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长虹挂空北游至
    韩瑄的府邸占地极大,偏偏住的人却极少,所以许多地方被开辟成其他用途,比如当下徐北游的闭关所在就是其中之一。

    #\☆f免sw费看2小》1说

    虽然韩瑄本身并不修行,但他身居高位多年,接触之人不乏张无病、赵青这等高手,自然也对此道略知一二,比不上公孙仲谋在公孙府中设下的“镜界”,但足以让徐北游安安静静地破境。

    其实早在腊月初一这日的凌晨,徐北游就已经出关,不过他没有急着前往龙王台,而是去了西院一趟,正巧赵青从外面回来,裹挟着一团寒气,甚至衣服和须发眉毛上还带着一层层淡淡白霜,两人进屋之后,他拍了拍身上,抖落了一层白色雾气,然后才与徐北游分而落座。

    不等徐北游开口询问,赵青已经主动开口说道:“最近帝都城里不太平,魑魅魍魉多了不少,想必你已经有所察觉,有些人想要在这座首善之城里搅弄起一些风雨,若是能重现大郑正明四十二年时的情形最好,最不济也要像太平二十年时那样,再掀起一场庙堂风波。”

    徐北游点头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赵青感慨道:“想要一个太平世道,何其难也。”

    徐北游道:“所以当今陛下的年号才会叫做承平,承继天下太平。”

    赵青一笑置之,“不说这个,说说你吧,几天不见又再次破境,虽说是仰赖了外物之力,但还是有些骇人了,你来找我,可是想请我助你一臂之力?”

    徐北游轻轻点头道:“有劳赵师傅。”

    赵青忽然转头朝龙王台方向望去,莫名说了一句,“这个做派,真是像极了年轻时的秋叶,我都怀疑这丫头是不是秋叶的私生女。”

    下一刻,赵青伸手在徐北游的肩头一拍,笑道:“你刚刚破境,气机不稳,境界不固,虚中透浮,所以我便帮你一把,稳固境界。”

    话音落下,徐北游感觉自己体内原本浮躁不安的气机骤然平静下去,如洪水入渠,归入气海,他正想向赵青道谢,就感觉有人在他背后向前一推。

    赵青笑道:“好人做到底,我再送你一程。”

    徐北游整个人腾云驾雾一般飞起,如一道长虹轰然飞向龙王台。

    龙王台,徐仪瞥了眼台上的齐仙云,问身旁的闵淳:“你说这位齐仙子对上那位徐公子,能有几成胜算?”

    闵淳想了想,说道:“以徐北游在秋台之战中展现出来的境界而言,应该有地仙六重楼左右的境界,再加上他手中的诸多名剑,完全可以做到越境而战,反观齐仙云这边,她应该有地仙三重楼的境界,与徐北游的境界相差太多,按常理而言是断无胜理,不过她既然敢主动邀战徐北游,难保手中没有什么厉害宝物,毕竟道门家大业大,有一两样可以越境而战的宝物也不足为奇。”

    徐仪嗯了一声。

    闵淳接着说道:“不过也不排除徐北游伤势未愈的可能,秋台一战,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与周都督拼了个两败俱伤,如今周都督仍是闭门不出,八成是伤势未愈,而徐北游除了行纳采礼之外,也没有怎么露面,甚至连御苑宴饮都未曾现身,想来身上带伤的可能也是极大。”

    徐仪哦了一声,恍然道:“也就是说这位道门仙子要趁人之危?”

    闵淳淡笑道:“也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徐仪不置可否道:“道门中人,诵的是神仙语,做的可从来都是自家事。”

    此时龙王台周围已经是人山人海,可还是不断有新面孔涌入其中。

    这次不再是年轻俊彦,而是朝廷庙堂上的权贵。

    首先来到此地之人,正是凌烟阁功臣第一人,坐镇庙堂接近一甲子的内阁首辅,也是位列“三公”之首的当今太师蓝玉。

    与蓝玉一道而来的则是与蓝玉分庭抗礼的内阁次辅韩瑄,有传闻说,韩阁老有望在有生之年将“三公”中的太傅收入囊中。

    历朝历代素有三公、三孤、三保之说,三公即是太师、太傅、太保;三孤,少师,少傅,少保;三保则为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

    一般来说三公三孤三保都是有衔无职,只作为勋衔加封,其中以三公最为尊崇,位于众殿阁大学士和都督之上,是为名义上的百官之首,等闲不会轻授,多为死后追封,终其大郑一朝,也唯有张江陵得以在生前被加封太师,以至于传出“张江陵看似首辅,实为摄政”的说法,这才有了后来张江陵身死后被抄家灭族的下场,如今皇帝陛下同样给蓝玉加封了太师之衔,其中意味就很耐人寻味了。

    两人现身之后,无疑将此处的气氛推至**,此起彼伏的相爷之声不绝于耳,也不知是喊蓝相爷还是韩相爷。

    随后则是大都督魏禁和暗卫府掌印都督端木睿晟两位顶尖武官,除此之外,还有两位货真价实的萧氏藩王,分别是灵武郡王萧摩诃和灵武郡王萧去疾,不过这一老一少没有现身,而是在远处的高楼中远远眺望。

    这些庙堂大佬们之所以会亲自到此,即是因为齐仙云和徐北游这两个身份不同寻常的年轻人,又何尝不是看在掌教真人、皇帝陛下、韩阁老、以及死去的公孙仲谋的面子上。

    在此之后,齐王萧白和辽王牧棠之同乘一辆马车来到人群外,煊赫藩王仪仗让周围空出好大一块空地,这两位仅次于魏王萧瑾的藩王在车厢中相对而坐,看不到台上的情形,却也愿意在这里耐心等待。

    同时也有帝都中的大小道门真人联袂而来,个个仙风道骨,气度不凡,看这架势八成是要来为齐仙云助阵的。

    毕竟道门势大多年,就是在天子脚下的帝都城中,也不会怕了谁。

    也有许多其他官员、帝都世家子弟轻车简从来到此处,不过因为如此多庙堂大佬在场的缘故,大多都是低调含蓄,没有半分张扬。

    这些大人物的到场,如同给这锅沸水又狠狠添了一把柴。

    人声鼎沸。

    最后,一行三人缓缓行来,为首之人是位带刀老者,他望向龙王台,轻轻摩挲着腰间刀柄,轻声笑道:“有点意思。”

    就在此时,有一长虹挂空而来,以一种蛮横姿态狠狠撞入龙王台。

    尘土飞扬四起。

    周围的围观众人下意识地以袖遮脸,以免吃沙子,迷了眼。

    尘埃散去,围观众人瞧见一道修长身影出现在龙王台上,着黑袍,满白发,腰间悬有一剑。

    尤其是满头白发,像极了当年的大剑仙上官仙尘。

    姗姗来迟许久的另一位主角终于现身。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