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祭天大典有客至
    自古以来,皇帝被称为天子,故而祭天大典是诸多典礼中的重中之重。

    当年大郑神宗皇帝登基后,按照惯例举行祭天大典,当他诵完祷祝词,举起三爪金酒樽准备向上天敬酒时,不慎将酒樽失手落地,神宗皇帝大惊失色,被视作不祥之兆,后来神宗皇帝死于非命也算是应验。

    随着时间推移,风雪越来越大,驻守在圜丘坛最外围的甲士身上早已落满白雪,放眼望去,白雪之下尽黑甲。

    文武百官离开大殿,来到圜丘坛下,以三层圜丘坛为中心,层层环绕,任凭大雪纷飞,静待而立。

    人群中分出一线路径,从大殿直通圜丘坛,一直延伸到祭坛的白玉台阶之前,由此便可步步登顶。

    道路两旁则是肃立着手持礼戟的甲士。

    不多时,一道身影缓缓走上祭坛,不过在第一层位置就停下脚步,手中捧着一方紫檀托盘,托盘上放有一只黄金三足酒樽。

    司礼监掌印太监张百岁。

    接着一位衮袍身影登上受禅坛的第二层,束手而立。

    齐王萧白。

    少顷,一声声低沉号角声音响起,在连绵不绝的号角声中,巨大的皇帝仪仗銮驾在风雪之中隐隐可见。

    天策府虎营甲士护卫在车驾四周,同样是玄甲黑马,外罩同色大氅,随风而动,气焰雄壮。

    在距离圜丘坛还有大约百余丈距离时,车驾缓缓停下,两道身影从中间最为华贵高大的马车中缓缓走下。

    大齐皇帝萧玄,身着黑红二色帝袍,头戴十二旒帝冠,与后冠后袍的徐皇后一同走下车驾,穿过一线路径,朝着圜丘坛缓缓而行。

    来到圜丘坛前,萧玄稍稍驻足,环顾四周,一眼望去,群英荟萃,大有天下英雄入吾彀的豪迈气概,然后他松开徐皇后的手,在万众瞩目之中,一步一步缓缓登上圜丘坛,过第一层时,张百岁捧盘随行,过第二层时,萧白却是留在原地未动。

    走到第三层,中心位置已经设好桌案,萧煜双手从张百岁手中的托盘上拿起黄金三足酒樽,放于眼前桌案之上。

    张百岁随之退下。

    帝冠上垂落下的珠帘遮挡了萧玄的表情。

    以萧白为首,诸王及文武百官开始行跪拜大礼。

    萧玄在身后众人行跪拜大礼之时,面无表情地抬头望向天空,过了许久才低下头来,展开手中由礼部官员早早写好的祷祝词,轻声念诵。

    一柱香的光景后,祷祝完毕,萧玄双手举起三足酒樽,上敬苍天。

    跪在第二层的萧白眯着眼,默默感受着自己的变化。

    就在刚才,父皇向上苍敬酒之后,他敏锐感觉到有一丝人道之气附着在自己身上,通向冥冥中不可言说的气运,似乎现在的他已经与大齐国运有了某种程度上的联系,虽然还远远无法达到密不可分的程度,但对于本身就已经是地仙境界的萧白来说,这一丝联系足以让他向前迈出一步,更上一重楼。

    就在片刻之间,萧白完成了一次悄无声息的破境。

    低着头的萧白脸上神情复杂。

    这还仅仅是太子名位而已,若是名正言顺的大齐皇帝,岂不是可以一步登天?

    如老祖宗萧慎所言,只要十年的天子尊位,便可求得一个长生飞升。

    萧白默念了一声十年,脸上所有神情尽数敛去,恢复平静。

    祭天大典由礼部和司礼监共同负责,用了大概一个时辰,繁琐之极的祭祀典礼才终于结束,从今日起,萧白不再是齐王,而是大齐的太子殿下,仅次于皇帝陛下一人,皇储之位彻底名正言顺。

    按照大齐典律,祭天册封太子之后,太子应返回未央宫接受朝见,先是诸王拜见,行一跪三叩之礼,然后勋贵拜见,行两跪六叩之礼,最后百官朝见,行三跪九叩之礼,以显示太子储君地位之尊崇。

    只是不知为何,皇帝陛下站在圜丘坛上迟迟没有下来的意思。

    皇帝陛下不走,无论是太子及诸王也好,还是文武百官也罢,都没有提前离开的道理。

    蓝玉和韩瑄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沉默。

    大都督魏禁则直接开始低声发号施令,不断有武官离队而出。

    这次祭天离开了皇城,也离开了帝都,若是平常时节也就罢了,当下可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光景,皇帝陛下的安危自然成为重中之重,不可有半分纰漏,故而此事由大都督府、暗卫府和天策府三府合议。

    风雪越来越大,几乎要让文武百官看不清皇帝陛下的身影,可皇帝陛下的声音却清晰传出,只有寥寥三个字,“有客来。”

    话音落下,无数呼啸声音响起,压过了漫天风雪。

    bt最t●新¤{章y节上#c;

    站在宗室之列的徐北游心头一震,猛地抬头望去。

    他很熟悉这种声音,这是飞剑破空的声音,而且绝对不止一把,甚至不是几十把,几百把。

    果不其然,有万千飞剑破开漫天落雪,遮天蔽日而来。

    御剑千百万,直上九重天。

    万千飞剑层层叠叠汇聚,变成一条“剑龙”,盘旋于上空。

    一人停于“龙首”之上,白发三千丈。

    道门第一剑仙,太乙救苦天尊。

    不过今日的太乙救苦天尊没有身着道袍,也没有佩戴任何与道门有关的佩饰,只是简简单单一身白衣,满头白发披散开来,脚踏万剑,像极了当年乘万剑入东都的大剑仙上官仙尘。

    在太乙救苦天尊现身之后,又有一人紧随而至。

    原本的灰蒙蒙的天幕上有无数黑云聚拢而来,其中雷光闪动,压城欲摧。

    那人立于黑云之上,手拄藤杖。

    鬼王宫,萧林。

    两人一东一西,雄踞了整个天幕。

    这还不止,在风雪中骤然亮起一抹氤氲紫色。

    在漫天素白中,格外刺目。

    刹那之间,漫天落雪骤然一停。

    圜丘坛的所有禁军抬头望去,只见天幕上荡漾起一圈圈涟漪。

    天地无雪!

    然后就见一道紫色长虹势若破竹地飞掠而至。

    如一块天外陨石轰然落地。

    大地震动!

    紫虹落地之后,沿着大地以一条笔直直线前行。

    席卷起飞雪无数,其势如同山啸雪崩,以至于所过之处,数百护卫骑兵连人带马被裹着着腾空离地,未等落地就已经当场死绝。

    紫色长虹在距离圜丘坛还有百丈的距离时,戛然而止,显出来人的身影。

    一身锦绣白衣立于皇帝陛下的銮驾上,衣袂飘飘,大袖飘摇。

    来人是天下第四人、玄教教主慕容萱玄阴。

    直到此时,静止的大雪才复而飘摇落下。

    慕容玄阴大袖卷风雪,声震天地道:“慕容玄阴见过大齐皇帝陛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