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龙王台上再邀战
    帝都城中从不缺乏热闹,更不缺乏凑热闹的人。

    时下就有传言说诸多年轻俊杰要在龙王台论道较技,效仿碧罗湖论道大会之事,决出当今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

    虽说各位才俊在御驾之前已经有过一番较量,但诸如徐北游、闵淳等人都未曾现身,尤其是被蓝玉在天机榜上点评为年轻一辈中第一人的徐北游没有出手,更显得齐仙云这个第一人有些名不副实,所以不少人都在期盼着,你是第一人,我也是第一人,既然这样,两人打上一场,就知道谁是真正的第一人了。

    有消息说,这次的龙王台较技其实就是齐仙云的倡议,这位道门骄女指名道姓地要挑战剑宗首徒徐北游,并放言徐北游不要丢了剑宗的脸面。

    这一句话便将两人之间的争斗上升到了宗门层面,若是徐北游避而不战,那丢的便不是他个人的脸面,而是要让剑宗也跟着蒙羞,而且剑宗和道门两家的恩怨绵延千余年,本就是生死大仇,无论怎么看,徐北游都非要出手不可。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帝都,恰巧那位徐公子正在闭关,就在有些人想要阴阳怪气地嘲讽几句时,已经与徐公子缔结婚约的齐阳公主站了出来,不但替他应下了齐仙云的邀战,而且将日期定在腊月初一,这下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两位尊贵女子的隔空对话,让许多人不禁又展开许多捕风捉影的猜测,莫不是这位徐公子做过什么负心薄幸之事?要不怎么会让这位道门贵女如此不依不饶,甚至还惹出了公主殿下亲自出面,要说这里头没点故事,打死他们都不信!

    许多不明就里之人难免要对这位徐公子心生怨念,你娶了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也就罢了,怎么还这般不知足,又去招惹齐仙子?难道真不打算给其他人一点活路吗?

    也有幸灾乐祸之人,看吧,让你自己占了如此大的福分,这下遭报应了吧?两女相争,必有一伤,若是一个不小心变成两败俱伤,你这位徐公子怕是要里外不是人,得罪了天家贵女,再得罪道门贵女,以后还能有好果子吃?

    所谓恨人有,笑人无,人心本炎凉,不过如此。

    不管怎么说,这场龙王台“论道”算是定下,到了腊月初一这天,偌大一个龙王台早早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说起龙王台,与名声斐然的秋台大大不同,它并非楼台,真的就是一座方方正正的台子。

    龙王台本是一座龙王庙,专司祈雨之事,后来有两名修士在此大打出手,将偌大一座龙王庙夷为平地,朝廷在花费好大气力将两名违禁修士捉拿归案之后,不想再花费银钱重建龙王庙,干脆将庙宇的残骸废墟清除,在原本的地基上平整为一块空地,再铺设石板,于是就有了今日的龙王台。

    正因为龙王台是因为两名修士交手而造就的缘故,所以不少修士开始选择在此地交手,久而久之,朝廷也默认了此事,此地便成了公认的修士较技所在。

    齐仙云率先在此现身,一袭羽衣飘飘,满头青丝被九支银簪束起,背后负有两剑,不愧是名中有一个“仙”字,仅仅是立在那儿,便觉得仙气自生,引得满堂喝彩。

    齐仙云安静站在龙王台的西侧位置,眼眸低垂,无喜无怒,对于周围密密麻麻的看客视如无睹,看不出半点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态。

    她是个喜静之人,不喜欢热闹,更不喜欢如此大张旗鼓行事,她本想在私下邀战于徐北游,只是徐北游拒绝了她,无奈之下,她只能出此下策,用剑宗和道门的名头把这位徐公子给逼出来。

    o看2|正y版!j章节9i上).(

    至于她为什么要跟徐北游过不去,除了知云的原因之外,更多还是各自宗门的缘故,两家结仇多年,在徐北游看来,公孙仲谋死在了秋叶的手上,是杀师大仇,而在齐仙云看来,徐北游在江都夺取道术坊,也是大大折损了道门的颜面,无论是凌云,还是她齐仙云,都必然要向徐北游讨回一个说法。

    此时的龙王台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来晚的人只能挤在人群外头,不过在距离龙王台最近的地方还有许多被刻意留出来的位置,留给那些同样登上了天机榜的年轻俊杰。

    在齐仙云现身之后,徐北游迟迟没有现身,反倒是一位位年轻俊彦先后出现。

    最先出现的是占了地主之谊的闵家公子闵淳和西河郡王徐仪,上次御苑御前较技,闵淳并未出现,委实是因为在秋台见过了那位江都徐公子的出手后,一时有些意兴阑珊,既然徐北游不去,他也不想去凑那个热闹,这次他之所以出现在龙王台,同样还是因为徐北游要再次出手,他当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第二个出现的是暗卫府陈陌灵,他本不愿来,之所以会出现在此地,则是因为师尊傅中天的命令。

    然后是佛门金蝉和玄教颜如玉,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此地,不像是两个宗门的对手,倒像是出身于同一个宗门的师兄妹。

    再然后便是四俊中有“卧虎”之称的赵廷湖,与女子花瓶儿并肩而至,穿过重重人群来到龙王台前,宛若神仙眷侣。

    很快又有刚刚到京而没有赶上御苑宴饮的世家公子霍溪沉到场,他这次入京也是为了那位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徐公子而来。

    最后则是道门掌教真人凌云带着知云赶到,不过两人要低调含蓄许多,没有去龙王台前出风头,而是在一个靠后的位置站定,并肩而立。因为两人没有身穿道门真人道袍,就是一身简简单单的普通道袍,再加上周围也都是寻常看客,没人能够看出这两人与龙王台上的齐仙云同样都是掌教真人的亲传弟子,只把他们当作是寻常道门弟子。

    距离龙王台较远的地方停着一驾马车,赶车的是两名女子,车厢内则是一大一中一小三名女子。

    年纪最小的萧元婴撩开车帘,遥遥望着龙王台,问道:“姐姐,那个女人会赢吗?”

    萧知南神情温柔,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微笑摇头道:“不会。”

    林锦绣有些茫然,问道:“那名女子是谁?”

    萧知南道:“是道门掌教真人的弟子齐仙云。”

    林锦绣微蹙眉头,愤然道:“这些道门的臭道士就喜欢仗势欺人。”

    萧知南忍俊不禁道:“这些年来道门一家独大,他们习惯了欺负别人,偶尔被别人欺负一下,就难受的不得了,半点也忍受不得。”

    萧知南望了眼齐仙云,轻声道:“既然齐仙云要不依不饶地讨要一个说法,那我们就给她一个说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