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风雪来客说两利
    徐北游说道:“我不喜欢帝都这个地方,满是机心,知南,若是有机会我们去东海那边走一走?听说那儿是极好的。”

    萧知南笑着点头。

    就在此时,帝婿府中来了一位客人。

    一位老人从风雪中缓缓走来,腰间悬挂着剑宗十二剑之一的青霜,白发挂白雪。

    他就在院中停步,与廊下的徐北游遥遥相对,一老一少,虽然都是白发,但是年龄悬殊,若是从萧知南这边论起,最起码有四辈人的差距,就是从公孙仲谋那边算起,也有三辈人。

    徐北游没有急着开口说话。

    老人平淡道:“当日在皇城时,我曾说过想与你做个交易,这个交易算是合则两利,事成之后,这把青霜就是你的,不知道现在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徐北游沉声道:“不知你想要什么?除了诛仙之外,我实在想不明白你这位萧家的老祖宗还能看上什么,若是诛仙,那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萧慎一笑置之,“我想要的东西不是身外之物。”

    徐北游不是愚笨之人,立时恍然道:“那就只有剑三十六。”

    萧慎轻轻摩挲着腰间的剑柄,轻声说道:“剑三十六,号称剑宗剑道集大成者,无所不包,无所不容,前三式为大纲总诀,只要是登堂入室的弟子就可修习,从剑四开始循序渐进,剑四到剑八是根基,剑九到剑十三涉及到剑气范畴,必须自身有足够的境界修为做支撑才能修习,而剑十四到剑十九,则由剑气转为剑意,至于剑二十到剑三十三,已是完完全全的剑道范畴,非是地仙境界不足以体味其中诸般玄妙。”

    徐北游平静道:“晚辈曾见过道门镇魔殿的太乙救苦天尊用出剑三十四,天剑演道,直指大道,让人心向往之。”

    萧慎轻轻一笑,“太乙救苦天尊的剑道,是老夫亲自传授于她,当年她年轻气盛,不知轻重,触怒了已经雄踞半壁江山的萧煜,被大权在握的天尘废去峰主之位,打入镇魔殿的镇魔井中,一身修为十不存八,不过也正应了否极泰来的说法,此时废去一身玉清修为,重修我上清大道,反倒是能东山再起,一举踏足十八楼境界。”

    徐北游说道:“既然前辈能教出太乙救苦天尊这样的绝世高手,又何必再从晚辈这里求取剑三十六?”

    萧慎开门见山地直言道:“虽然曾经有位祖师说过,三十六剑无高低,但那也是神仙境界之后的事情了,在未曾证道长生之前,越是排名靠后的剑式,越是玄妙难测,所以后三剑才是整个剑三十六的菁华所在,等闲不会轻传,老夫当年身为剑宗三大长老之一,也只能止步于剑三十四,无缘最后的开天、辟地两剑。”

    萧慎颇为感慨道:“当日在大江之畔,我见上官仙尘先以剑三十六开天一剑硬撼九重雷劫,斩破天上劫云,后又以剑三十五辟地一剑直面携大势而来的萧煜,挡下天子一剑,不过终究还是人力有时而穷,上官仙尘没死在煌煌天劫之下,也没败在萧煜的手中,到头来却输给了自己。事后回想起来,眼前都是那两剑的风采,整整五十年不能释怀。”

    徐北游忽然笑道:“晚辈倒是在机缘巧合之下用出过半剑的剑三十六。”

    萧慎似乎早有所知,淡然道:“所以老夫才会来找你,在上官仙尘和公孙仲谋相继身死之后,如今世上,恐怕你是最后一个知晓剑三十六全篇之人。”

    徐北游闭口不言。

    老人轻声道:“剑宗十二剑铸就一位无敌地仙,你交出剑三十六,不会损失什么,反倒是会得到一把青霜,让自己的境界再进一步,而老夫则是了结这么多年的心愿,你说算不算合则两利?”

    徐北游摇头道:“恐怕要让前辈失望了。”

    萧慎的眼神骤然凌厉,目光犹若实质。

    徐北游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全篇剑三十六都在这里头,我能看得见,却没法把它拓印出来交给别人,也许要等到我真正用出这两剑的时候,才能做这桩买卖。”

    萧慎死死盯着徐北游许久,似乎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许端倪。

    徐北游神色平静,不见半分波澜。

    最终,萧慎轻轻哼了一声,转身消失在漫天的风雪中。

    萧知南来到徐北游的身后,问道:“为什么不答应他?”

    徐北游对于自己的妻子没有太多隐瞒,解释道:“我没骗他,我的紫府识海中有剑三十六不假,可那些我还未领会剑式就像一座座大山,我能看得见它们,却做不来搬山的壮举。”

    萧知南愕然问道:“如果你一辈子都领悟不了呢?”

    徐北游轻笑一声,“那就失传了啊,要不怎么说孤注一掷,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真能用出剑三十六,萧慎还敢来跟我做交易?”

    徐北游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再者说了,就算我手上有剑三十六,也绝不会交给一个背弃剑宗之人。”

    :-…唯一正版,其q*他都√是s√盗√k版%

    萧知南点了点头。

    徐北游自言自语道:“所谓报仇,其实于事无补,不过关键能让自己心安。”

    萧知南微皱眉头。

    徐北游缓缓说道:“在寻常百姓家里,每逢年底,便是要账还债的日子,还要置办年货,都是不菲的花销,若是囊中羞涩,难免要外出躲债,冷冷清清,这时多半会说一声年关难过,如今临近年底,今年这个年关可不好过啊。”

    萧知南轻声道:“年关难过年年过。”

    徐北游叹息一声,“处处无家处处家,不管怎么难过,终究还是要过。”

    徐北游抬头望向漫天风雪,“不知为何,我最近总有一种预感,在未来某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我会一剑斩尽漫天风雪,白雪染红血。”

    萧知南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问道:“神仙打架?”

    徐北游平静道:“肯定会打架,而且会死人,我如今勉强算是有了参战的资格,不过真要到了那个地步,注定谁也难以独善其身,而且除了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之外,谁也不敢说自己万无一失,张召奴死在长乐亭就是前车之鉴。”

    萧知南轻声道:“虽然我是萧家的女儿,但是我不希望你把自己身家性命都押在这个姓氏上面,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现在可是徐家的人。”

    徐北游打趣道:“是不是该叫你徐萧氏?”

    萧知南轻轻捶了他一拳。

    徐北游看了眼外头越来越大的雪花,柔声问道:“冷不冷?”

    萧知南摇了摇头。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