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甘泉宫宴饮十人
    徐北游走出飞霜殿,看到了似笑非笑的张百岁。

    张百岁双手负于身后,脚尖向外呈八字岔开,像极了正在主持廷杖的监刑官,似笑非笑道:“南归,今天我什么也没听到。”

    徐北游感激一笑。

    张百岁转身前行,徐北游跟在后头,走过一段不算太远的距离,甘泉宫已经遥遥可见。

    宫殿,本应是黄顶红墙,再配以白色的须弥座,颜色分明。

    只是萧氏崇尚黑色,在数次改建之后,整座甘泉宫整体格局未变,却变成以黑色调为主,层层殿阁好似是黑云压城,让人望而生畏,喘不过气来。

    甘泉宫是内廷正殿,有熛阙、前熛阙、应门、前殿、紫殿、泰时殿、通天台、通仙台、望风台、益寿馆、延寿馆、明光宫、居室、竹宫、招仙阁、高光宫、通灵台等宫殿台阁,主殿明光宫以先帝萧煜表字为名,正中设有皇帝宝座,两头有暖阁,乃是郑齐两朝共十五位皇帝的寝宫,皇帝在此处理政务,召见官员,以及举行内廷典礼和家宴,地位仅次于未央宫。

    按照原本打算,是要在未央宫设宴招待韩瑄和徐北游二人,只是因为皇帝陛下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在高光宫中设宴,另外包括萧知南、秦穆绵、萧羽衣在内的女子则前往飞霜殿,由皇后设宴款待。

    在张百岁的引领下,徐北游由应门而入,绕过前殿,来到紫殿,在这儿见到了自己的准岳父,也是当今天下的主人,大齐承平帝萧玄。

    这是徐北游第一次面见皇帝,不得不说,萧氏父子二人真的极像,徐北游见到了萧玄,几乎可以想象萧白在几十年后的模样。

    徐北游恭恭敬敬地行大礼。

    “平身吧。”皇帝的声音没有想象中的威严迫人,很是中正平和。

    徐北游起身,双手下垂,眼观鼻鼻观心。

    “早就听过你这个徐公子的大名,前些日子朕还向韩阁老问起过,朕记得你是承平元年生人?”萧玄开口问道。

    “回禀陛下,臣的确是承平元年生人,只是具体月份不详。”徐北游恭敬回答道,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皇帝陛下,也因为他是自己的老泰山。

    萧玄点了点头,“承平二十年,你不过刚刚及冠,就孤身一人去了江南,还能闯下这么大的名声,倒也是难得。”

    徐北游轻声道:“陛下谬赞。”

    萧玄伸手微微下压,道:“坐吧,朕与你的师父公孙仲谋神交已久,也有过一面之缘,你又是韩阁老的养子,朕的女婿,不必过多拘礼。”

    徐北游谢恩之后,按照规矩只在绣墩上坐了一半。

    萧玄缓缓说道:“朕记得是承平八年的时候,经过灵武郡王的引荐,公孙仲谋秘密入帝都,就在这座紫殿中与朕见了一面,当时他与朕谈了很多,宗门兴衰,庙堂政事,天下大势,算是相谈甚欢。”

    徐北游没有贸然插话,静待下文。

    萧玄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当时朕已经登基八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正是推行新政的关键时候,诸事不顺,倍感无可用之人,于是就想请公孙仲谋留于庙堂之上,以先生之礼待之,可惜公孙先生以时机不到为由,婉拒了朕的邀请,并于次日出宫,后来偶有联系,也是书信往来,现在回想起来,那即是朕第一次与公孙先生相见,也是最后一次。”

    “碧游岛一战之后,噩讯传来,朕心甚悲,原以为刚刚有些起色的剑宗要就此沉寂下去,朕与公孙先生的约定也要不了了之,只是没想到竟能在两年之后就再见公孙先生的传人,想来是天意如此,说起来公孙先生之所以会有碧游岛之厄,朕也难逃干系,日后你回江都,替朕在公孙先生的冢前敬上一杯水酒。”

    徐北游这会儿心境已经逐渐平复下去,沉声道:“诺。”

    萧玄看了眼门外的日晷,“快到开宴的时辰了,随朕来吧。”

    徐北游赶忙起身,与张百岁一起跟在萧玄的身后。

    三人出了紫殿,往高光宫行去。

    此时的高光宫中,诸王已经齐聚一堂。

    齐王萧白、赵王萧奇、燕王萧隶、辽王牧棠之、梁武郡王萧去疾、灵武郡王萧摩诃。

    再加上韩瑄这位内阁次辅,不亚于将半个庙堂搬了过来。

    身上王袍颜色最是接近帝袍的萧白站在最靠前的位置,仿佛是此地的半个主人,负手而立,仰头望着那幅天下太平的中堂,怔然出神。

    众人都心知肚明,萧白的皇储身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即是储君,那么这座高光宫,乃至于整座甘泉宫,早晚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至于那幅天下太平的中堂则是出自于先帝之手,算是先帝为数不多留存于世的墨宝。

    在齐王萧白的不远处就是赵王萧奇,这位没有封地而常年居于帝都的亲王站在齐王身边,垂目低眉,毕恭毕敬,不像是长辈,倒像是臣子。

    然后是燕王萧隶,这位与齐王素有间隙的藩王正在闭目养神,面沉似水。

    再然后便是面容英俊丝毫不输于萧白的唯一异姓王牧棠之,他在幼年时曾被当今陛下接入宫中亲自教养,与萧白一起长大,一起封王,算是半个萧氏之人,若不是没有适龄女子,他本该成为大齐的第三位帝婿。

    除了四位亲王,便是两位郡王。

    若是往前推个几十年,梁武郡王和灵武郡王的名号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权势之大,不但无愧于宗室重臣之称,而且两人一文一武作为太后娘娘留下的托孤重臣,继韩瑄之后与首辅蓝玉呈分庭抗礼之势,帮助刚刚登基的萧玄稳固权位,劳苦功高。

    不过今不如往昔,灵武郡王萧摩诃还好,即使比不得其父萧疏,也是当今陛下的心腹肱骨,可梁武郡王一脉,自萧公鱼之后,连续两代人没有出仕,已经是日薄西山的惨淡景象,萧去疾站在萧摩诃身旁靠后的位置,实在是有些不起眼。

    除了六王之外,再有就是韩瑄了,论年龄,韩瑄可谓是众人中年纪最大的,论资历,早在大齐立国之前就已经追随先帝的韩瑄更是无人能比;论权位,内阁中枢,当朝次辅,左右庙堂局势,甚至比起诸王还犹有过之,所以即便他身无王爵,“仅仅”是个公爵,但以气势而论,丝毫不逊于诸王。

    此时的韩瑄却是望向门外,若有所思。

    殿内共是七人,当萧玄、张百岁、徐北游三人走入高光宫时,便是十人。

    走在最前头的萧玄环顾一周,抬手阻止了众人行礼的举动,微笑道:“今日是家宴,就不要讲究那些繁琐规矩了,各自入座吧。”

    徐北游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刚好韩瑄也看过来。

    l首发

    父子两人视线交汇,然后不着痕迹地错开。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