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小未央宫说古今
    在圜丘坛的北面三里处有一座鎏金大殿,格局与皇城中的未央宫极为相似,面南背北,唯我独尊,只是在整体上比起未央小了一号,每逢皇帝率领文武群臣祭天时,都会在此有所停留,故而有“小未央”之称。

    此时大殿之中尽是朱紫公卿,蓝玉、韩瑄、魏禁等几位老臣更是感慨万千。

    当年萧皇登基,他们悉数汇聚于此殿之中,尤其是蓝玉和韩瑄两人,还曾在此殿中有过一番问答对话,蓝玉从萧皇那番“强盗分赃”的说法上加以延伸,问韩瑄该如何将偌大一个庙堂“分赃”,韩瑄则归结为四点,分别是宗室、世家、勋臣、寒门。

    对于宗室,韩瑄认为天下初定,封王以屏四藩,所以萧氏宗亲不该在朝堂,而应在地方,不该在京畿,而应在边境,所以燕州、南疆、江南、东北、西北等地,均需一位萧姓宗亲镇守。

    对于勋臣,韩瑄则认为以功授爵,封妻荫子,世袭罔替,代代相传,不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故而勋臣既有爵位,子孙自是有一份荣华富贵,不必苦求官位,所以勋臣不可不在庙堂,但也不可全在庙堂,最起码不能有太多的父子同朝之事,庙堂官位,十取其二即可。

    如此,庙堂还剩八分,韩瑄认为高阀根基虽未尽毁,但也不复当年把持朝堂之盛况,故而不可不用,但也不可重用,只因高阀子弟有一通病,家国二字,家前国后,不可尽信。不过用以制衡寒门子弟,却是一大利处,韩瑄本身就是出自寒门,自是知道寒门子弟的穷人乍富之态,尤其于贪腐之事上,比之任何人都要变本加厉,也更为贪得无厌,反观世家子弟,倒是大多能做到爱惜羽毛,故而要用这世家子弟来压一压他们。所以在韩瑄看来,剩下八分庙堂,三分给世家,五分予寒门。

    两人在三言两语之间定下庙堂格局,而后来的庙堂大势也基本如韩瑄当年所言。

    蓝玉当时笑言称,“宗室、世家、勋贵都不会放过韩瑄,就算是寒门,也不会念韩瑄的好,只会记得韩瑄说他们穷人乍富,哪里会想到他的良苦用心,到那时,韩瑄可就真的是身陷死地了。”

    韩瑄却是说道:“一日两餐可果腹,一年四季无冻虞,以布衣之身登庙堂,无怀才不遇之积郁气,以一身所学报国,虽死无悔。”

    正因为这番对话,萧瑾后来才会对蓝玉言道,如果蓝玉能做首辅,不要让韩瑄抬头,这样对两人都好。

    蓝玉从回忆中回神,往殿外望去。

    }_-永#h久免x费看小9d说

    大雪簌簌落下,飘飘洒洒,没个停歇。

    又是一年大雪,与当年一模一样。

    蓝玉忽然记起萧瑾在简文五年与他说过的那番话,“韩瑄是寒门,端木睿晟是世家,此二人与你不是一路人,若是让他们掌权,这朝堂可就再也不是你的一家之言。如今你已经位高权重,他们还只是初露头角,你该当如何?要知道,放任自流和养虎遗患,其实也就只有一步之差而已。”

    蓝玉喃喃默念一句,“一步之差。”

    后殿,皇帝暂时休息所在。

    外头大雪隆冬,殿内温暖如春,此时这里只有一家三口。

    萧家女子,无论女儿还是媳妇,素来崇佛,坐在榻上的徐皇后正缓缓地转动手中的佛珠,低首诵经。

    当今天子轻笑道:“佛珠慧眼,能识忠奸善恶,只是心中无佛,不拜也罢。”

    徐皇后看了他一眼,复而低下头去继续转动佛珠。

    虽然皇帝因为徐家的缘故,很少给予皇后实权,但他仍旧给予了这位统御后宫的结发妻子最大尊重,两人成亲时,皇帝还是太子,两人一起携手度过了担惊受怕的承平元年,走过了多事之秋的承平十年,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皇帝陛下仅有的一子一女也都是出自皇后娘娘的膝下,所以在寻常时候,只要不涉及朝政,两人倒是与寻常富贵人家的夫妻无异。

    在夫妻两人不远处就是他们的长子萧白,虽然萧白是皇帝陛下的嫡长子,也是先帝的嫡长孙,但仍旧是先去沙场厮杀,又在六部中辗转一遍之后,才被依次封为郡王、亲王,直至今日马上就要册封的太子。

    对于萧白册封太子,早已是满朝上下默认之事,这次祭天昭告天下,也不过是将这个名分彻底定下,哪怕日后皇帝陛下再添皇子,也难以撼动萧白的皇储身份。

    徐皇后默诵完佛经之后,将佛珠重新戴回手腕,起身来到儿子面前,替他理了理领口,柔声道:“感觉就是一转眼的功夫,你都这么大了,当年你蹒跚学步的样子,还就像昨天似的。”

    萧白神情柔和,眼中满是笑意。

    徐皇后对待萧知南可能有所偏颇,但是对于萧白而言,真的是无可指摘。

    皇帝陛下面朝萧白,淡笑道:“太白,待你入主东宫之后,没事常去飞霜殿走动,陪陪你母后。”

    萧白正要恭敬领旨,却被母亲扶住,轻声道:“你父皇早就说了,若是没有外人,不用拘着规矩。”

    萧白笑着点头称是。

    皇帝陛下稍稍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略微加重语气道:“成为太子储君之后,你要把心思放到朝政上,为人君者,要总揽全局,而非一隅之地。”

    这次,萧白一丝不苟地郑重应下。

    内殿和外殿之间还有一间中殿,此处是诸王宗室门的休憩所在。

    在一个远离诸王的角落中,徐北游和萧知南站在一起。

    萧知南看了眼内殿的方向,神情中有些许难以察觉的失落。

    徐北游轻声道:“世人总为势位所误。”

    不像是与人言语,倒像是在说自己的独自感慨。

    萧知南轻轻叹息一声,平静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成了亲,便是别人家的人,成了外人,都在情理之中。”

    徐北游轻轻咳了一声,有些小小的尴尬。

    萧知南望向殿外,难免忧愁道:“这次祭天册封太子,既是朝廷的大事,也是那些人最好的动手机会,就是不知道父皇会用什么手段来应对这些乱臣贼子。”

    徐北游轻声安慰她道:“天策府、暗卫府、大都督府,三府合议,今日之防卫应当是万无一失。”

    萧知南摇头道:“你也不用安慰我,我手底下有牡丹,朝廷里的情况,我心里大概有个数。”

    徐北游无奈道:“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萧知南反问道:“若是挡不住呢?”

    徐北游微笑道:“剑在手里,问剑便是。”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