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猫和剑斑斓大人
    凌烟阁外有三清道殿。

    三清殿中除了供奉有道祖像外,还有三位大道君的塑像陪侍,在上清大道君反出道门自立剑宗之后,太清大道君隐退,玉清大道君一家独大,以嫡系正统自居,排挤太清一脉,将上清一脉斥为叛逆,如今已经很少能见到三位大道君同殿并列的景象。

    萧知南提议道:“进去看看?”

    徐北游想了想,点头说了个好字。

    三清殿占地极大,足有寻常的三层楼之高,踏进殿门便可见三尊两丈之高的塑像巍然而立,玉清大道君居中,太清大道君居左,上清大道君居右,其中玉清大道君怀抱三宝如意,太清大道君手持拂尘,唯有上清大道君怀中抱剑。

    徐北游站在塑像前仰头而望。

    萧知南也随着他的视线望去,目光落在上清大道君怀中的那口剑上。

    与身材巍峨的上清大道具塑像相比,他怀中的这把剑着实小了点,只有三尺长短,若是正常人拿在手中的确可以称之为剑,可在两丈之高的塑像怀中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与其说是剑,倒不若说是一把“匕首”。

    徐北游手中结成剑诀,朝着此剑遥遥一指,殿内瞬间剑意大盛,萧知南感到一股沁凉之意,由外而内浸入肌肤,让她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斑斓,一直懒洋洋的斑斓猛地睁开双眼,有幽蓝光芒一闪而逝,一股暖流传遍萧知南的全身,将剑意带来的寒意一扫而空。

    徐北游轻轻感慨道:“这把剑是活的。”

    萧知南微笑道:“此剑名为黄龙,剑宗十二剑之一,在剑宗倾覆之后落入道门剑峰峰主的手中,后来转赠于父皇之手,父皇说了,你若能将此剑取走,便算是我的嫁妆。”

    徐北游喃喃道:“好一份意外之喜啊,若是有此剑,我有望踏足地仙八重楼境界,若是再有五毒剑,求一个地仙十楼也非是难事。”

    萧知南向后退出一步。

    徐北游五指伸张,往下虚按。

    在他身周依次浮现却邪、玄冥、白虹、赤练、紫电,再加上他腰间的天岚,以及借以剑气所化的莫名,足足七剑。

    几乎就在同时,上清大道君的塑像开始轻微摇晃,而且幅度越来越大,摇落粉尘碎石无数,这座在此伫立了数十年的塑像似乎要走下神坛。

    徐北游轻声道:“知南,退出殿外。”

    萧知南道了一声小心,转身走出殿外。

    此时那尊上清大道君的塑像已经脱离了另外两位大道君的塑像,挣脱所有的束缚,拔出根祗,轰然而动。

    徐北游抬头望去,上清大道君塑像怀中的黄龙不知何时已经出鞘三寸,剑光迸射,使得整个大殿蓬荜生辉。

    徐北游脸色如常,平静问道:“祖师,你要往何处去?”

    三清殿距离甘泉宫并不算太远,站在甘泉宫的通天台上便可遥望此处。

    此时的通天台上有两人站立,当今的皇帝陛下,素有“内相”之称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张百岁。

    皇帝陛下遥遥望向三清殿,问道:“大伴,你说徐北游能带走那把剑吗?”

    在这次天机榜中名列第九的张百岁回答道:“剑宗十二剑,因为各自主人不同而有强弱之分,如多年无主的天岚,就是一个不入流的武夫都能拿在手中,而上官仙尘的佩剑殊归,哪怕是地仙十二楼以上的大修士也不敢妄言能够轻易驾驭,这把黄龙本来排名不高,不过被供奉在皇城内的三清殿中多年,受天子之气浸染,徐北游想要收服它,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皇帝哦了一声,继续问道:“那公孙仲谋的玄冥和张雪瑶的白虹?”

    张百岁笑道:“此二剑是有主之剑,既然主人有意相赠,那么徐北游收服起来就要容易一些,而黄龙和赤练这等无主之剑,又通有灵性,收服起来犹为困难,更甚于那两剑。”

    皇帝点点头,再问道:“既然各剑之间有强弱之分,那么徐北游吸纳其中剑气神意之后境界攀升也有不同?”

    张百岁点头道:“这是自然,若是徐北游此刻能收服上官仙尘的殊归一剑,就是直上地仙十二楼也非难事。”

    皇帝轻轻说道:“当年公孙仲谋曾对朕提起过,他要用剑宗十二剑铸就一位无敌地仙,再配以仙剑诛仙和法剑青萍,就是面对道门掌教真人秋叶也有一战的资本,到最后他选择了徐北游来做这位无敌地仙,大伴,你觉得此子还要多久才能成为公孙仲谋所说的无敌地仙?”

    张百岁犹豫了一下,说道:“二十年。”

    皇帝陛下沉沉嗯了一声,面无表情。

    三清殿中,徐北游五指握而成拳,七剑环绕上清大道君的塑像落地,如同画地为牢成樊笼。

    七剑落地之后颤鸣不止。

    若仅仅是一把黄龙剑,倒也不会让手握七剑的徐北游如此大费干戈,关键在于黄龙本就是最上等的王道之剑,在这座三清殿中,又是身处皇城,黄龙占据地利之优,牵扯天子之气,让徐北游难以抵御。

    徐北游以剑十六起手御剑,一脚踏下,强行止住七剑愈来愈剧烈的颤鸣之势。

    上清大道君塑像怀中的黄龙剑出鞘一尺,龙头为剑首,龙爪为剑锷,剑柄如层层龙鳞覆盖,剑身笼罩着一层金色雾气,荡漾起无数涟漪,使得殿内剑光粼粼。

    上清大道君的塑像朝着徐北游缓缓挪移而来,徐北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伸出一指,指尖有一青一紫两道剑气盘旋不休。

    玉清殿外,萧知南抱着斑斓,难掩脸上一抹忧色。

    里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似乎并不如何顺利。

    在她怀中的斑斓舔了舔毛茸茸的爪子,望向玉清殿,一双宝蓝色的眸子中竟是开始飞快变幻颜色,最终定格在透露出几分诡秘的金色。

    然后它伸出爪子轻轻抓了下萧知南的手背。

    萧知南轻声问道:“斑斓,你要进去吗。”

    更c‘新+最m(快!\上e

    白猫极富灵性地喵了一声,如人答话。

    萧知南松开双手,它几个跳跃,飞身进了好似要天翻地覆的三清殿中。

    通天台上的皇帝也瞧见了那个如同白点的小东西,忍不住笑道:“哟,是斑斓大人出手了啊。”

    张百岁同样笑道:“既然有斑斓出马,那想来是不会有什么差错了。”

    两人言谈之间,并不将斑斓视作一只猫儿。

    三清殿中,斑斓轻轻一纵,跃上徐北游的肩膀,又是喵了一声。

    它的双眼中金光大盛。

    徐北游骤然感觉体内气机翻滚如潮水,竟是有直奔地仙七重楼而去的迹象。

    徐北游即惊且喜。

    难道这猫儿真能修仙?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