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紫府神魂决生死
    八剑结阵而斩,将漫天海棠斩落成无数破碎花瓣。

    佛门有婆娑世界的神通,道门有太虚幻境之说。

    两者殊途同归,都是将他人的神魂强行拉入紫府幻境之中,有些偏重体魄或是偏重气机而不重神魂的修士,骤然遇到此法,任凭你是金刚不坏之躯,还是移山倒海之气机,都难逃神魂一死,气机消散,只剩躯壳的下场。

    徐北游不敢有丝毫大意,在御使八剑神意的同时,也暗自以本身剑意戒备,谨守灵台。

    玉观音手中的海棠开始渐渐枯萎,漫天飞舞的海棠也越来越少。

    当最后一片海棠被斩落之后。

    玉观音向前踏出一步。

    她姓玉,却又为何被人称作观音?

    只因为她生而就有观音相!

    自古以来,身具观音相之人凝聚观世音法身堪称是事半功倍。

    正因如此,她才被慕容玄阴看中,带回玄教亲自教导,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中,便已经踏足地仙十重楼之上,成为玄教的砥柱人物。

    玉观音双手合在胸前,脚下有巨大莲台盛开,一尊百丈法身于莲台之上拔地而起。

    徐北游不退反进,身形前掠,神意所化的玄冥和白虹从他身后交错而出,只见一道黑虹和白虹相互纠缠,环绕成龙卷,蜿蜒如双龙戏珠。

    阴阳相合剑十九。

    这一剑堪称是前二十剑中最强一剑,可以两人双剑合璧使用,也能单人独剑用出,此时徐北游以一人之力御使双剑,比起当年公孙仲谋和张雪瑶的双剑合璧也不逊色分毫。

    玉观音脸色漠然,双臂平举,双手按在“龙卷”上,如同较力,丝毫不退半分。

    徐北游屈指而弹。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则有一剑,一剑去又有一剑回,循环往复,故而一弹指之间就有六剑来回激射八百余次。

    观音法身上激出无数涟漪,有无数白色光点飘落,如夜晚流萤。

    如此持续了半柱香的光景才之后,玉观音的观音法身缩水三分之一,不过仍有六十丈之高,俯瞰徐北游如蝼蚁。

    若是有愚夫愚妇看到,恐怕要以为是真正的观音娘娘降世,跪拜不止。

    徐北游仰头望向好似神仙降世的玉观音,终于开口道:“装神弄鬼。”

    玉观音没有开口说话,但她的声音却从四面八方再度传来,“倒是我小觑了徐公子。”

    徐北游平淡道:“玉观音,你要杀我,无非是出自慕容玄阴的授意,而慕容玄阴之所以杀我,则是为他们的密谋作铺垫,至于他为何不亲自出手,我们两人之间那点香火情分算是其一,再有就是帝都城中高人无数,他若是贸然现身,怕是顷刻间引来数人围攻,哪怕他是天下第四人,也不敢说安然无恙。”

    徐北游言语诛心道:“玉观音,无论事成事败,你都注定难以走出帝都城,为了一个慕容玄阴,一身地仙十楼修为尽付东流水,可是值得?长生大道俱成烟云,可是值得?余生半世就此戛然而止,可是值得?”

    玉观音有了片刻的沉默,然后声音再度响起,“也未见得。”

    徐北游笑着说了个好字。

    下一刻,伴随着刺耳的呼啸声音,天幕上出现一片黑压压的乌云。

    继而黑云飞速下压。

    哪里是什么黑云,分明是数不清的飞剑,密密麻麻,朝观音法身蜂拥激射。

    十万飞剑,剑雨似天幕。

    既然玉观音能够在此凝聚出十八楼大地仙才能修成的百丈法身,那他自然也能以大剑仙御使万剑的手段迎敌。

    在此等幻境之中,两人心之所念,便可用出超越自身实际境界修为的神通手段。

    剑幕漫漫,遮天蔽日。

    观音法身双手合十,身上骤然绽放出无量之光芒,任由数万飞剑层层蜂拥激射,在白色光芒中尽皆消融,又是数万飞剑之后,才堪堪突破白光,近得法身。

    近万飞剑与法身相触,如大雨落东湖,荡漾起层层涟漪无数,更是有叮叮咚咚之声连成一线。

    在这方黑白天地中,一时间天昏地暗,白芒乱舞。

    十万飞剑悉数毁去之后,观音法身再度缩水一半,大约只剩下三十丈之高。

    不过不知何时,原本洁白如玉的白色莲台笼罩了一层翻滚不休的黑色雾气,而且这层雾气还在不断上升蔓延,很快将整个观音法身笼罩其中,白衣观音在一转眼的功夫变为通体漆黑之色,浑身上下充斥着有违天道的压抑气息。

    脚踏巨大莲台法座的玉观音张开双手,黑气在在她的头顶凝结出一顶墨玉冠冕,而随着玉观音的动作,脚下莲台燃起熊熊黑焰,原本宝相庄严的脸庞上更是浮现出一个狰狞的可怖神情,似要择人欲噬。

    佛魔一线。

    原本缩水至三十丈的法身再度拔升至近百丈之高,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徐北游,开口时,已经不是玉观音的声音,而是好似数个人混合在一起的重音,“徐北游,你该死了。”

    》唯◇一0正版b,其*他b都l是j盗:^版y

    徐北游仰头望向这座漆黑的观音法身,轻笑道:“真当自己是观世音菩萨了?”

    玉观音没有应声,也许是觉得徐北游已是将死之人,没必要与他一般见识。

    她缓缓垂首,低声道:“摩醯首罗天之陀罗尼能如其胜妙之意。”

    这句话乃是用宝竺国的梵语说出,声调如情人之间极乐时的低吟私语,撩人心魄,惑人心神。即使是徐北游也有一刹那的恍惚,想起了以前种种。

    最是让他不能释怀的,也最是让他不能忘怀的,还是那个背着剑匣的老人。

    这一抹致命恍惚,让徐北游的八剑结阵出现了一丝不可弥补的破绽,玉观音的佛掌顺势压下。

    一时间天幕上尽是黑色火焰,随着佛掌一起下压,当真是“大难”临头。

    就在此时,有一名老人的身影飘然而出,满头白发,一身黑袍飘摇不定。

    他曾经谋划草原之事,以一己之力抗衡萧皇和秋叶联手,虽败犹荣。

    他也曾于剑宗为难之际,孤身一人奔走世间,最终博得一个“天下无人不识君”的偌大名声。

    他曾带着那个名叫徐北游的青年,走遍西北,远赴东北,最终横渡东海,前往碧游岛。

    最终,他单人只剑,与道门掌教真人秋叶战于碧游岛莲花峰上,虽千万人吾往矣。

    老人一手负于身后,一手轻轻一招,玄冥一剑飞入他的掌中,酣畅颤鸣。

    其余七剑也微微颤动,如人恭敬行礼。

    直至如今,徐北游只是剑宗首徒,张雪瑶也只是剑宗代宗主。

    他才是实至名归的剑宗宗主。

    徐北游嗓音微微颤抖,沙哑道:“师父。”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