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八剑齐出败八人
    徐北游大袖飘荡,猎猎作响,手中天岚横于身前。

    你有无数落雪成剑,我以天岚一剑便可破之。

    齐仙云看着被反推上高空的白色雪花,脸色略微茫然。

    如果说徐北游用了剑三十六中的剑式,或者用八剑结成剑阵,那么她败了也就败了,毕竟已经尽力,也算是问心无愧,可徐北游既没有用剑三十六,更没有八剑结阵,甚至还是同时力敌八人,先是以自身体魄硬扛下漫天雪剑,又以自身的磅礴修为将漫天雪剑完全破去,让她败得没有一点挣扎的余地。

    这就像上官仙尘第一次挑战道门老掌教紫尘,在碧游岛上蛰伏了二十年的上官仙尘最终以落败告终,并非是说上官仙尘的剑道不行,也不是紫尘的道法如何玄妙难测,纯粹就是因为当时上官仙尘的境界不如紫尘,道门老掌教仅仅以境界修为便可压制上官仙尘。

    正如今日的齐仙云,非是她的三清诀不如徐北游的剑三十六,而是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太大,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三岁稚童的拳术再好,也敌不过一个完全不通武艺的成年男子。

    所以徐北游胜得很轻松。

    此时徐北游不再掩饰自身的真实修为,一身气势节节攀升。

    地仙七重楼。

    地仙八重楼。

    地仙八重楼巅峰。

    许多积年地仙,修炼了大半辈子,也就是这个境界,而徐北游只不过是个刚刚及冠不久的年轻人,不但在同辈人中一骑绝尘,也足以让许多老辈人都自愧不如。

    如果徐北游此时再与周铜交手,可以不用诛仙就让这位老将再去床上躺上几个月。

    他抬头看了眼一直站在头顶上的齐仙云,轻笑一声:“站那么高做什么?”

    下一刻,他伸手一抓,齐仙云脚下的云气瞬间溃散,从空中落回龙王台。

    他又一挥袖,其余七剑一起退回到他的身边。

    #{正7版首%发

    一共是八剑环绕于他的身周。

    徐北游环视八位年轻俊彦,道:“最后一式剑六,赠予诸位。”

    他抬起一手,然后重重挥下,如同战场上的将军发号施令。

    剑六便是御剑之术,说难不难,说易不易。

    只要能驾驭寸余飞剑就算是剑六,可如当年上官仙尘那般御万剑出海,也是剑六。

    这次徐北游仅仅驾驭八剑。

    风雪骤急,瞬间剑气冲天。

    天岚一剑率先破空而起,白虹一掠,所有看客甚至没有看清,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已经是强弩之末的齐仙云便被击落下龙王台。

    接着是第二剑,却邪。

    霍溪沉的分光剑被摧枯拉朽地破去,他不得不从龙王台上飘落而下。

    第三剑,玄冥。

    金蝉的佛门金身近乎破碎,双手合十,抵住了玄冥,身形却是止不住地向后退去,最后被剑气浩荡的玄冥硬是顶出了龙王台。

    第四剑,白虹。

    颜如玉虽然有一双雷翼,但仍旧逃不过白虹如蛇捕鼠一般的袭杀,在空中连续几个辗转腾挪之后,还是被逼得落回地面,同样是在龙王台之外。

    第五剑,莫名。

    诛仙剑气之下,陈陌灵手中的绣春刀上骤然出现无数裂痕,接着由虚返实,刀身寸寸碎裂,他嘴角渗出血丝,不敢继续硬抗,干脆利落地主动跃下龙王台。

    第六剑,赤练。

    赤练凶焰滔天,宛若一尊杀人如麻的嗜血魔头,几十道剑气朝着闽淳激射开来,虽然说是剑气,但其中蕴含血气已经远远超过剑气本身,闵淳屏息凝神,抬起单臂,一刀掠出,没有半分气机,好似是不带半点花巧的普通一刀,可这一刀中却带着一股让人发寒的决然之意。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的决然之意。

    出手轻描淡写,片刻之后,刀势却已然势若泰山,与赤练的十几道剑气相撞之后,剑气十去七八,剩余的剑气落在闵淳的身上,他身上爆开朵朵血花,面容平静地飘下龙王台。

    第七剑,紫电。

    赵廷湖却是唯一不退反进之人,一身气势瞬间攀升至自身巅峰,大步向前,双臂交错挡在身前。

    他脚下的地面被重重踩踏之后,支离破碎。

    赵廷湖当初不过就是一个寻常百姓,没有显赫家世,也没有名师传承,他除了各种大小机缘之外,还有就是在最底层的一次次苦战厮杀当中成长起来,上次他在江南以一招之差落败于徐北游,这次他不求胜,只求能堂堂正正地败。

    紫电如一道紫线掠过,切割在赵廷湖的双臂上,他的双袖瞬间破碎,露出原本藏在双袖之下的一对护臂。

    这对护臂不是凡物,名为“荒咬”,乃是傅先生傅尘留下的众多遗物之一,用上古异兽之皮革制成,号称刀剑不入,水火不侵,还可使双臂有千钧之力,不过这件护臂仍旧没能坚持太长时间,被紫电在上面留下一条沟壑,而赵廷湖的身形更是向后连退数丈。

    不过赵廷湖仍是不愿就此收手,一声怒喝,脸上顿时血气充斥,体内血液奔涌如大江大河,甚至可以隐隐听到浪潮之声。

    在退到龙王台边缘的时候,赵廷湖硬是止住了退势。

    徐北游轻咦了一声,望向赵廷湖。

    赵廷湖与徐北游的目光相触,瞬间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中了一剑,没来由一阵气闷,再也顶不住紫电,整个人倒飞下龙王台。

    七人皆败,引起台下众多看客一阵阵惊呼。

    徐北游收回视线,望向最后还站在台上的凌云,黄龙一剑围绕他缓缓旋转,好似一尾水中游动的金鲤。

    如今的徐北游若是毫不留情地全力出手,他有信心将八人全部斩杀于此地,只是没必要如此,蓝玉等诸多大人物也不会任由他如此行事。

    徐北游抬了抬下巴。

    第八剑,黄龙。

    如果说玄冥是剑气如渊,天岚是剑气如江河,那么黄龙就是剑气如龙。

    凌云周围方寸三丈之内,无数此起彼伏的剑气汇聚成一条剑气长龙,起伏不定。

    凌云被磅礴剑气冲击得踉跄而退,身形飘摇不定,虽然他竭力稳定身形,但被剑气撞在肩头之后,整个人又是向后滑出数丈距离,在地面上留下两道寸余深的痕迹,脸色苍白,嘴角渗出血丝。

    一方风雨飘摇,一方巍然不动,胜负已分。

    诸多观战之人开始陆续退场,先是辽王牧棠之和齐王萧白,然后是灵武郡王萧摩诃和梁武郡王萧去疾,接着是大都督魏禁和端木睿晟。

    不过韩瑄与蓝玉却是还留在原地,蓝玉轻轻说道:“文壁,恭喜了。”

    韩瑄淡淡一笑,转头朝龙王台上望去。

    徐北游挥袖收回八剑,负手而立。

    依稀有了几分当年秋叶在碧罗湖畔时的风采。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那个江都徐公子,是年轻一辈无可置疑的第一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