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一截天雷即一剑
    徐北游的剑九好似一场瓢泼大雨,磅礴落下。

    更令人称道的是,这场名副其实的剑雨竟没有丝毫外泄,没有一把剑落向那围观的数千看客,只是将整个龙王台笼罩其中。

    齐仙云手中出现一把油纸伞,如一朵莲花在她的头顶绽放,将漫天剑雨隔绝在伞外。

    剑雨撞击在伞面上,如金石之声细密急促,似是万千弓弩激射。

    剑雨过后,徐北游一步来到齐仙云的面前,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第二剑,玄冥。

    剑修手中有剑无剑,差别极大,正如上官仙尘当年所言,三尺青锋在手,当独步天下。换言之,上官仙尘独步天下的前提也是要有三尺青锋在手。

    徐北游以剑十二起手,手中的玄冥落下时,一道圆弧形剑气出现,接着是两道、三道、十道、百道,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密密麻麻的剑气层层叠叠,声势浩大。

    齐仙云放眼望去,无形剑气已然遍布整个视线,她表情不变,举起手中水龙吟。

    她一踩地面,如踏罡步斗,以剑画符篆。

    有风自天外来。

    接着天风凝结成刃,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

    淡青色的风刃同样铺天盖地,比起徐北游的剑气分毫不差。

    风刃对剑气。

    如同战场杀伐,连绵响起无数道金属铿锵之声,不断有剑气和风刃溃散。

    道门和剑宗本是一体,剑宗会用剑,道门自然也会,只是道宗更重术法一途,这也是剑宗与道宗的最大分歧所在。

    下一刻,两人同时消失不见。

    冷冽剑光不断出现,然后消失。

    继而是一连串金属挥击碰撞之声。

    当两道人影重现出现时,只听当啷一声,水龙吟掉落在地。

    徐北游神色依旧,而齐仙云的一只袖口却是悉数破碎,雪白手腕上更是被留下了一道细如红线的剑痕。

    齐仙云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素手在身前一抹,青丝上依次排列的九支银簪飞起,排列身前。

    此物名为飞龙簪,本是掌教夫人齐仙云萱的随身宝物,后被她传于齐仙云,飞龙簪共有十八之数,寓意道门的地仙十八楼,只是如今的齐仙云还驾驭不得十八支飞龙簪,九支已经是极限。

    齐仙云一挥手,九支银簪气势如虹,分别刺向徐北游周身的九大窍穴。

    徐北游横起手中玄冥一扫,一道扇形剑气出现在他的身周。

    然后就看到九支银簪被磅礴剑气被毫不留情地冲散,四散而飞。

    以徐北游为圆心,一片空白不断放大开来,在这片空白其中只有肆虐翻滚的剑气,却又不伤地面分毫,不得不说,徐北游对于剑气的掌握的确已经渐入佳境,登堂入室,迈进“大家”的门槛。

    九支银簪飞回齐仙云身边,仍旧是排列成阵,将她护住。

    剑气席卷而过,接连传来十数下尖锐急促的金石之声。

    当剑气散去,现出女子身形之时,女子双手上出现无数细密血痕,渗出血丝。

    徐北游与女子之间的距离已是咫尺之遥,举起手中玄冥一剑斩落。

    剑八,开山一剑。

    此剑最为刚猛霸道,以力服人,不讲道理。

    u更:;新最:《快z上\k

    “砰”的一声沉闷声响。

    女子倒飞出去,哪怕是九支银簪竭力牵扯,试图阻挡女子的后退势头,可仍是徒劳无功。

    这位道门骄女一直向后退到龙王台的边缘才勉强停下。

    周围的一众看客瞠目结舌,本以为会是一场势均力敌之战,怎么刚一上来就成了一边倒?是这位齐仙子太不济事,还是徐公子太强?

    如果说是齐仙云不济事,那么御苑较技又该怎么说?难道那么多输给了齐仙云的年轻俊彦都是假的?既然并非齐仙云不济事,那么也就是这位徐公子太强了。

    原本觉得徐北游是不敢在御苑出手的人,这会儿纷纷变了风向,哪里是徐公子不敢出手,分明就是不屑于出手才对。

    徐北游淡笑道:“胜负已分。”

    齐仙云站直了身子,抹去双手上的血迹,冷然道:“言之过早。”

    徐北游右手持剑,伸出左手道:“齐真人,请。”

    此时的观战之人中除了普通百姓,不乏真正的高手,尤其是当朝首辅蓝玉,一身修为近乎通天,位列天机榜第六人,所以面对这场年轻一辈中的巅峰对决,没有流露出丝毫震惊神情,倒像在看一场小孩子之间的打闹。

    韩瑄站在蓝玉的身旁,丝毫看不出两人是庙堂大敌,此时更是直言问道:“蓝相,你觉得犬子有几分胜算?”

    蓝玉虽然与韩瑄在庙堂上相争,但此时还是不偏不倚道:“八成。”

    韩瑄笑道:“八成啊,岂不是说那小丫头要自取其辱了?”

    蓝玉没有说话,反倒是同样可以名列天机榜的魏禁突然说道:“一个地仙八重楼,一个地仙三重楼,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韩瑄微笑道:“的确是胜之不武,可剑宗和道门之争,从来都不是公平较技。”

    蓝玉沉声道:“秋叶与公孙仲谋于碧游岛莲花峰上交手,老夫有幸观战,当时公孙仲谋是地仙十七楼的境界修为,而秋叶却早已跻身十八楼之上,又何曾公平了?换而言之,齐仙云早在两年前就已是人仙巅峰境界,而我在碧游岛见徐北游时,他连人仙境界的门槛都未曾摸到,两人之间年岁相差无几,辈分相当,师承相当,何来不公之说。”

    魏禁轻笑一声,“倒是这么个理,就如战场厮杀,哪管你是强是弱,只有活人和死人。”

    韩瑄皱了下眉头,“两人要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蓝玉摇头道:“那倒不至于,只是齐仙云还留有后手。”

    韩瑄哦了一声。

    此时龙王台上,齐仙云终于出手。

    这次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有些惊天动地的意味。

    只见齐仙云背后的大德雷音自行出鞘,落入她的手中。

    她以手中青锋指向头顶天空。

    原本的蔚蓝天空骤然色变,升起一道昏暗云雾。

    接着齐仙云如天师飞升,周身云雾缭绕,身形直冲天际,最后不见本人,只见云雾翻滚,雷电森然。

    远处马车中正在闭目养神的牧棠之睁开眼睛,惊讶问道:“这是什么手段?”

    萧白抬了抬眼皮,道:“应该是道门掌教一脉的秘传道术,总共七决,分别对应七峰,齐仙云第一次所用的是对应天璇峰的风万刃,这次所用的则是对应天枢峰的九霄雷。”

    天空中黑云翻滚。

    下一刻,一道霹雳炸响,一道足有两人合抱粗细的紫色天雷破开黑云从天而落,似是划开天际的一把长剑。

    以天雷为剑,一雷便是一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