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十八楼战十八楼
    后建尚武,擅于骑射,尤其有尊崇武力至上的传统。

    完颜北月作为后建皇族出身,自幼年时就开始跟随其父慕容燕修习武道,不足而立之年时,在萧煜和慕容燕的联手扶持之下,平定后建五王之乱,成为后建国主,在其后的十余年间,自身气机逐渐与后建气运相合,在不惑年纪开始借助后建气运谋求飞升大道,正因如此,他才不得不自困樊笼,几十年时间中不得离开后建半步。

    不过这么多年以来,完颜北月的武道修为同样没有放下过分毫,一身横练体魄堪比佛门的不败金身,如今几近大成圆满之势,比起当年的武祖皇帝萧烈也不逊色多少。

    更新9g最快p上,8|

    至于慕容玄阴,他本就与完颜北月共为一体,虽然在武道一途上比不得完颜北月这个本尊,但他另辟蹊径,专注于玄教的不灭金身,气机不绝,身形不灭,哪怕在江都被诛仙刺了一剑,也未像当年的无尘大真人那般直接坠境,而是强行拔除了体内的诛仙剑气,又将体魄复原如初,不可谓不玄妙霸道。

    两人相撞之后,一触即分。

    大地轰然震动!

    完颜北月退回至圜丘坛前,在距离白玉台阶还有三步距离的时候止住退势。

    慕容玄阴则是一直退到皇帝銮驾处,直接将整个皇帝仪仗撞了个七零八落。

    两人毫不停留,再次前冲。

    先前的那一撞,看似是平分秋色,实则还是完颜北月稍占优势,若是没有外力干预,两人谁也不退,不死不休,那么活下来的一定是完颜北月。

    慕容玄阴终究只是一尊化身,哪怕是他是天下第一的化身,仍是难以做到反客为主。

    不过完颜北月想要斩杀慕容玄阴,也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那么接下来就是一场两位十八楼境界大地仙的全力之战。

    当两人第二次撞击在一起,两人脚下的地面终于不堪重负,轰然坍塌破碎,两人立足处下陷最深,向外层层蔓延,如同一只巨碗。

    慕容玄阴的两指间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刺目金光,哪怕此时是漫天风雪的晦暗天气,但他仍旧截取了一缕太阳真剑。

    一抹璀璨金芒横斩完颜北月的胸口。

    完颜北月没有躲避,双臂交叉挡在身前。

    响起一阵刺耳的金石之声后,完颜北月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慕容玄阴就要身形后退,暂时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毕竟他这次出手不是要在此地与完颜北月决出个生死,只是拖住完颜北月即可。

    可完颜北月不这么认为!

    他之所以会出现在此地,除了萧氏和完颜氏的多年香火情分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想要与慕容玄阴做个了结。

    就在慕容玄阴萌生退意的同时,完颜北月一步重重踏出,浑身气势瞬间攀升至顶点,狠狠一拳捶在慕容玄阴的额头上。

    只见一道白虹以不逊于前掠时的速度轰然倒飞出去,足有数百丈。

    慕容玄阴止住退势,再抬头时,满脸都是黑色的裂缝,被拳头正面击中的眉心处凹陷下去,出现一圈宛若蛛网状的裂痕,更诡异的是没有半分血迹渗出,整张面庞如同一件支离破碎的瓷器。

    慕容玄阴脸上表情骤然阴沉无比,伸出纤细手指轻轻抚过脸上的裂纹,指尖所过之处,裂纹缓缓消失不见,不过是片刻功夫,整张面孔已经恢复如初,眉心一抹朱砂鲜红欲滴,仍旧是倾国倾城的姿容。

    他忽然一笑,百媚自生,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眉心处的鲜红上割出一条深深血槽,没有鲜血流出,反倒是血光四溢。

    就好像是一只血红竖眼。

    一袭锦绣白衣的慕容玄阴轻拂大袖,如同青衣抖水袖,以小碎步快行,一双丹凤眉眼顾盼之间竟是比绝色女子还要妩媚三分,好似刚刚登台的大青衣。

    一声咿呀唱腔响起,传遍八面十方。

    天地之间先是一静,然后骤起道道涟漪,向着四周层层扩散开来。

    闻者几乎落泪,继而是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即使是完颜北月也难免有短暂的失神。

    就是这短短的片刻失神,慕容玄阴已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完颜北月的面前,两人几乎是对面而立。

    慕容玄阴五指如钩,狠狠按在老人的头颅上。

    若是寻常地仙,哪怕是当年的张召奴,也要被慕容玄阴的五指刺穿头颅,毁去上丹田紫府,死得不能再死。

    可眼前的老人不一样!

    他是完颜北月,地仙十八楼境界,本有望超过秋叶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人!

    大风吹拂,老人的白发激烈飘荡飞舞。

    下一刻,完颜北月击出自己的第二拳。

    这一拳如撞大钟,轰然作响。

    慕容玄阴再次被一拳击退十数丈。

    不过完颜北月也不好受,有鲜血从头皮上流下,染红了白发,在他的脸颊上拖曳出一道刺目鲜红。

    慕容玄阴深吸了一口气,复而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眉心处的竖眼熠熠生辉。

    完颜北月向前踏出一步,缩地成寸。

    这次终于换成了完颜北月转守为攻,他高高跃起,挥出第三拳,如龙。

    这一拳将慕容玄阴狠狠砸进地面。

    地动不止,尘埃四起。

    只见慕容玄阴的下半身已经完全陷入地面之下,只剩下上半身还露出地面,体魄不断碎裂,然后又不断恢复如初,如此循环反复,似乎是僵持不下,可在地仙境界的大修士看来,慕容玄阴身上不断有点点流萤散落,就此消散于天地之间。

    甚至慕容玄阴整个人的气机都开始渐显飘摇不定的气象,唯有眉心处的一点,支撑起整个精气神,就像整个庙堂危亡之际,有一人站出来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即倒,苦苦支撑。

    完颜北月嗤笑一声道:“巨鹿城一战,你不惜伤及根本也要强行胜过我一筹,可知一报还一报,今日一战,你又凭什么与我抗衡?”

    慕容玄阴闭目再睁眼,双眼中有紫气流溢,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天地元气在一瞬间被他强行吸纳入体内。

    他瞬间重回巅峰之态。

    拳势已尽的完颜北月不得不暂避其锋芒。

    慕容玄阴身形拔地而起,破开漫天重云,沐浴在云海之上的万丈金光之中,声音从空中落下,“完颜北月,天上再战。”

    完颜北月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显出百丈法身,跃上云霄。

    与此同时,一直围绕此地盘旋的“剑龙”之中骤然飞出一剑,势如破竹,撕扯开黑云万千破空而来,然后悬停在圜丘坛的正上空。

    剑上立着一人,满头白发被风吹起,露出一张绝美的女子面庞。

    她既是道门镇魔殿的太乙救苦天尊,也曾是继青尘之后的天枢峰峰主冰尘。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