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腊月三十年关至
    不管年关如何难过,年关终是到来了,在这一天,皇帝陛下要率领宗室勋贵及文武百官祭告先祖天地。

    在此之前,皇帝陛下开始大肆封赏,先是以大都督魏禁劳苦功高为由,授其太保衔,虽然自从大郑仁宗皇帝之后,三公就已经成为彻头彻尾的虚衔,但仍旧是名义上的百官之首,等闲不会轻授,若是不论实权,太保尚在大都督之上,魏禁被加封太保之后,成为仅次于太师蓝玉的庙堂大佬。

    如此一来,三公只剩下一个太傅还未送出,满朝上下都心知肚明,这个太傅八成就是韩阁老的囊中之物。

    紧接着,皇帝陛下又下旨令中军左都督曲长安组建太子六率,同时加授曲长安太子太保衔,升授暗卫府都督同知谢苏卿为太子太师、大都督府都督同知周铜为太子太傅,在这一系列旨意中,还夹杂了一条并不起眼的旨意,擢升帝婿徐北游为詹事府太子侍读。

    太子侍读,无品无职,说白了就是陪太子读书,不过这个职位却至关重要,从古至今,新皇登基后,原本的太子侍读一跃成为朝堂新贵的不知凡几。毕竟天家无亲情,兄弟之间多的是明争暗斗,能从小一起长大的香火情分尤为不易。

    虽说徐北游已经及冠,谈不上什么从小一起长大,但只要成为太子侍读,就是名副其实的太子近臣。

    皇帝陛下的这一番动作,用意已经是昭然若揭,虽然“三公”已经成为虚职,但是“三保”却有辅佐太子的实职,皇帝陛下一口气将“三保”全部封出,又组建东宫六率,无疑是要册立太子。

    至于入主东宫的人选,更是毋庸多言,非齐王萧白莫属,徐北游以妹婿身份出任太子侍读,日后必定会进入詹事府中,这已经算是皇帝陛下为新君铺路。

    对此,虽然有人有所异议,但终究是少数,毕竟徐北游不单单是韩相爷的儿子,也是当今陛下的女婿,未来太子殿下的妹婿,就算是蓝党中人也不好在这时候跳出来触碰霉头。

    承平二十二年,腊月三十。

    …~永f久(v免费~看,小1说

    今年的最后一天,又是一场大雪。

    大齐皇帝率诸王、勋贵、文武百官前往帝都城外的圜丘坛祭天。

    圜丘坛形圆象天,三层坛制,每层四面出台阶各九级。上层中心为一块圆石,外铺扇面形石块九圈,内圈九块,以九的倍数依次向外延展,栏板、望柱也都用九或九的倍数,象征天数。

    坛分三重,原为三层蓝色琉璃圆坛,乃是大郑皇室举行祭天大典所在,不过在简文五年的时候,萧皇下令将圜丘坛的蓝色琉璃改建为艾叶青石台面,设白玉柱栏,作为他的登基祭天大典所在,自此之后,此处又成为大齐朝廷的祭天所在。

    煌煌仪仗自大齐门而出,亲军护卫,百官随行,足有数万人之众,不可谓不浩大,不可谓不庄严。

    虽然已经是严冬天气,但御道两旁站满了前来看热闹的百姓,诸王皆有仪仗车辇,这让许多想要一睹诸位王爷风采的百姓甚感遗憾,好在齐王殿下被特许单骑随侍在皇帝陛下车驾的一旁,丰神俊朗,风采无双。

    最中间的皇帝銮驾被十六匹马一起拉动,整驾马车如同一座移动的小型宫殿,其内更是分出内外隔间,甚至有桌椅床榻、屏风火炉,所需之物一应俱全。

    可就是如此之大的车厢内,既无宦官宫女,也无仆役侍卫,只有夫妻两人隔桌对坐而已。

    其中男子不但是马车的主人,而且还是整个帝都乃至天下的主人,此时他正掀起车窗的帘子,望着外面怔然出神。

    坐在男子对面的女子盛装打扮,身着白色凤袍冕服,头戴九凤九龙凤冠,端庄肃穆。

    女子大约是身上服饰太重的缘故,并不像男子那般自由,只能是微微转头随男子视线望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不由得轻声问道:“陛下看什么呢?”

    男子没有收回视线,平淡道:“大好河山。”

    女子微微一笑,虽然她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但还是为男子话语中的气魄而心生异彩。

    男子望着窗外的飘洒雪花,自顾自说道:“父皇十年奔波,三十年心血,换来一个万里河山,换来一个大业已成,当年父皇打了一个比方,将逐鹿天下比喻成一群强盗抢得了富户人家的全部家当,接着便是坐地分赃,论秤分金银。他这个领头人,自然要分得多一些,富户的院子房舍全部收为己有,但也不能亏待了弟兄们,金子、银子、女人都要分给他们,甚至还要从这房舍中分出几间给他们居住,若是分赃不均,难免就要大打出手。”

    徐皇后微微皱眉道:“陛下何出此言?”

    萧玄轻轻叹息一声,“父皇说分赃不均会引起内讧火拼,其实这话不全对,有些人想要的总比他该得的要多很多,若是得不到,便会生出无尽怨憎和机心,最后免不了还是要大打出手,就会这就是人心不足了。”

    徐皇后不是愚笨之人,立刻问道:“陛下是在说魏王和草原王?”

    萧玄点头道:“朕也不瞒你,朕的那位舅舅林寒已经抵达帝都城。”

    徐皇后脸色苍白。

    萧玄放下窗帘,望向自己的结发妻子,“林寒到了,魏王也不会远了,两人这次联手,是打定主意要从朕的手中抢走些东西,而且此二人隐忍了这么多年,胃口是何其之大,恐怕一个天下都填不满,所以朕不能退,半步也退不得。平心而论,父皇马上打天下的巨大威望,是朕御宇二十年也难以比拟的,所以只要父皇在世一日,他们就一日不敢妄动,可父皇一走,他们就立刻开始蠢蠢欲动,这才有了承平元年的惨事。”

    徐皇后嘴唇微微颤抖,问道:“陛下打算怎么办?”

    萧玄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开门揖盗。”

    到达圜丘坛之后,百官下马,诸王下车,皆着冕服。

    大齐皇帝之衮服最为尊崇,为十二章服,上绣龙、火、华虫、日月星辰;太子与亲王稍次,为九章服,摘去日、月、星辰三种纹路。

    诸王不着痕迹地与齐王萧白拉开一段距离,萧白虽然还是亲王,但皇帝陛下这次却是特赐他一袭逾制冕服,与比太子冕服的五爪龙一模一样,只差那个太子名号。

    此时的萧白身着九章服,头上冠冕九颗东珠生辉,紧跟在萧玄身后,冠绝诸王之上。

    诸王之后由国公至伯,文武百官按照品秩,各自排列。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