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神游万里收黄龙
    气机大涨的徐北游默念一个“收”字,将指尖的诛仙剑气弹出,七剑骤然合拢,把正在移动的上清大道君塑像完全禁锢。

    徐北游上前几步,仔细端详这尊塑像,目不转睛。

    这座上清大道君塑像的年头不算太长,大概也就几十年,远没有成百上千年的岁月沉淀和终年香火供奉产生的庞大愿力,不过因为位于皇城之中,浸染了天子之气,有了几分神异灵性,再加上塑像篆刻有繁琐晦涩的道门符篆,使得这座雕塑不但可以成为黄龙的载体,还能如此气势威猛骇人。

    徐北游甚至还有一种感觉,这尊塑像与冥冥之中的剑宗祖师真有一种莫名联系,所以他先前才会问塑像,“祖师要往何处去?”

    可惜塑像没有给他回应。

    徐北游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塑像。

    蹲在他肩头上的斑斓“喵”了一声,似乎在提醒他小心。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掌触碰在上面。

    仿佛炸雷于耳边骤起。

    徐北游有一瞬间的失神,思绪杂乱飘荡开来,悠悠晃晃,不做停留,彻底发散,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师祖上官仙尘乘剑出海,万千飞剑尽相随,道门老掌教紫尘骑龙下山,紫气东来两万九,有那剑宗三十六,有那一气化三清,两位几近天上仙人的当世高手全力出手。

    继而又见滚滚大江,江上天幕昏暗云遮雾绕,有师祖上官仙尘开天一剑硬撼九重天劫,剑气沛然,雷电森森,最后斩断天门;也有傅先生的步步生莲,脚踏金桥,口诵道德真言,以六大至宝起手镇乾坤;更有萧皇的天子一剑,剑首起于江都,剑尖止于中都,以东都和北都为剑锷两侧,横贯了大半个天下,何其壮哉!

    如此境界,才能算是真逍遥。

    又是一声雷响,眼前所有景象如风吹烟散,尽皆消散不见。

    这一刹那,徐北游仿佛立于九天之上,茫然四顾,脚下是山川草木,头顶是日月星辰。

    这种状态他并不陌生,他修炼未央剑经时曾神魂出游,不过离体几百丈,而如今却是直入九天,神游万里。

    徐北游茫然四顾,不见去路,不知归路。

    不过有一点徐北游很清楚,此时正是他千载难逢的大机缘,他想要在短时间内攀升境界,就势必要抓住这一丝可遇而不可求的明悟,学无数谪仙大材那般一步登天。

    徐北游抬头向上望去,星辰涌动,一条银河横贯其间。

    徐北游低头向下望去,山川江河,座座城池星罗棋布。

    上为天,下为地。

    这绝非是寻常地仙可见,料想应是上清大道君当年所见。

    若是曾经饱览无上风光公孙仲谋得此机缘,未必不能踏出最后一步,登顶地仙十八楼境界。

    可惜徐北游不曾看到过九天之上的风光,只能一步入地。

    一声若有若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既然不得凌云渡,且留人间做地仙。”

    话音未落,徐北游猛然一顿,然后向下一头扎去。

    脚下大地越来越近,徐北游看到的事情也就越来越多。兴许是心意所在,所看到的大多是与剑宗相关的人或事。

    起初,有一名青衣道人背负剑匣,驮剑二十三万,手持竹杖踏浪而行。

    然后,有一名白发男子脚踏剑龙出海,身后还有万千飞剑随行。

    继而,一白发老者再负剑匣,孤身一人。

    徐北游可以“看”到,老人背着剑匣走过,来到西北塞外,看到了一个抓着夏蝉的小孩子。

    最后,背剑匣老人的与握蝉的孩童相遇,剑匣大开,一剑出世。

    那一剑通体玄黑之色,从剑柄到剑身有紫青两气如同两条长龙纠缠,外有白色光芒笼罩,内有赤光隐现。

    诛仙。

    第三声雷声响起,徐北游的身形再度不由自主地上升,飞入九天之上,看到天地之间有十二道凌厉剑气。

    其中七道剑气一起朝徐北游破空而来,环绕于他的身周,另外还有五道剑气如割据一方的诸侯,原地不动,桀骜不驯。

    此时距离他不过咫尺之遥的的是一道金色剑气。

    这道金色剑气不断变化,最终化为一把长剑,剑鞘如龙身,剑锷如龙爪,剑首为龙首含珠。

    如果说赤练是巨蟒,杀伐霸道,那么此剑就是蛟龙,堂皇王道。

    王霸之争绵延数百年,说到底是殊途同归。

    机关算尽,屠戮苍生,换来一个面南坐北。

    史书寥寥数百字。

    何须管他是流芳千古,还是遗臭万年?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作势要握住此剑。

    此剑瞬间剑气大盛,刺在徐北游的手掌上,渗出许多鲜红血丝。

    徐北游没有缩回手,仍是保持着这个姿势,闭上眼睛,回想起先前所看到的一切。

    列位祖师,剑三十六,剑匣诛仙,以及在巨鹿城时所用的斩龙一剑。

    悠悠吐出一口浊气。

    徐北游猛然握住剑柄,不顾手掌被剑气刺穿而鲜血淋漓,直接以五指捏碎了金色的剑气。

    几乎就在同时,黄龙开始猛烈挣扎起来。

    徐北游感觉自己手中好似握住了一条蛟龙,金色剑气壮大磅礴冲九天。

    徐北游袖口尽碎,满头白发失去束缚,随风乱舞,身形不断向后退去。

    可他仍旧是半分也不松手,平静道:“归鞘。”

    徐北游猛然坠向脚下云雾缭绕的大地,眼前一片黑暗。

    待到他回神之后,发现自己仍旧是身在三清殿中,手掌还按在上清大道君的塑像上。

    斑斓依旧蹲坐在他的肩上,只是不知何时,双眼从金色变回了蓝色。

    徐北游低头望去,只见原本在上清大道君怀中出鞘一尺的黄龙剑不知何时已经归鞘,并且被他握在了手中,不过刚才的地仙七重楼境界也重新坠落回地仙六重楼境界,仿若昙花一现。

    鬼使神差,徐北游握住黄龙,望向上清大道君的塑像,轻声说了个“去”字。

    上清大道君的塑像向后轰然退去,回归原位。

    徐北游回首四顾,除了手中多了一把黄龙,其他一切又都变回原样,仿佛刚才只是大梦一场。

    斑斓“喵”了一声,从徐北游的肩头上跃下,一路小跑出了三清殿,来到萧知南面前,跳入主人的怀抱。

    萧知南轻声问道:“怎么样?”

    斑斓很是人性地点了点头。

    萧知南微微一笑,迈步往殿内行去,刚好徐北游拿着黄龙往殿外行来,两人走了一个对脸。

    两人一起停下脚步,相视一笑。

    萧知南望向徐北游,柔声问道:“拿到黄龙剑了?”

    徐北游轻轻点头。

    一向都是智珠在握的萧知南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仿佛放下了一桩心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