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以一敌八又如何
    徐北游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b永久免费m看*小)说《w

    难道这位徐公子不满足仅仅是胜了一个齐仙云,还要将今日在场的诸多年轻俊彦挨个挑战一遍?

    片刻沉默之后,闵淳开口道:“徐公子境界高绝,我等远远不如,若是徐公子执意邀战,怕是有恃力欺人之嫌。”

    徐北游淡笑道:“闵兄所言有理,不过自徐某忝居天机榜次榜榜首以来,坊间多有议论,认为徐某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于是徐某今日就想与诸君战上一场,即是堵一堵悠悠之口,也是为徐某自己正名。”

    曾经“送”了徐北游一把紫电的赵廷湖开口问道:“不知徐公子想要如何较量?”

    徐北游一挥大袖。

    六把颜色各异的长剑列在身前,加上立在地上的天岚和玄冥,共有八剑。

    徐北游朗声道:“徐某共有八剑,分别是天岚、却邪、莫名、玄冥、紫电、赤练、白虹、黄龙,所以就请你们八人一同联手,与徐某战过一场如何?”

    徐北游声音激荡于整个龙王台上,此言一出,所有人终于哗然开来。

    诸位年轻俊彦脸色各异,众多围观看客被震憾得无以复加,而那些身份特殊的观战之人则在心中叹息,这位徐公子要一飞冲天的势头,恐怕是拦不住了。

    好一个徐公子。

    徐北游再次环视一周,缓缓道:“齐仙云、凌云、闵淳、赵廷湖、金蝉、颜如玉、霍溪沉、陈陌灵,八人对八剑,诸位,请吧。”

    霍溪沉笑道:“既然徐兄邀战,那霍某就不自量力来做这第一个出手之人。”

    话音未落,霍溪沉整个人已经飞身而起,十指连弹,剑光赫赫,正是他在豫州杀人时所用的分光剑,不过今非昔比,他在服用祁山仙药之后,踏足地仙境界,有形剑气化作剑光,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如海浪层层堆叠,席卷覆盖。

    徐北游伸手一招,“却邪,迎战霍溪沉。”

    却邪一剑应声而动。

    剑势如同乘风破浪。

    将层层剑光从中一分为二,直逼霍溪沉。

    霍溪沉脸色微变,剑势一变,原本如大江大潮的剑光骤然收敛,环绕于自己身边,晦明不定,好似云霞明灭。

    同时霍溪沉也沉声道:“诸位,还请助我!”

    既然已经有了霍溪沉开头,其他人也不好站着,赵廷湖轻笑一声,道了句“霍兄我来助你”之后,也飞身上了龙王台。

    赵廷湖是纯粹武修出身,他深吸一口气,周身关节轰然炸响,骨膜如同重鼓轰然作响,声音如战鼓作响。脊柱蜿蜒扭动,咔嚓之声不绝于耳,如同一条孽龙藏于萧烈的背后翻滚。周身血气直冲霄汉,天空中的浮云竟是被一冲而散。

    赵廷湖一拳轰出,从他的胸腹、肩膀、手肘、手腕、到拳头,依次响起一连串如爆裂声响,拳势破空,仿若炸雷响起。

    单以战力而论,武修冠绝诸多修士,从不是妄言。

    这一拳的气势之雄浑,拳意之精湛,已然有武道宗师的气象。

    徐北游第二次抬手,“紫电。”

    “迎战赵廷湖。”

    紫电一剑一闪而逝,转瞬来到赵廷湖的面前,却不是正面对抗这一拳,而是围魏救赵,如一灵蛇,蜿蜒辗转,直刺赵廷湖的所必救之处。

    赵廷湖不得不回防自救。

    就在此时,金蝉和颜如玉也一同入场。

    一袭白色僧衣的金蝉长诵一声佛号,手掌在胸前竖立,他整个人仿佛被“镀”上了一层耀眼金色,光彩熠熠,脚下落足之处步步生莲,朝徐北游大踏步醒来,一袭红衣的颜如玉所用手段却是与秦穆绵如出一辙,身后生出一对由血色雷光铸就的双翼,轻轻煽动之间,身形瞬息而动,来到徐北游的上方,五指化作元屠,当头抓下。

    徐北游弹指有二。

    “玄冥。”

    “迎战金蝉。”

    “白虹。”

    “迎战颜如玉。”

    两剑应声而动。

    只见一黑一白两道长虹交错而起,其中黑色长虹直奔金蝉而去,金蝉双手向前推出,以一双金色肉掌抵住玄冥,袖口破碎,身形不断向后滑去。

    白虹则是替徐北游挡下了颜如玉的一抓,使凌厉无比的元屠不能近其分毫,白虹如她的前任主人张雪瑶一般,凌厉骄傲,毫不掩饰其剑气之盛,以刚猛霸道之威势,化为一道长虹,冲霄而起。

    四人出手,徐北游同样出剑有四,仅仅凭借四剑之力便挡下了四位年轻才俊,而徐北游本人则是站在原地,负手而立。

    若有所思的闵淳豁然起身,跃上龙王台,拔出腰间长刀,简简单单向前一递。

    没有气冲斗牛的无匹刀气,没有黑云压城的奇异景象,只有不断厮杀中积攒下来的杀伐之意。

    单论境界修为和术法神通,闵淳不如齐仙云,但是以杀人数量而论,齐仙云这位道门骄女恐怕比不上沙场出身的闵淳的一个零头。

    徐北游伸手一抹,淡然道:“赤练,迎战闵淳。”

    一道红芒裹挟着滔天杀气,直奔闵淳而去。

    若论杀伐,诸剑中犹以赤练最重,它最后一次大开杀戒,屠戮三千人,只论杀人数量,怕是比起在场的所有年轻俊彦加起来还多。

    闵淳的这一刀有半数都在杀伐气势上,面对赤练的滔天凶焰,气势顿时十去七八,再难有所作为。

    陈陌灵一直旁观良久,此时忽然一步踏出,抽出腰间的绣春刀。

    抽刀无声无息,只有一抹寒光掠过。

    他本想寻找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最好是能踏在徐北游“换气”的节点上出手,旧气已尽,新气未生,然后一刀制敌。

    可惜这么半天过去了,他仍旧没能等到徐北游气尽之时,反倒是他自己受到气机牵引,不得不提前出手。

    陈陌灵绣春刀一斩,由实转虚,刀刃若隐若现,似有似无,此为暗卫府的虚刀术,有须弥芥子之神异,可伤人于无形,也可以无形伤有形。

    徐北游再一振袖,“莫名,迎战陈陌灵。”

    借助诛仙剑气化形而出的莫名剑同样聚散无形,化作一团蒙蒙紫青之气,涌向陈陌灵的“虚刀”。

    一瞬间陈陌灵的刀势仿佛陷入到泥泞之中,进不得,退不得,进退不得。

    至此,六位年轻俊彦先后出手,也仅仅是逼得徐北游出剑有六,还未能有一人让徐北游亲自出手。

    此时场间只剩下两人,分别是立于云上的齐仙云,以及藏匿于人群中的凌云,这两人算是八人中修为最高之人,当下的八位年轻俊彦算是连接一心,不求胜过这位徐公子,只求不输得那么难看。

    现在就看此二人了。

    徐北游轻笑道:“两位都是掌教真人的高足,剑宗徐北游,还望不吝赐教。”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