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终生群像分九等
    年关难过,终究还是来了。

    鬼王宫,道门,玄教。

    鬼王宫来了副宫主萧林。

    道门来了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

    可分量最重的还是玄教教主慕容玄阴。

    慕容玄阴一身白衣,衣袂飘摇,有豪迈气态,也有妩媚娇柔,两者汇于一身,不显半分冲突,此时立于皇帝陛下的车驾顶上,让无数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位玄教教主真容的官员甲士有瞬间失神,所谓女子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了吧?

    在三位大地仙现身之后,随着蓝玉的一声令下,以韩瑄为首,身无修为或是不足地仙境界的文武百官在甲士的护卫下向后退去,另外以蓝玉和魏禁为首,身怀地仙境界以上的官员将领则是留在了原地。

    虽说五位左都督都不在此地,但仍有十余位地仙高手留下,再加上天机榜第六的蓝玉和本可登上天机榜的大都督魏禁,气势丝毫不输于三位来势汹汹的大地仙,甚至犹有过之。

    圜丘坛上,皇帝陛下仍旧握着那只三足金樽,立于风雪之中,一动不动。

    他望向头顶上落下的鹅毛大雪,竟是在这个时候有些不合时宜地怔然出神。

    世人将他与道门掌教真人秋叶并称为“当世二圣”,这个“圣”字,不是没有道理的。

    萧瑾、林寒、慕容玄阴,再加上道门内的一些人,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图谋不轨,想要效仿前朝的太庙之变。

    这些事情,他一直知道,就算有知之不详的地方,也有所预料。

    乱臣贼子。

    这话一点不错。

    他在少年的时候就有一个奇怪的癖好,便是令银作局打造许多尺余高的人偶,以文武百官为群像,根据材质不同,分玉、金、银、铜、铁、瓷、石、木、泥九等。

    其中诸如蓝玉、韩瑄、魏禁等人,可以总揽大局,是第一等材质,为玉人。

    其次是魏无忌、张无病、禹匡等人,能够独当一面,是第二等材质,为金人。

    再次是曲苍、曲长安父子之流,勉强算是精明强干,却难当大任,故而是第三等材质,为银人。

    通过这种方法,萧玄将满朝上下之人分九等,制好之后全部放在一间被他私下称作“小庙”的殿中,按照当朝顺序排列,放眼望去,琳琅满目,若是再添新人,他便添上一个人偶,若是有人死去,他便将人偶移出此殿,放置于一座被他命名为“人冢”的偏殿中,算是“入土为安”。

    这成了他在年少时的最大乐趣。

    萧皇和林太后自然对此有所察觉,不过两人只有萧玄一子,这偌大天下早晚都要交付到他的手中,所以两人不但未曾阻止,而且还有些乐见其成的意思。

    萧玄登基之后,庙堂群臣尽入彀中,既然有了真人,那么他便不再玩这些假人的把戏,不过因为少年时的习惯,他还是另外铸了一批人偶,同样是按照材质分为九等,只是不再以文武百官为群像,而是换成一群乱臣贼子。

    诸如鬼王宫众人,被他铸成了第三等材质的银人。

    稍高一些的萧林、青叶之流,是第二等材质的金人最后是萧瑾、林寒、慕容玄阴等人,是最顶尖的玉人。

    尤其是萧瑾,被他下令以墨玉铸就,通体漆黑,栩栩如生。

    这些乱臣贼子的群像同样被他专门放置在一间偏殿中,那间偏殿则被他称作“幽狱”。

    d$更新最%n快k上o`

    每死掉一个乱臣贼子,他便直接毁去相应的人偶,不会移入“人冢”。

    今天在来圜丘坛之前,他还专门去“幽狱”看了眼自己这些年来陆续铸造的“乱臣贼子”群像。

    他希望今天之后,“幽狱”中的人偶能少上一些,若是能毁去那尊墨玉人偶,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可惜萧瑾没有入京,甚至没有露面,让萧玄有些失望。

    萧瑾,这个名字几乎让他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在很小的时候,父皇就对他提起过这位叔父,言语中多是褒奖,少有贬损,说他办事练达,机敏果敢,能谋善断,只是心思太大,不甘于人下,否则定是治世能臣,每每提到这里,父皇的话语中总会有些许惋惜之意。

    而母后那边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为人母者,自然是为儿子着想,在她看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虽然萧玄没有其他兄弟争夺皇位,但这个只比他大十几岁的叔叔,却是一个心腹大患,所以自小就对萧玄耳提面命,要他严加防备这位叔叔,甚至在父皇宾天时,也严令不许魏王入京。

    平心而论,萧玄对于这位叔父没有太多恶感,相反内心深处也是颇多惋惜,惋惜自己不能像父皇那般将这位叔父收入己用,只是母后的话语也没有错,这位叔父的确是野心勃勃,不甘居于人下,是个心腹大患。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便毁掉他。

    而萧瑾也果然没让萧玄失望,在先帝故去之后,便不再安心于魏国一隅,联合了同样野心勃勃的林寒,一起虎视中原。

    所以叔侄两人在许久之前就已经是你死我活的态势。

    萧玄轻轻转动着手中的三足酒樽,嗓音极轻,自语道:“萧瑾,萧怀瑜,世人都说你是天上谪仙人降世,前知五百载,后知五百载,知常人所不知,那你知不知道朕这次所留的后手?若是你知道,又该如何去破?若是不知道,你这位叔父可还有其他后手补救?”

    萧玄放下手中酒樽,负手而立,绣有日月星辰的十二章服在寒风中轻轻漂荡荡,“叔父,你若老实呆在你的卫国,朕还未必能把你怎样,可偏偏你要来朕的帝都耀武扬威,既然来了,就由不得你了,难不成真当朕的帝都是楚馆青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风雪骤急,慕容玄阴从皇帝车驾上一跃而下,开始潇洒前掠,卷起千层雪。

    仿佛天下大雪都如影而行,紧随疾行的一袭白衣。

    风雪乱人眼。

    地面上出现无数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痕。

    气势磅礴壮阔。

    天机榜十人,飞升在即的道门掌教真人秋叶是为第一人,距离证道飞升只差半步的大真人青尘是第二人,其次便是同出一体的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

    不紧不慢前掠中的慕容玄阴眯起一双丹凤眸子。

    谁能挡我?

    圜丘坛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华服老人,气态雄浑不输慕容玄阴。

    萧玄轻声道:“那就有劳姑丈了。”

    完颜北月平淡道:“理当如此。”

    下一刻,完颜北月跃下圜丘坛,两道身影几乎在同时对撞而去。

    若论体魄,人间以此二人为最。

    金刚对金刚。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