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有道人神游万里
    徐北游收回七剑,将天岚重新悬挂到腰间。

    在年轻俊彦和庙堂大佬们陆续离去之后,围观人群也渐渐散去,很快就只剩下一辆马车还孤零零地停在那里。

    徐北游扶剑走向马车。

    从马车的车厢中走出三位女子,先是萧元婴,然后是萧知南,最后是林锦绣。

    徐北游瞧见林锦绣,微微诧异。

    他方才专心应对齐仙云八人,周围又有蓝玉等几位大高手观战,故没有对周围的看客如何刻意感知,并不知道这位与他有过些许缘分的女子也在这儿。

    徐北游有些感慨,当初他孤身一人从西北前往江南,便是跟随着林锦绣的商队入关,中途遇到草原摩轮寺的僧人将林锦绣救走,徐北游只身前往相救,本想冒充镇魔殿中人恫吓于他,哪曾想被人家识破,差点命丧于此,幸得最后张无病出手相救,此事之后,他便与林锦绣分道扬镳。

    依稀记得,当初分别时,林锦绣的确说过要去帝都见她的表姐,难不成萧知南就是?

    林锦绣没有上前,站在马车旁边,神情复杂,低声道:“老徐,原来真的是你。”

    徐北游看着眼前这个与两年前相比没有太多变化的女子,心境不起波澜,微笑道:“是我,是不是白了头就认不出我了?”

    林锦绣嗯了一声,问道:“老徐,你怎么白了头?”

    徐北游伸手撩起一缕白发,在手指上轻轻缠绕,不以为意道:“练功出了些岔子,再过几年就好了。”

    林锦绣闷闷地应了一声。

    萧知南看在眼中,微笑不语。

    倒是萧元婴的目光一直游移在两人的脸上,忽然站到两人中间,对林锦绣说道:“锦绣,以后你可得跟我一样喊姐夫了。”

    林锦绣笑容勉强。

    萧知南轻轻咳嗽了一声。

    徐北游眼观鼻鼻观心。

    ……

    梅山,对于整个萧氏而言,可谓是至关重要,因为这里有萧氏历代先祖的陵寝,以宣祖景皇帝的景陵居中,左边是武祖淳皇帝的盛陵,右边是太祖高皇帝的明陵,在武祖皇帝陵墓之后还有当今天子的青陵,若是萧白能继承大统,那么他的陵墓则是建在萧皇的明陵之后。

    这些陵墓均是皇帝皇后夫妻合葬,没有单独的皇后陵寝。

    正因为梅山地位如此重要,所以萧室令天策府和中军都督府分别驻军于此,护卫陵寝安全,也就形成了所谓的护陵军,这支护陵军可谓是精锐中的精锐,年年与边军精锐换防以保持战力,素有满万不可敌之说,除此之外,在朝廷与道门关系最为密切时,道门应朝廷之要求,在此重立原本就位于梅山之上的青景观,同样有护卫陵寝职责。

    此时一场冬雪之后,绵延不绝的梅山粉妆素裹,一片银白之色。

    大风骤起,松林随风摇晃,枝头上的落雪簌簌而落。

    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松林之中,手掌按在腰间剑柄之上,双眼死死盯着一个飘摇不定的“人影”。

    大风落下,这道人影渐渐凝实,似乎是个道人打扮,不过满身流华光转,面容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论辈分比起武祖皇帝萧烈还要高出一辈的老人挡住道人的去路,破天荒地流露出凝重之色,或者说应该叫做如临大敌。

    上一个让萧慎如此郑重对待之人,还是独步天下的大剑仙上官仙尘。

    这位出窍神佑的道人似虚似实,身形缓缓飘动前行,很快就距离萧慎不足三丈。

    萧慎腰间的青霜出鞘三寸,杀气勃勃,剑气凛然。

    道人没有继续前行,淡然道:“萧慎,你先是背叛剑宗,后又背弃道门,虽然你嘴上说是为了一个萧氏天下,可其中的真正原因,只有你自己心中清楚。”

    萧慎没有说话。

    只是想起许多过往之事。

    曾经那个萧氏少年,离开家族宗亲,离开故土故国,远赴海外仙岛,拜入剑宗门下,在碧游岛上,从少年到青年,从青年到中年,再从中年到老年,度过了几十载春秋。

    很多年之后,他一意孤行,不但叛出了宗门,而且还一手将这个自己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毁去,甚至亲手屠戮那些平日里称呼自己师伯师祖的后辈。

    他从未后悔。

    如果再给他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在那样的形势下,他还是会如此选择,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一切都是为了萧氏?谈不上、萧慎对于萧氏的记忆只剩下年少时的区区十几年,对于他这个已经活了两百岁以上的老人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甚至就连父母双亲的音容相貌都已经既不真切,又何况一个姓氏。

    道人说的没错,他真正所求的还是“长生”二字。

    过了许久,萧慎缓缓问道:“那又如何?”

    道人笑道:“的确不能如何,哪怕萧玄知道你心中所想,可他还是要装作不知道,因为他有求于你,其实当年的道门又何尝不是如此,天尘师叔同样知道你的心思深沉,不可信赖,但为了局势稳定,还是违心许了你一个剑峰峰主的位子,时至今日,仍是如此。”

    萧慎冷笑道:“秋叶,你本体此时仍在紫霄宫中闭关,如今只是一缕神魂出游,也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词?当真不怕老夫一剑让你永远失去这缕神魂,再无飞升之机?”

    n唯a一正;版a,¤8其他都v是√盗《版

    “秋叶”摇了摇头,语气平静道:“先不说你是否有这个本事,就算你真能斩杀了这缕神魂,与我本尊也无太多关系。”

    萧慎微微一怔,然后恍然道:“原来是一气化三清的手段。”

    “秋叶”缓缓说道:“萧慎,以辈分而论,你,青尘、明尘、太乙救苦天尊、钟离安宁,都算是我的师叔,在这些师叔中,又以你的年纪最长,地位最高,所以我这次以神魂出窍,其实是有事相求。”

    萧慎轻声道:“我曾有所耳闻,据说几个道门宿老打算联合起来,将这场愈演愈烈的首徒之争暂时平复下去,现在看来,是你在背后授意指使了?那么你这次来找我,就是想让我也助他们一臂之力?”

    “秋叶”摇头道:“他们联手并非出自我的授意,不过我的确想要借他们之手平定道门内乱,同时也希望你能出手襄助一臂之力。”

    萧慎直截了当道:“凭什么?”

    秋叶似乎早就料到萧慎还有次一问,微笑道:“就凭我可以送你一场莫大的机缘造化,让你离长生境界更近一步。”

    萧慎猛地抬头,将信将疑道:“当真?”

    秋叶淡然道:“我从不狂言妄语。”

    萧慎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好。”

    秋叶笑了笑,身形开始变淡,片刻之后,烟消云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