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以剑落子三十三
    大名鼎鼎的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竟然是个女人。

    即便在如今的情景之下,也算是个石破天惊的消息,足以让无数人一时半会儿都难以接受。

    只是立在圜丘坛上的大齐皇帝陛下对此无动于衷,没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惊讶。

    他很早就知道太乙救苦天尊是女子身,甚至还知道她的道号是冰尘。

    天下很大,四海四方,亿兆生灵。

    天下很小,站在天下最高处的那一小撮人,总是难免沾亲带故。公孙仲谋与秋叶是死敌,殊不知叶家和公孙家乃是世交,甚至秋叶的夫人慕容萱还是公孙仲谋的表妹,萧瑾和林寒要从萧玄手中夺走这个天下,而他们两人,一个是萧玄的叔叔,一个是萧玄的舅舅。

    在道门掌教真人还是紫尘的时代,道门中有两位极是有名的女子大真人,分别是玉尘大真人和冰尘大真人,说起来这两位女子都与萧氏大有关系。

    玉尘大真人出身傅氏,是傅先生傅尘的大姐,太后林银屏的娘亲同样出身傅氏,是傅尘的二姐,如此一来,玉尘大真人算是林银屏的姨母,后来她与大真人微尘结为道侣,诞下一子,通过太后娘娘步入朝堂,便是如今的暗卫府左都督傅中天。

    至于冰尘大真人,则是与武祖皇帝萧烈有关,不同于萧皇的专一,武祖皇帝年轻时极尽风流之事,招惹女子不计其数,不巧的是,这位冰尘大真人就在众多女子之中。

    两人年轻时的孽缘不去多说,总之逃不过“始乱终弃,因爱生恨”八字。

    正因为如此,当年逐鹿天下时,冰尘与已经叛出道门的青尘大真人暗中密谋,泄露萧皇行踪,最终在崂顶发动太清宫之变,险些将宿于此地的萧皇置于此地,这才有了后来天尘大真人将冰尘打入镇魔井之事,直到天尘大真人飞升,新掌教秋叶掌权,又有萧慎在幕后推波助澜,她才得以从镇魔井中被重见天日,不过也只能隐去原本道号,成为镇魔殿的一名大执事。

    就算萧家曾经欠她的,可是经过太清宫之变后,也就不欠什么了。

    萧玄轻声念叨了一个名字。

    公孙仲谋。

    这位剑宗宗主曾经是一株墙头芦苇,在“家狗”和“野狗”的阵营中摇摆不定,他不喜欢间接灭去卫国的大齐朝廷,但更不喜欢那个使剑宗倾覆的道门,所以他始终就是风往哪吹边往哪倒。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朝廷。

    可这个选择,也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

    道门掌教真人秋叶直接出手,不惜折损修为道行,也誓要斩杀公孙仲谋,最终使得公孙仲谋于碧游岛莲花峰折戟沉沙。

    原本,如果公孙仲谋未死,萧玄是打算用他来应对这位太乙救苦天尊,虽然太乙救苦天尊有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但面对手持诛仙的剑宗宗主公孙仲谋,仍是没有太多胜算。

    可惜,公孙仲谋已死,而他的传人徐北游尚不成气候,那就只能由其他人出手了。

    萧玄负手而立,轻声道:“有劳老祖。”

    在他身边出现了一位佩剑老人,平静问道:“青尘还没有出手,不用我留下来挡住青尘?”

    萧玄平静道:“不用。”

    萧慎嗯了一声,按住腰间剑柄。

    下一刻,青霜出鞘,一道青虹冲霄而起。

    漫天风雪被这一剑分开。

    空中异象横生。

    从万千剑龙中飞出一剑,划出一道玄妙轨迹,刺向青虹。

    就像一次棋盘落子。

    青虹不以为意,一冲而过。

    太乙救苦天尊面无表情,又是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

    转瞬间已经百余剑悬于空中。

    一剑即是一点,落在半空中,生根。

    这次她携带万剑而来,就是要以剑为子,布下一方大阵。

    青虹前行的速度越来越慢,太乙救苦天尊轻声道:“当年是你传授我剑道,今日我便用你教我的剑道与你分出个高下。”

    她并拢双指如剑,轻轻一抹。

    又是千百剑来。

    一方“棋盘”的雏形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渐渐浮现,剑气冲霄起,风雪不得入。

    青虹终于不得不停下前进势头,显出萧慎的身形。

    在他周围,密密麻麻地悬有无数剑,阻住他的去路。

    萧慎面无惧色,只是横剑身前,云淡风轻道:“剑宗的剑道,不分高下,只决生死。”

    太乙救苦天尊轻轻嗤笑一声,似乎在说你也配说剑宗二字。

    萧慎没有说话,即便他已经叛出了剑宗,但是道理不会变,分出了高下,未必就能分出一个理所当然的生死。

    太乙救苦天尊继续抬手“落子”。

    落子速度越来越快,“剑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而棋盘却是越来越庞大,几乎快要霸占整个天空。

    萧慎递出一剑,手中青霜展现出丝毫不逊于地仙十八楼的磅礴气势,破空而去,剑芒绚烂,剑气之浩荡,剑意之雄浑,以至于云开雪散,漫天云气被这一剑迫散开来,如仙人从中两分云海,滚滚云海一半向左退去,一半向右退去,留下中间宽有百丈的一道空白沟壑,便是剑痕。

    这一剑横贯了整个“棋盘”,与悬于空中的千百剑相碰撞,声响连成一线,刺人耳膜。

    不过这一剑仍是没有突破棋盘,不管剑气剑意如何无匹,仍是在距离太乙救苦天尊三丈的地方烟消云散,那些悬于空中的“落子”之剑有所损毁,也立刻有新剑补上。

    萧慎脸上的表情极为平静,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刚才气势磅礴浩大的一剑也仅仅只是试探而已。

    此时太乙救苦天尊的双眸之中已经看不到瞳孔,只剩下无尽的星空,其中又有星辰幻灭,斗转星移,她笑意恬淡,左手撩起右手的宽大袖口,右手向前一点,微笑道:“落子。”

    白日现繁星。

    星星点点如棋盘。

    星罗棋布。

    漫天风雪中,竟是勾勒出一副夜幕下才会有的浩瀚星空。

    一颗颗“星辰”不断变化位置,看似毫无规则可循,但所到之处,光线随之转淡,就连声音也就此寂灭,四周环境竟是开始朝星空转变。

    这是一方足足用了三千六百剑去“落子”的浩大剑阵!

    剑三十三。

    剑三十六中,犹以后四剑最为玄妙,剑三十三衍化星象,剑三十四以剑演道,这两剑堪称是“道”之极致,剑三十五和剑三十六则是要破“道”而出,自成一方天地。

    若是公孙仲谋面对这一剑,不管是用剑三十五,还是用剑三十六,都可轻易破去,所以他可以稳胜止步于剑三十四的太乙救苦天尊。

    可惜,萧慎始终未能学到那后两剑。

    片刻之后,剑阵成,囊括大半天幕。

    此时人间不见落雪,仰头可望星空。

    蔚为壮观。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