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请君暂上凌烟阁
    韩府的一间密室中,吴乐之已经遍体鳞伤,仍旧是一言不发。

    两名负责审讯的剑气凌空堂剑师脸色阴沉,鬼丁缓缓擦去手上的血迹之后,感叹道:“要我说啊,对付这种人,不能硬来,只能智取。”

    刚刚升为宸壬没有多久的年轻剑师看了眼前辈仍旧有残留鲜血的双手,问道:“怎么个智取法?”

    鬼丁平淡道:“其实也不能称之为智取,无非是做个买卖,问他想要什么,怎样才能交出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不相信他是一个为了主子就视死如归之人。”

    宸壬却是有些不同看法,道:“我听说读书人有个说法叫做士为知己者死,若是此人将张召奴视为知己,而张召奴又是死在咱们少主的手上,他铁了心要跟我们死扛到底,那又该怎么办?”

    鬼丁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人有三大丹田,下丹田气海,中丹田气府,上丹田紫府,只有踏足地仙境界才能打开上丹田紫府,只要没能打开上丹田,用些旁门手段从他的脑袋里知道一些事情也非难事,不过就是有些风险罢了,若是一个不小心将他弄成了傻子,偏偏又没能从他脑袋中掏出咱们少主想要的东西,那可就亏大了,所以此法还是要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再用。”

    宸壬点点头,不再说话。

    距离密室不远的一间偏厅中,韩瑄和徐北游父子二人相对而坐,韩瑄轻声问道:“如果吴乐之真是铁了心不愿意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徐北游对于一手把自己养大的韩瑄没有隐瞒的意图,道:“既然是做买卖,那就有赔有赚,谁也不敢保证一直有赚无赔。”

    韩瑄摇头道:“不会赔。”

    徐北游略微惊讶道:“怎么如此笃定?”

    韩瑄呵呵笑道:“既然吴乐之将自己视作读书人,恰巧我也算是读书人,让我跟他谈一谈,应该能谈出个子丑寅卯。”

    徐北游点点头,说了个好字。

    韩瑄起身往密室走去,徐北游则离开偏厅,回到自己的院中,开始每日例行读书。

    他不是儒门的读书人,却是个愿意读书之人。

    从太平寰宇记到书经直解,再到大洞真经,徐北游读书极杂,不仅仅是局限于儒家一门,涉及各家义理,应该算是杂家,这种不求甚解的读书读不出一个浩然正气,更读不出春秋大义,但可以明事理,知进退。

    入冬之后,白昼越来越短,此时已是卯时,外头天幕还是一片深蓝之色,大概还有半个时辰才能天色大亮。

    门外传来一阵轻轻脚步声,然后便是一串不轻不重的叩门声响。

    徐北游头也不抬道:“进来。”

    冯朗推开房门,轻声道:“少主,银烛姑娘来了。”

    徐北游放下手中书本,问道:“公主到了?”

    冯朗笑了笑,“想来应该是到了。”

    徐北游起身道:“随我去见公主。”

    冯朗应了一声,赶忙拿起披风跟在后头。

    来到门外,一辆马车已是静静等在这儿,身着一袭寻常棉衣的银烛坐在车夫位置上,仍是难掩俏丽之色。

    见到徐北游之后,银烛温婉一笑道:“请帝婿登车。”

    徐北游笑了笑,撩起车帘进了车厢。

    银烛将视线转向冯朗,似笑非笑。

    冯朗小心坐到银烛身旁的位置上,脸色微红,满是拘谨之态。

    刚刚在车厢中坐下的徐北游微微一笑,然后望向萧知南,柔声问道:“怎么这么早?”

    萧知南微羞道:“有些想你,便早些过来。”

    徐北游一怔,然后笑容灿烂如冬日里的暖阳。

    萧知南怀里抱着一只如雪团儿般的白猫,如人一般,带有三分雍容之态,卧在主人怀中,被主人轻轻抚摸颈毛,又有三分慵懒,半抬眼皮瞧了徐北游一眼,不掺半分浑浊杂质的蓝色眼珠中透出几分如人一般的阴沉威严。

    这只通体如雪的猫儿名叫斑斓,原是太后娘娘林银屏的宠物,论起年纪,比当今皇帝萧玄的年纪还大,当年林太后在世之时,这猫儿便是她的心爱之物,在太后娘娘仙逝之后,由长公主萧羽衣代养,后在萧知南长大之后,传到了她的手中。

    m唯#一正6版5,其u“他o都是o盗。版

    正因为此等原因,在寻常人称呼它的时候,都会缀上“大人”二字,谓之曰斑斓大人。

    似乎瞧出了什么不同,斑斓忽然来了精神,瞪大宝蓝色眼眸打量着徐北游,透出一股近乎实质的蓝光,让徐北游心头莫名生出一股子寒意。

    萧知南伸手在它的脖颈下挠了挠,柔声笑道:“斑斓,别闹。”

    斑斓舒服地眯起双眼,不再去看徐北游。

    徐北游也不去招惹这家伙,问道:“今天咱们去哪儿?”

    萧知南又摸了摸白猫的脑袋,轻声笑道:“我求了父皇的旨意,带你去凌烟阁。”

    徐北游即惊且喜,“请君暂上凌烟阁的凌烟阁?”

    萧知南轻柔抚过斑斓的脊背,点头道:“正是先帝悬挂功臣画像的地方,韩阁老的画像也在那儿。”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又称开国二十四功臣,分别是:魏王萧瑾、镇北王林寒、赵国公蓝玉、西河郡王徐林、莱国公魏禁、郑国公孙世吾、梁武郡王萧公鱼、申国公闵行、鄂国公诸葛恭、卫国公羊伯符、宋国公韩雄、康乐公谢公义、明英公韩瑄、豫襄公端木睿晟、勋国公曲苍、陈国公李如松、燕国公唐春雨、灵武郡王萧疏、卢国公张海九、永兴公李宸、忠勇侯陈涵、定武侯石勒、西河侯徐琰、南兴侯周景朝。

    时至今日,二十四位开国老臣大多已经凋零,唯有萧瑾、林寒、蓝玉、魏禁、孙世吾、韩瑄、端木睿晟等七人尚在人世,其他人等俱已作古,而这七人中除了萧瑾之外,其他人也都是垂垂老矣,风烛残年。

    七人之中,除去孙世吾辞官隐居,专事治学文章之外,其余六人俱是身居高位,权柄极重。

    萧瑾和林寒不用多说,自占一地,自成一家,几乎如一国之主无异。

    蓝玉和韩瑄,一为首辅,一为次辅,共掌内阁,总理朝政。

    剩余两人,魏禁执掌大都督府,端木睿晟执掌暗卫府,武官极致。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如此,萧皇在晚年时曾对在朝的四位大臣留有评语。

    “蓝玉善避嫌疑,应物敏速,决断事理,古人不过,而其意尚然诺,私于亲朋。”

    “韩瑄心术明达,性最坚贞,临难不改节,而总兵攻战非其所长。”

    “端木睿晟言辞辩捷,见事敏速,善和解人,而情实怯懦,缓急不可得力。”

    “于今名将惟魏禁一人而已,接替之人,惟张无病而已。”

    徐北游忽然想起自己初次去中都时候念叨过的一首诗。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燕云十六州。明日且登凌烟阁,扶剑受封万户侯。”

    自己今日可算是如愿以偿?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