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所谓龙王台论道
    皇城。

    一身玄色帝袍的男子在司礼监掌印太监张百岁的陪同下登上通仙台,正如徐北游所推测的那般,站在这儿的确可以眺望梅山明陵。

    历朝历代,每位皇帝登基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修建自己的陵墓,短则四五年,多则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修建明陵所用的时间算是不长不短,大概有十年左右,而萧玄自己的陵墓,则在承平十五年的时候就已经完工,只待帝后两人中有人先走一步,便可以正式启用。

    此时的通仙台上已经早早站着一人,一袭华美麒麟服,正是朝堂三位正一品武官之一的天策府掌印都督,赵无极。

    赵无极微微躬身抱拳,“陛下。”

    皇帝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然后问道:“那些人的身份确定了?”

    赵无极沉声道:“这次由赵师傅亲自出手,确定是鬼王宫的贼子无疑。”

    皇帝嗯了一声,面无表情。

    不多时后,又有两人登上通仙台。

    其中一人头戴乌纱,脚踏皂靴,身着一袭黑色广袖飞鱼公服,腰间束有一条虎头玉带,正是有暗卫府“府主”之称的傅中天。

    更》新最+快:上fh

    另外一人衣着打扮与傅中天相差无几,只是变成了窄袖飞鱼服,愈发显得身形挺拔,也不是旁人,暗卫府右都督魏无忌。

    两人登上通仙台之后,不等两人施礼,皇帝陛下已经摆手示意他们无须多礼,直接开口问道:“可曾查出那人的身份?”

    傅中天和魏无忌对视一眼,傅中天上前一步,沉声道:“回禀陛下,已经有些眉目了,若是微臣所料不错,此人应是草原汗王。”

    “林寒?”萧玄轻笑一声,意味难明道:“朕的这位舅舅已经暗中来到帝都?”

    傅中天脸色凝重道:“是。”

    皇帝陛下收敛笑意,问眼前的三位重臣,“如果朕想要让这位舅舅在帝都多留些时日,你们有几成把握?”

    一位正一品武官,两位从一品武官,三人一时间尽皆沉默不语,最终还是赵无极主动开口道:“陛下,有青尘和慕容玄阴两人亲自护卫,除非是道门掌教真人秋叶亲自出手,或者陛下调动大军围困,否则很难有把握留下这位草原汗王。”

    萧玄似乎对此早有预料,淡然道:“若是这两人诚心联手,就算是秋叶愿意亲自出手,也未必有十足把握,对了,道门那边怎么样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张百岁说道:“虽然首徒之争还在继续,但是部分殿阁之主已经离开玄都。”

    皇帝陛下略微沉思,缓缓说道:“根据各方谍报汇总,这次要面对的阵仗不小,而且这还仅仅是摆在明面上的部分,再加上那些藏在水底下的后手,不可有半分马虎大意。”

    张百岁、赵无极、傅中天、魏无忌四人齐声应诺。

    魏无忌轻轻说道:“陛下,佛门素来与东北牧氏关系密切,又常常与道门狼狈为奸,两面三刀,同样是不可不防。”

    皇帝随意一挥大袖,点头道:“魏无忌说得有理,此事朕心中自有计较。”

    魏无忌微微低头,不再说话。

    几大宗门插手庙堂俗世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当年的十年逐鹿便可见一斑,如今无论是魏王,还是草原汗王,其背后同样有修行宗门的影子,甚至是表面上对朝廷恭顺无比的辽王也同样如此,朝廷这么多年来之所以会容忍一位异姓王坐镇辽东,除了牧氏在东北三州树大根深的缘故之外,与站在牧氏身后的佛门也不无关系。

    哪怕萧玄是皇帝之尊,君临天下,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位列“三教”的宗门,其深厚底蕴所带来的威慑之力,足以让整个大齐朝廷也忌惮三分。

    历朝历代以来,灭佛的帝王足有三位,可时至今日,三位帝王随同他们的王朝江山俱已被风吹雨打去,而佛门仍旧是那个屹立不倒的佛门,虽然连续换了几处祖庭,但仍旧受万千香火供奉。

    就在此时,在这个晴朗的冬日,忽然炸起一声冬雷。

    君臣五人俱是转头望去。

    皇帝陛下不再继续谈论正事,而是说了一句题外话,“朕记得知南那丫头提过一句,齐仙云要在今日挑战徐北游。”

    三位顶尖武官没有说话,唯有张百岁开口道:“回禀陛下,齐仙云于龙王台约战徐北游,蓝相、韩相、大都督、端木都督以及诸位王爷均是前往观战,瞧这架势,应该是打起来了。”

    皇帝陛下嗯了一声,轻笑道:“道门小姑娘不知轻重,恐怕要自取其辱了。”

    龙王台。

    天雷轰然落下。

    好似是大难临头,任凭你是地仙境界又如何?

    徐北游不闪不避不让,面对滚滚天雷,举起手中玄冥。

    与当年师父公孙仲谋手持玄冥,如出一辙。

    他在心中默念了一声,“剑十三。”

    漆黑的玄冥剑身上散发出幽深光泽。

    徐北游轻描淡写地向上递出玄冥。

    一道浩大磅礴的剑气逆流而上,直冲九霄。

    天雷直接被从中一分为二,还未落地便已经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

    甚至天空中的厚重乌云也被冲天剑气从中分开,露出一线蔚蓝天幕。

    拨云见日,蔚为壮观。

    不说周围的围观百姓,就是一众年轻才俊也看得瞠目结舌,徐公子的剑道,竟是霸道到这种程度?

    那可是煌煌天雷啊。

    根本不讲道理,就这么一剑斩了。

    更重要的一点,众人皆知徐北游身怀诸多剑宗名剑,而迄今为止,即便加上天岚,他也仅仅用了两剑而已。

    齐仙云的身形出现在天幕之上,面陈似水,没有继续动作。

    九霄雷几乎已经是她的最强手,结果却被徐北游轻描淡写地破去,若是再强行出手也是自取其辱罢了。

    徐北游将手中玄冥拄地,右手抵在剑首上,另外一手负于身后,尽显高手该有的岳峙渊渟风范。

    现在除了蓝玉等寥寥数人之外,其余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这位徐公子到底是什么境界?在他刚入帝都的时候,应该只是地仙六重楼左右,与周铜一战之后,元气大伤,就算跌落到地仙四重楼也不足为奇,可今日再看,徐北游非但没有半分元气大伤,反而是境界比起刚入帝都时还犹有胜之,换句更直白的话来说,如今的徐北游再次破境,可能是地仙七重楼,甚至是更为惊世骇俗的地仙八重楼境界。

    否则齐仙云不会败得这么彻底,几乎没有太多反抗之力。

    徐北游环视周围一圈,微笑道:“这次的龙王台‘论道’,既然是效仿当年的碧罗湖论道,那么仅仅是一人怎么够?听说诸君与徐某同列天机榜之上,不如也来台上一展身手,如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