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生死富贵皆有命
    天阴沉沉的,呼啸的朔风中夹杂着雪粒。

    帝都城内一栋二层酒楼中温暖如春,客座满堂。

    …首发1

    此楼名作流泉楼,是外城中一等一的酒楼,也是传承数百年的老字号。

    在一处二楼靠窗的位置上有两人对坐,其中一人已是须发皆白的老人,望向窗外的细雪,另外一人则是个年纪相差不多的道人,正在闭目养神。

    此时一楼的大堂中有一说书人,一人一桌一椅一醒木,将帝王将相编成故事,娓娓道来。

    这时候说的正是大楚朝大将军李孝成死守大江的故事,说到了李孝成一拳将后建大将完颜光生生打死,引来酒楼内食客的一片叫好之声。

    楼上观雪老人放下窗帘,收回视线,对正在闭目养神的同伴说道:“这东都城,我有些年头没来了,与几十年前相比,倒是没什么太大变化,这雪还是这般绵软,其实关内的雪都是一样,比起塞外的雪温柔太多。塞外的雪是会死人的,而这关内的雪,却可以做士子们的景色。当然也不是绝对,毕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道人没有睁眼,只是淡淡开口道:“这可不像是你的性子,怎么还学会伤花悲月了?”

    先前开口之人平静道:“只是感叹世事无常,以前我就不信命,总觉得自己有一天能叫日月换新天,不过经历的事情多了,才知道还是逃不出一个命字,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没有这个尊贵姓氏,而是一个平民家里出来的孩子,如今会是一个什么光景。”

    道人被这话勾起一点兴趣,睁开双眼,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这位做了许多年孤家寡人的老人,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平心交谈的对象,丝毫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感慨道:“如果我只是出身平头百姓家中,没有家世可以依托,就绝不会有我的今天,说不定就是个游手好闲之人,到老来老无所依,孤苦伶仃,哪怕是一个稍次一些的小家族,也顶多是个纨绔子弟的命,成不了气候。”

    道人若有所思。

    老人长叹一声道:“若真是那样,我这会儿可就不能在这里与你吃酒了,而是窝在某个宅子里,要么半死不活地躺着,要么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走路都难,即便再幸运些,身子骨还算硬朗,能够一树梨花压海棠,那也至多不过是个富家翁的命数而已。这就是命,有人生下来便能坐拥天下,有人挣扎了一辈子,还是上不了台面。天底下最大的不公,莫过如此,所以这天底下才会有那么多的人不服命,才会有人喊出了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

    道人玩味道:“那你信命还是不信命?”

    老人淡淡道:“命是什么?上古先贤说得很明白,命字,人一叩,你信了,服了,叩首了,这便是认命了。至于我,以前是不认命的,现在同样不认。”

    道人哈哈一笑。

    此时楼下的说书老人说完大楚李孝成,开始说本朝之事。

    先是说先帝爷孤身远赴草原,然后说那草原大战,说那徐林出兵,说那水淹大军,最后说到了先帝与道门掌教并行入中都。

    老人端着手中酒碗,面无表情地听说书人娓娓道来,久久未动。

    一直到一直到说书人说完,老者才将手中黄酒一口饮尽,望着窗外的阴霾,轻叹道:“萧煜。”

    ……

    韩府。

    两位年岁相差仿佛的老人坐在堂前,望着堂外的飘洒细雪,慢饮热茶。

    其中坐在客位上的老人身着黑色鹤氅,略带乌色的白发被一支玉簪束起,脸色沉凝,让一旁侍立的丫鬟有些头皮发麻,须知此老正是能让小儿止啼的端木睿晟,堂堂暗卫府的主官,权柄阴沉,朝野皆惧。

    至于另外一位老人,却也绝非寻常人等,甚至比端木睿晟还要高出一筹,韩府的主人,当朝次辅韩瑄,如果不是有此老重新出山,那么如今的庙堂还是蓝相爷的一言之堂。

    韩瑄呷了一口热茶,然后将茶杯放到一旁,轻声问道:“端木,咱们俩上次坐在一起喝茶是什么时候来着?”

    端木睿晟没有计较韩瑄对自己的称呼,笑道:“文壁,这可难不住我,我记得很清楚,是太平十九年腊月二十三,也是一个晚来天欲雪的惨淡光景。”

    韩瑄深深看了眼这个曾经也算是“同道中人”的端木睿晟,微微一笑道:“那可真是有些年头了,屈指算来,二十三年有余,着实不短。”

    端木睿晟轻叹一声,“那时候徐琰还在世,我们三人围炉赏雪饮酒,通宵达旦,至今回想起来,也是一桩莫大乐事。”

    “徐琰。”韩瑄笑了一声,意味难明道:“他可是陛下钦定的蓝相接班人,无奈没这个福分,不过知天命的年纪就离开人世,算是一桩憾事。”

    端木睿晟轻轻转动手中茶杯,脸上丝毫不显半分痕迹,同样点头感慨道:“的确是可惜了。”

    因为公主下嫁之事,端木家和韩家已经是站到了对立面上,就差撕破最后的脸皮,后来又闹出秋台之事,说是互相视为仇寇也不算错,端木睿晟之所以放下脸面来到韩瑄的府上,还是因为他与徐北游的约定,由徐北游出手为端木玉拔除体内的诛仙剑气,而他则将吴乐之双手奉上。

    此时的堂前的院子中还放置着一尊铁笼,没有半点遮掩,任由飘洒雪花落在上面,铁笼中有一人手脚被铁链束缚,蓬头乱发,雪花粘在上头,更显狼狈不堪。

    此人正是早先跟随张召奴南下江都的吴乐之,今沦落为阶下之囚,再无当日指点江山时的意气风发。

    韩瑄瞥了眼笼内的吴乐之,问道:“这就是张召奴的智囊?”

    端木睿晟轻淡道:“此人名叫吴乐之,原本在江南郁郁不得志,兴许是南橘北枳的缘故,后来随张召奴去了江北,一飞冲天,帮张召奴在江北兴风作浪出了不少力气,若非有张召奴庇护,这等人论罪死上十次都绰绰有余。”

    韩瑄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大约半个时辰后,风雪骤急,冯朗快步走来,在韩瑄耳边轻声耳语一句。

    韩瑄点点头,望向端木睿晟道:“南归那边好了,咱们过去吧。”

    当两名老人来到一处密室时,屋内还弥漫着浓郁到几乎化不开的血腥之气。

    端木玉躺在床上,已经沉沉睡去。

    徐北游双手满是鲜血,伸入铜盆中缓缓洗净。

    端木睿晟轻轻皱了下眉头,韩瑄倒是神态自若。

    徐北游洗净双手之后,看了眼盆中的血水,轻声说道:“端木公子体内的诛仙剑气已经被我悉数拔除收回,只是伤了元气,再将养些日子就好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