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非佛非魔非神仙
    万物皆可为剑,这是掌教一脉的独有手段,当年道门老掌教紫尘与上官仙尘于东都大战时,便以万千雪剑对杀上官仙尘的万剑如龙,几乎要将整个东都的上空天幕遮蔽,不过此事太过久远,见过此等恢弘景象的人多半都已不在人世,如今也只剩下些许只言片语,无法让人领会其中的波澜壮阔。

    再有就是现任道门掌教真人秋叶曾在年轻时以此法对满城军伍出手,万剑掠空,身在其下,只觉黑压压一片,仿若要被泰山压顶,所谓以一敌万便是如此。

    如今齐仙云再度以此法出手,即是她最后压箱底的手段,也重现了道门两代掌教真人的风采。

    先是借势起风雪,然后以雪化万剑。

    又有巍巍乎千百雪剑落。

    赵青并未去龙王台观战,也未去皇城面见皇帝陛下,而是留在自己的院中,仰头望着飘飘落下的雪花,说来也巧,当初老掌教紫尘与上官仙尘的一番大战,他就是旁观者之一,虽说那时候的他境界稍低,看不透其中的玄妙,但至今也无法忘却两人交手时的瑰丽景象。

    赵青轻声自语道:“难怪那几个人处心积虑要将你齐仙云置于死地啊,若是再给你个几十年的光景,说不定道门还真要出一位女子掌教。”

    他又是摇头一笑道:“不过秋叶飞升在即,再有十年都难,几十年更是绝无可能,没了师长庇佑之后,日子可是难过的很,就算是当年的秋叶,也落得一个被囚禁祖师殿的下场,若不是有天尘大真人拨乱反正,将青尘驱逐出道门,也就没有今日举世无敌的天下第一人了。”

    这次秋叶久久闭关不出,三大弟子公然争夺首徒大位,已然说明秋叶能在世间驻留的时间并不多了,越是到了此刻,局势也就越发凶险,毕竟三人明争暗斗多年,无论是谁登上掌教大位,另外两人怕是都要落得一个青尘的下场,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关乎权势,更是关乎自身的生死存亡。

    当下道门内部的局势比起庙堂更加晦暗难明,若是按照常理而言,掌教秋叶应该更属意小徒弟齐仙云,只是齐仙云太过稚嫩,距离支撑起道门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偏偏秋叶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她真正成长起来,那么如果是退而求其次,就该是十二弟子之首的天云。

    正所谓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天云即是嫡传,又是长徒,最是名正言顺,这是千百年来相传的规矩,谁也不能够轻易撼动,所以此刻天云要的是稳,只要稳住了局势,秋叶飞升之际,为了道门大局稳定,也会将他立为下一位道门掌教。

    与之相对,乌云叟和白云子两人则要在此时兵行险招,不但要把局势彻底搅乱,而且水越浑越好,所以他们才会在此时主动掀起所谓的首徒之争,也并非真要争到这个首徒之位,只要搅乱了局势,那么在秋叶飞升之后,便有了乱中取胜的希望,哪怕秋叶真的立了天云为掌教,乱局中的他们也尚有一战之力。

    若是真走到那一步,正值鼎盛的道门可不是倾颓衰弱的剑宗,其争斗所涉及之广,影响之大,牵扯之深,在没有秋叶的前提下,绝不是一两个人就能轻易掌控局面的,而在这等局势中,一个尚不足而立之年的齐仙云,一无威望,二无根基,三无青尘等人的通天修为,拿什么去争,又凭什么去争。

    所谓的女子掌教也终究只是一句笑谈罢了。

    一名白衣女子怀抱着瑶琴,缓缓走上通仙台。

    此时的通仙台已经人去台空,皇帝陛下和四位庙堂重臣在落雪后就已离开此地,只剩下满地素白。

    女子摘下腰间的碧玉葫芦,席地而坐,将瑶琴横在膝上。

    古琴通体漆黑,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不过琴弦却是新换的,多少有些不太协调。

    这张琴从女子还是少女时就一直陪着她,至今已经有七十个年头。

    她伸手轻拨琴弦。

    琴声铮铮,使得漫天落雪骤然一凝。

    齐仙云能够引来大雪,并非是因为她的修为已经可以改换天时,六月飞雪,只是本来就有一场大雪将至,齐仙云只是顺势而为,将这场大雪提前了一日。

    本来,她打算趁着明日落雪时,再去一趟梅山,只是如今却是乱了行程。

    她望着漫天大雪,怔然出神。

    那一年也是东都大雪,那时的东都还是大郑国都,不过已经初现乱象,她和那人一起在雪夜中并肩杀人,杀了一个又一个。

    那人那时还不是什么王,更不是什么皇,就是一个与她一般无二的失意人,不得不说女子心思莫测,有些时候,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何时悄然变了态度,又是为何变了态度,也许是因为两个落魄之人的抱团取暖,也或许是她想要找一处避风之处歇一歇了。

    那她又是何时将这个当时还不如自己的年轻男子视为可靠之人?是在那场雨街夜战之后?还是自己满身泥泞地去他的小院时,他毫不犹豫开门的时候?

    记不清了,她只记那场夜雪可真大啊,杀人之后的尸体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落雪彻底掩埋,在大雪中,只有他们两人,没有林银屏,也没有其他人。

    秦穆绵打开碧玉葫芦,喝了一口酒。

    酒液入喉,带来一丝暖意。

    她转头朝另外一个方向,想起那个与她一路同行的年轻人,嘴角悄然绽起一抹笑意。

    来来去去,去去来来,旧人换新人,其实都是同样的人。

    龙王台上,齐仙云是第一次驾驭如此多的雪剑,手法难免生涩,所以她干脆将漫天密密麻麻的雪剑以银河倒泄之势轰然砸下,就算是埋,也就要把徐北游给活埋了。

    前一刻,无数看客还觉得飞剑蔽日,后一刻,那些雪剑就悉数落入人间,那些雪剑的数量实在太多,以至于层层叠叠拥簇在一起,仿佛是一道巨大无比的白色雪柱从天而落。

    徐北游几乎在一瞬间就被不计其数的雪剑彻底镇压,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龙王台上出现了一座“雪山”。

    不过齐仙云的脸色不见轻松,满是凝重。

    因为除天岚之外的其余七剑仍在与七位年轻俊彦激斗。

    下一刻,雪山轰然震动,继而开始肉眼可见的摇动,而且摇晃幅度还在逐渐变大。

    随着无数白雪簌簌落下,雪山上出现无数裂纹,最终轰然炸裂。

    无数落雪被重新托举回九天之上。

    一道身影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满头白发失去发冠禁锢,随风肆意而舞。

    在落雪中,仿若一尊亦正亦邪的天外仙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