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晚来落雪一声谢
    徐北游没回韩瑄的府邸,而是去了距离韩府不远的一座府邸。

    这是两人的“婚房”。

    虽然公主成亲被称为“下嫁”,但终究还是嫁人,徐北游不是做上门女婿,自然不能住到公主府上,所以皇帝陛下赐下一座府邸,原本是前朝陵安公主的府邸,与正在改建的齐王府相去不远,待到两人成亲之后,徐北游便要从韩瑄的府中搬入此地,算是另立门户,成家立业。

    萧知南对自己的新家兴趣极大,这几天一直在这儿亲自监督改建事宜,当徐北游过来的时候,面上没有露出什么端倪,可心思细腻的萧知南还是一眼看出些许不寻常意味,不过她没有多此一举地开口相问,而是带着徐北游在新家中悠悠漫步。

    两人绕过影壁,过了月亮门,往后府行去,萧知南稍稍走在前头,轻声慢语地给他介绍这座府邸,徐北游跟在后头,多少有点心不在焉地应付着。

    走到后府,这里不出意外也有一方人工开凿的湖泊,萧知南停下脚步,驻足望着在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湖泊,道:“南归,你知道陵安公主是谁吗?她是前朝大郑神宗皇帝的妹妹,后来又嫁给了安国公为继室,再后来,她生下一个儿子,取名萧瑾。”

    徐北游问道:“魏王萧瑾?”

    萧知南点头道:“大郑朝的安国公就是我大齐的武祖皇帝,萧瑾是皇祖父的异母兄弟,也是我的叔祖,他这个人,被人说是生而知之的谪仙人,前知五百载,后知五百载,我不知是真是假,我只知道他是个被皇祖和父皇两代人视作心腹大患的人。”

    徐北游好奇道:“陛下把魏王母亲的旧邸赐给我们,难道有什么说法不成?”

    萧知南摇头道:“也许有,但是我没看出来。”

    徐北游忽然想起一事,说道:“初见你时,你跟我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当时不解其意,后来我开始读书,一直到现在也是,不求甚解,只求皆有涉及,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将各大经史典籍读了一遍,受益良多。”

    萧知南笑道:“读书使人明志,这话说的一点不错,不管是纯粹文人也好,还是赳赳武夫也罢,多读一些书,无论是史书,还是圣人典籍,哪怕是杂家,都没有坏处。”

    徐北游嗯了一声。

    将整个府邸走马观花地大致走了一遍后,天色已经昏暗,徐北游轻声道:“我送你回去。”

    萧知南点了点头,眼神中满是不再遮掩的温柔。

    徐北游伸手握住她的手,脸上终是有了点笑意。

    从偏门出来,早有马车等在这儿,两人相携同上了马车。

    刚才一直走着还不觉如何,进了马车之后就觉得有些寒意,披着披风的萧知南捧起一只小小的手炉,呵出一口淡淡白气。

    徐北游坐在一旁,双手置于膝上,缓缓说道:“知南,我今天见到齐仙云了。”

    萧知南并不意外,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这位道门骄女……”徐北游犹豫了一下,“行事的确有些霸道。”

    萧知南笑道:“我去齐州的时候,刚好她在齐州道门养伤,那时候我们两人也见过一面,没什么实质结果。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我是河中的鲤鱼,逃不出水的樊笼,她是天上的飞鸟,也注定不能入水,我们两人就算偶有交集,也注定难成好友,说到底,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徐北游笑了笑,“就像我与凌云一般,我在豫州见到了这位掌教亲传弟子,有过一番交手,谈不上惺惺相惜,但最起码不让我讨厌,可惜也是那句话,道不同,不相谋。”

    萧知南问道:“既非同道之人,齐仙云找你什么事?”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重重吐出一口浊气,道:“是知云的事情。”

    萧知南轻轻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更没有再在此事上多言什么。

    她也相信徐北游可以处理好此事,让彼此双方都不留芥蒂。

    两人各自无言,各自想着心事。

    马车在公主府门前停下,徐北游扶着萧知南走下马车。

    “端木睿晟找过你了?”萧知南轻声问道。

    “嗯。”徐北游点点头道,没有否认。

    “他开出什么价码?”萧知南直截了当地问道,没有半分讶异,似乎对此早有预料。

    她生在帝王家,从小耳濡目染,再加上她本就天资聪颖,对于这些事情看得远比常人透彻,端木玉即是端木睿晟的老来得子,又是独子,端木睿晟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那么舍下老脸相求于徐北游也在情理之中。

    徐北游摇头道:“我拒绝了。”

    萧知南从披风中伸出双手,替徐北游整了整衣襟,柔声道:“南归,我不在意端木玉的死活,也不在意那些想要我命的人,我在意的是眼前之人,如果能用端木玉的一条性命换来你想要的东西,那就是赚到了,你尽管放手去做,不用太过在意我的想法。”

    徐北游沉默许久没有说话。

    萧知南缩回手,问道:“肯定是萧白说什么了吧?”

    徐北游摇了摇头,笑道:“没有。”

    萧知南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说道:“如今的局势不比当年乱世,朝廷和道门联手在世间订立了无数大小规矩,在这些规矩的压制下,修士们很难为所欲为,当然,那些站在无数修士巅峰的大地仙们不在其列,如果大剑仙上官仙尘没有死在那场定鼎之战中,如今的剑宗肯定是另外一番光景,所以你想要效仿他走过的路,从根本上来说,不算错。”

    说到这里,萧知南停顿了一下,稍稍加重了语气,继续道:“还是将你与大剑仙相比,大剑仙在二十岁的时候剑道小成,之后被当时的剑宗宗主许麟压制,不得不蛰伏二十年,剑道大成之后,又被道门老掌教紫尘压制,再次蛰伏二十年,剑道终至圆满,无敌于天下,以上官仙尘犹胜谪仙大材的天纵之资,仍是用了前后六十年的时间才能登临天下,所以你当下最缺的就是时间。”

    徐北游感慨道:“是啊,如果能给我四十年的时间,不,只要给我二十年的时间,我就能让如今的剑宗翻天地覆。”

    萧知南轻声道:“当初公孙先生在辽王府见我,让我不要过早把你牵扯进浑水中,想来就是为了让你足够的时间去成长。”

    8¤正o版首发v

    徐北游没有说话。

    萧知南柔声道:“现在公孙先生已经不在了,你要独自扛起这副千钧重担,我不想拖累你。”

    徐北游伸出双手扶在她的肩上,低头凝视着她那张没有半分瑕疵的面容,缓缓道:“谢谢。”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