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小年夜一杯热茶
    腊月二十三是为小年。

    这一日,徐北游与萧知南拜访了各路亲朋,先是帝后二人,然后是韩瑄,其次是秦穆绵和萧白,再加上其他许多萧氏宗亲,从一大早出门,直到黄昏时分才算告一段落,回府之后,好生烦累的萧知南早早就去休息,徐北游则是独自一人在书房中静坐。

    如今的徐北游一直在思虑一件事情,进得红尘之中,满身泥泞,如何出得红尘,复得逍遥?

    师父曾经说过,人生有三重境界,分别是:第一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重境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重境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其中第一重境界,可以解释为赤子心性。第二重境界,身入万丈红尘之中,此心拖泥带水,灵台蒙垢,心性蒙尘,世间绝大多数人终生不可逃脱。至于第三重境界,则是返璞归真,重回赤子,道门称之为“真人”,儒门称之为“君子”,只是如今名器滥授,道门的真人和儒门的君子早已不是当初的意思,随便一个蝇营狗苟之辈,披上道袍就可称真人,随便一个道貌岸然之徒,吟诵两句圣人文章便吹捧为君子。

    秦穆绵希望徐北游做一位“君子”,当然不是这种烂大街的君子,而是重归赤子心性的“君子”,只是如今的徐北游身在泥潭之中,满身泥泞,拖泥带水,终是逃不脱,也终是求不得。

    以前,他想做一个人上之人,现在的他已经算是人上人,那么,他就想再做一个逍遥人,只是身上尚且背负千钧重担,如何得逍遥?

    佛家有言,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

    {最/|新!章g?节$l上2i0y

    他放不下师父托付给他的剑宗,自然求不得逍遥。

    就在此时,门外有轻叩之声,打断了徐北游的思绪,接着冯朗的声音传来,“少主,有客来访,玉观音。”

    徐北游皱了下眉头,喃喃道:“腊月二十三,还剩下七天。”

    不过他没有拒绝,仍是决定见一见这位慕容玄阴的左膀右臂。

    正堂中,玉观音一人独坐,右手边的热茶袅袅雾气升腾。

    当徐北游跨过门槛时,玉观音抬头看了他一眼。

    两人的视线透过袅袅雾气交汇。

    徐北游猛地停下脚步。

    玉观音的双眸变得幽暗深邃,一双眼瞳如漩涡转动,其中仿佛有星辰幻灭,宛若一方宇宙洪荒。而她本人身上的气息则猛然变得博大起来,这一刻他仿佛成了这方世界之主宰,万物之中心,天地之枢机,虽然她还是坐着未动,但却如天上仙人一般俯瞰着徐北游。

    徐北游在不防之下,视线被吸纳到这方漩涡之中,挣脱不得。

    接着,这个漩涡在他的视线中越来越大,大到要将他整个人彻底吞没。

    徐北游只剩下一个念头,紫府神魂之争。

    恍恍忽忽之间,徐北游进入到一种似睡似醒的状态之中,忽地在他眼前出现一片好大的海棠林,红艳如锦绣铺地,东风一过,漫天落花如雨。

    紧接着海棠骤然消散,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如梦似幻,似真似虚。

    待到徐北游再度回神时,眼前的玉观音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他置身于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

    天空是如墨一般的黑色,大地是如炭一般的黑色,四周则是惨白如烧给死人的纸钱,同时又弥漫着阴渗渗的雾气。

    好似来到了冥府阴间。

    虽然徐北游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他没有太过惊悸,大概能猜出这里乃是玉观音以紫府神魂营造出的一方幻境。

    那么接下来就要有一场神魂之争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身在帝都,高人无数,不必担心什么,却没想到玉观音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对付自己。

    就在这时,忽然起风了。

    在徐北游的面前出现了一棵又一棵的海棠树,树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的黑色海棠,随着东风飘洒开来,十里花雨,如梦似幻。

    玉观音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一株海棠树下面,黑色海棠飘落在她的肩头上,消失不见。

    徐北游看了眼四周越来越多的海棠花,望向玉观音,问道:“为何?”

    玉观音摊开手,一朵又一朵的黑色海棠围着她打旋儿,简单直白道:“主人要你死。”

    徐北游啊了一声,没有意外和惊讶,只有感慨和叹息。

    那个救他离开碧游岛、帮他斩杀张召奴的慕容玄阴,终于要与他分道扬镳了吗?

    徐北游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玉观音伸手捏住一朵海棠,轻声道:“你我这次,不问胜负,只分生死。”

    徐北游点点头,说了个好字。

    下一刻,天地之间有大风起。

    无数海棠花黑压压飞过,覆盖了整个天幕,仿佛要将徐北游彻底埋葬于此。

    神魂之斗,无关乎自身气机体魄。

    在紫府之中,可以根据自身感悟,具现化出种种在凡世根本不能用出的玄妙神通。同时也可以借助外之力,比如万千香火愿力,可以算是天时,此时玉观音将徐北游拖入自己的紫府之中,就好似是两军战于国境之内,虽然对自己会有所损伤,但却占了地利人和之便。故而此时的徐北游若是想要求胜,就只能去求天和。

    当然,若是到了道门掌教秋叶那等境界,就无所谓什么天时地利人和,只消将自己在十八楼以上所看到的风景铺展开来,便可在紫府中重塑一方世界。只是这等境界还太过遥不可及,所以当那一片黑压压的海棠花飞来时,徐北游避无可避。

    若说天和外力,徐北游曾经吸纳剑宗八剑的剑气神意,此时剑气不在,却还有神意。

    徐北游一挥大袖,八把完全由神意凝聚而成的凛然青锋出现在他的身周。

    论起紫府修为和神魂妙用,玉观音精研十余载,无疑比刚刚踏足地仙境界的徐北游强上许多,再加上她占据了地利之便,若是陷入持久鏖战,徐北游必输无疑,他只能选择速战速决。

    徐北游起手剑阵结青丝。

    八剑交错成阵。

    如女子情丝千千结。

    紫府之外的现世。

    正堂中的一切仿佛都凝固了。

    徐北游仍旧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脸上还带一抹惊讶神情。

    玉观音则是端坐椅上,脸上神情平静,只是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眸。

    冯朗站在门外,动弹不得分毫。

    那杯热茶已经冷了,不再有雾气升腾,甚至整座正堂都已经冷到不能再冷。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