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一个命字叩不叩
    公主大婚之后,时间飞快地向年关迈进。

    在年关之前,一场磅礴大雪悄然而至,已经不仅仅是给帝都城披上一身素白貂裘,简直是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

    帝都城中人人换上厚重冬衣,权贵穿裘披貂,普通百姓们穿棉衣棉袍,难免身材臃肿,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是显示家底,只有一身棉袍的寻常寒门士子再难摆出士子风流的姿态,反倒是世家子弟,可以披裘围炉,温酒赏雪,道不尽的潇洒自在。

    帝婿府中,徐北游正在屋内苦读守仁先生的心学,萧知南坐在门外廊下的一把椅子上,望着廊外漫天风雪中的小小身影。

    十位年轻俊彦,徐北游一人挑了八个,唯一幸免之人自然是他的小姨子萧元婴,就在不久之前,萧元婴也踏足了地仙境界,此时在雪中走拳,堪称是气势磅礴。

    萧元婴仍是身着青鸾大袄,脚上同色锦靴,头上双包子头,按照拳谱一板一眼地走拳,若是让一个寻常人来看,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只会觉得是一套花架子,但换成一位登堂入室的武夫,就能看出这一拳一式中所蕴含的莫大威势,堪称是崩山裂石也为不过。

    起初,萧元婴走拳极慢,几乎就如垂垂老矣之人练拳,但接下来速度却是越来越快,最后甚至呼啸起风,以至于坐在廊下的萧知南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

    萧元婴的拳势猛然一停,左脚往下狠狠一踩。落脚处没有丝毫异样,但漫天大雪却是骤然凝滞了一下。

    晃膀撞天倒,跺地震九州。

    萧元婴没有动用气机,只是单凭自身体魄,全身上下散发着几如实质的血气,每一个动作,都带出呼啸风声,每一拳打出都蕴含诸般劲道吞吐震荡,扯动周围的天地元气,如同一道道通天气柱吸附于身体百窍之上。

    萧元婴深吸一口气,周身关节轰然炸响,骨膜如同重鼓轰然作响,声音如洪钟大吕,脊柱蜿蜒扭动,咔嚓之声不绝于耳,如同一条孽龙藏于她的背后翻滚。

    血气直冲霄汉,四周落下的雪花飘摇不定。

    这具体魄已经超过了寻常武道修士的体魄,甚至还超过了佛门金身,恐怕只有道门的无垢之身能与之媲美。

    这便是萧氏独有的不漏之身。

    萧元婴继续走拳,招式还是同样的招式,套路还是同样的套路,但是气势中却已经看不出半分花架子的味道,一人出拳如同万人一同出拳,一人踏步如同万人一同踏步,一人之势如同千军万马,拳势笼罩整个院子,拳意直冲云霄。

    最令人惊异的是,在如此狂暴威势之下,萧元婴脚下的地面竟然是丝毫无损,可见她对于拳意的控制已经到了细致入微的程度,这样的拳意几乎能与徐北游的剑二十六御微一剑相提并论。

    御微一拳,以小破大,以点破面之拳。

    一套拳打完,因为周围天地元气被拳劲完全蒸腾的缘故,萧元婴周身出现了白色雾气升腾的奇异景象。

    这幅奇异景象一直持续了大概一炷香的光景,待到白雾完全散去,徐北游握着一卷书从屋内走出,笑道:“好厉害的拳意,不愧是不输我剑宗剑三十六的不传之秘。”

    萧元婴静静呼吸吐纳,没有搭理他。

    徐北游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伸手接了片雪花,然后转头望向一直安静坐着的萧知南,问道:“知南,听说陛下打算在过年的时候将齐王殿下封为皇储?”

    萧知南轻声道:“我听哥哥说起过,应该是**不离十。”

    徐北游点了点头,转而望向院中不断飘落的鹅毛大雪。

    萧知南起身走下台阶,用脚尖在雪地上写下一个“命”字。

    徐北游问道:“一个命字,有说法?”

    萧知南说道:“命字,便是人一叩,若是跪下了,也就是认命了,你说我们认命,还是不认命?”

    徐北游没有任何犹豫,摇头道:“不认命。”

    萧知南轻声问道:“既然如此,你打算如何?”

    徐北游沉声道:“我要搏上一搏。”

    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补充说道:“站在陛下这边。”

    萧知南没有问他要怎么搏一搏,只是轻轻叹息一声。

    落雪不停,那个“命”字很快就被大雪遮蔽。

    萧元婴来到萧知南的身边,同样是默不作声。

    在帝婿府外不远处的小巷中,一辆寻常马车停下,车厢中坐着一名带刀老者、一名绝美的华服“女子”,和一名身披黑纱的女子。

    带刀老者轻轻说道:“当年我派人袭杀蓝玉失败,事后蓝玉给我三句评语,说我得志而猖狂,为祸取死之道;不知慎独之意,为祸取死之道;跋扈骄横,亦是为祸取死之道;如此三大为祸取死之道,便是姐姐纯纯爱护之心,又能保我到几时?便是姐夫胸怀山河之广,又能容我到几时?结果呢?萧煜只是通过大都督府下了一道谕旨将我平调回中都,然后增补禄时行为大军左都督,至于其他,并未过多追究,甚至一甲子过去了,我仍旧是好好的。”

    老者姓林,单名一个寒字,字冷乾。

    跟在他身旁的华服“女子”不是女子,而是男生女相的慕容玄阴。

    林寒面无表情道:“当时,蓝玉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心中一定留有芥蒂,再加上如今蓝党的形势一日比一日危急,这位蓝相爷也快要穷途末路了,不过还需要我们添一把火,才能让他彻底烧灼起来。”

    k唯sa一◇正版bk,其;他n都是r盗版

    慕容玄**:“想要撬动蓝玉,就只能由韩瑄出手,若想要激怒韩瑄,那么就先让徐北游去死?”

    林寒脸色平静,点了点头。

    慕容玄阴点点头,又是叹息一声。

    林寒道:“我知道你与此人有些香火情分,所以我也不强求你亲自出手,只求能办的干净利落,不要弄巧成拙,坏了大事和布局。”

    慕容玄阴看了眼身旁的黑纱女子。

    这位名震江北的地仙大高手轻声说道:“请教主吩咐。”

    慕容玄阴笑道:“你在江都的时候与徐北游有过一些交情,借着这份交情,找个时间与徐北游见上一面,能够摆一出鸿门宴最好。”

    玉观音轻轻点头,平淡道:“是。”

    林寒伸手轻抚过鞘中的秋水长刀,说道:“听说这位徐公子已经踏足地仙八重楼的境界,的确有些棘手,不过我相信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倒要看看韩瑄老来丧子之痛后,到底能做出什么事情。”

    慕容玄阴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

    玉观音起身走下马车,很快消失在茫茫风雪中。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