诛仙抗衡一二,尽皆臣服,不敢有丝毫忤逆,天下第一剑之名当之无愧。

    如今,徐北游若是御使诛仙,有信心斩杀一位地仙十重楼的高手。

    哪怕事后重伤,也要护住那些该护住的人。

    萧白从圜丘坛上走下,来到徐皇后面前施了一礼后,轻声道:“母后,父皇旨意,让儿臣和南归护卫着您和妹妹移驾他处。”

    徐皇后抬头看了眼圜丘坛上的丈夫,难掩满脸忧色,“你父皇呢?”

    萧白犹豫了一下,道:“父皇说他自有计较。”

    从未忤逆过丈夫的徐皇后轻咬了下嘴唇,最终还是没有提出异议。

    徐北游脸色如常,不过还是下意识地看了眼韩瑄所在的方向,萧知南握住他的手,轻声道:“放心,张大伴在那边。”

    徐北游点点头。

    萧白沉声道:“走。”

    一行人离开圜丘坛,往小未央宫的方向而去。

    站在圜丘坛上的萧玄目送着着妻子、儿子、女儿、女婿离开,然后收回视线,望向天空中的黑云。

    在黑云上立着一位碧眼之人,萧林。

    他手中握着一根藤杖,或者说法杖更为贴切,等人之高,杖身如枯藤纠缠,顶端则如同一只枯手握着硕大的红色水晶,好似天魔的眼眸。

    他曾有过两次出手,分别是袭杀齐仙云和萧知南,尤其是在袭杀萧知南的过程中,先后与陈知锦、赵青交手,最后从容退去,虽然没能登上天机榜,但实力仍旧不容小觑。

    第三人出现在萧玄的身后,双臂环胸。

    大齐皇帝陛下没有转身,轻轻说道:“有劳赵师傅。”

    赵青淡笑道:“上次让他逃了,这次做个了结也好。”

    下一刻,赵青全身窍穴光芒大放,足足有三百六十五处。每处窍穴中都有一尊金色身神。三百六十五尊身神连为一体,圆满如一,谓之见神不坏。

    赵青的身影光辉熠熠,如同一尊自天庭降下的在世神人,一拳打出,体内三百六十五尊身神齐齐出拳,天地震荡,几乎有移山之势。

    拳意凌然,摧枯拉朽。

    赵青人随拳走,冲天而起,直撞萧林。

    ……

    在距离圜丘坛十里之外。

    一名玄衣道人以左手食指在右手掌心上划出一道血槽,然后用鲜血在手掌上画出一个玄奥符篆。

    随着道人画符,原本就阴沉无比的天空骤然变得漆黑一片,继而响起冬雷阵阵。

    天下道法以雷法为尊,雷法以五雷天心正法为首。

    此乃天师府的不传之秘。

    道门素有五殿十二阁之说,以镇魔殿居首,在十七殿阁之外,还有一府,名为天师府,由掌教真人亲掌,地位尊崇。

    天师府内有大小天师之分,身份清贵,大天师几乎可等同于殿阁之主,而小天师也丝毫不亚于镇魔殿中的大执事。

    这位玄衣道人既然能用出五雷天心正法,毫无疑问是四大天师之一。

    当他画完手中的符篆之后,最后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龙阳涎,刹那间天空中有震人耳膜的炸雷声响,苍穹如同被炸开一个窟窿,一道紫雷轰然坠落,如一道紫色瀑布,飞流而下三千尺!

    看{正cs版”章”节ag上8|^

    道人朝圜丘坛方向一指。

    天地间一道横雷,炸向圜丘坛。

    ……

    在距离圜丘坛二十里之外。

    这里距离梅山已经不算太远,地势略有起伏,不再是一马平川。

    两名老人行走在一道山脊上,山脊不算陡峭,但是雪大路滑,让人走在上头难免要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滑落下去。

    其中一名佩刀老人自言自语道:“世人都说,萧瑾劳心,我林寒出力,这个说法不能算错,但也不是全对,如果我真是个只知道出力的角色,坐不稳草原汗王的位置,他萧瑾若只是懂得耍弄心机手段,撑死了就是个谋士,也没资格与我联手,细细算来,从简文元年我们就开始共事,时至今日已经是五十七年,将近一甲子的时光,委实不算短了。”

    青衣老道人默然不语,望向几十里外的圜丘坛方向。

    林寒也随之望去,只见远方天地异象频频,光怪陆离,轻笑一声,接着说道:“在这一甲子的时间中,我们有过两次出手,太平二十年和承平元年的那场庙堂变故算一次,不过被我那位姐姐给强势镇压下来,今日算是第二次,我和萧瑾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这个天下,处心积虑地杀一个萧玄,容易,可天下还是大齐朝廷的天下,所以不在于杀不杀萧玄,而在于如何将这个天下握到手中。”

    林寒收回视线,问道:“青师,若是我们得了天下,你想要什么?”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青尘轻声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我想要一个道门掌教真人的尊位,你给得了吗?”

    林寒呵呵一笑,“如今秋叶在世,自然不能,可如果秋叶飞升,那也未尝不能一试。”

    青尘不置可否。

    林寒忽然望向在风雪中隐隐可见的梅山轮廓,自嘲一笑,“如果我那位姐夫在世,恐怕这会儿我和萧瑾还是安心做自己的大齐藩王,绝对不敢生出什么别样心思。”

    是不敢,而不是不会。

    青尘平淡道:“就当下而言,能一气杀掉萧玄和萧白父子是你们唯一的机会,而萧玄也看出这一点,所以他不惜走了一招险棋,主动离开帝都城,离开那座让秋叶也忌惮三分的皇城大阵,来到此处举行祭天大典,摆明了要以身为饵,开门揖盗。”

    林寒呼出一口雾气,轻声问道:“依青师看来,我们胜算几何?”

    青尘平淡道:“五五之数。”

    林寒大笑道:“五成把握,足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