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时隔甲子再入京
    十月初五,冯朗到京,与之一起到京的还有张雪瑶为徐北游准备的聘礼,整整十二艘大船,横贯于东江大运河的河面之上,让整个帝都城再一次见识了江都徐公子的豪富。

    并非徐北游故意奢华,而是与天家结亲,礼品讲究讲究极多,这十二艘大船经过筛选之后,大概就要十不存一,而且其中大多是精巧之物,不适合大批屯放,如此一来每艘船也放不下太多东西。

    韩瑄也不避讳,直接征调数十辆马车,将卸下的聘礼浩浩荡荡运入府中,一路引来围观无数,一些消息灵通的市井百姓,开始跟身边之人说起这位徐公子在江都如何如何,好坏参半,据说他在江都那边有大批船队,产业无数,甚至还修建了一座府邸,足足占据一坊之地,而那座坊本是城内大小道人所在,叫做道术坊,这位徐公子为此不惜将江都城中的所有道人全部驱逐出城,就连三司衙门都不敢管,再加上那晚秋台之事也影影绰绰地流传出来,愈发显得这位徐公子无法无天到了极点。

    可即便如此,百姓们在心底还是无形中高看他一眼,不敢将其与其他依仗父辈权势作威作福又欺软怕硬的纨绔相提并论,因为不管是道术坊的道人,还是秋台的公子哥们,哪个是善茬?这位徐公子既然能硬压下他们一头,定是个手腕不同寻常的厉害角色,说不定再过个几年,朝堂上就有他的声音了。

    此次随聘礼一起到京的,除了冯朗之外,还有剑气凌空堂的诸多剑师、剑士,人人负剑骑马,穿城而过,肃穆无声,引得旁观百姓又是一阵啧啧称奇。

    直到此时不少人猛然惊觉,原来这位徐公子除了是韩阁老的养子,还是剑宗宗主公孙仲谋的弟子,更是如今的剑宗少主,虽说这些年来剑宗江河日下,不比前朝时的煊赫,但好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先后几位修士大佬在江都撞得头破血流,说明如今的剑宗并非是个人人都能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当这些身怀利器的陌生人近距离经过时,道路两旁的围观者眼中除了惊奇,同时又有些不易被人察觉的畏惧,上次大批剑宗剑士入帝都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前朝正明三十七年,那次是清雪公主张雪瑶入京为大郑神宗皇帝祝寿,随行有大批剑士护卫,同样是人人带剑,同样也是引来了大批百姓围观。

    》*唯一%t正版tr,rb其他bf都》1是r(盗√!版.

    那次与之同来的还有清月公主林银屏,两位公主殿下堪称是一时瑜亮,灿烂夺目,不仅仅是寻常百姓,就连绝大部分帝都贵公子们也在街道两道的楼上站好位置,远远旁观。

    一晃眼,已经是六十多年匆匆而过。

    当年的那些帝都贵公子大多已经身入黄土,就算偶有几个在世的,也都是风烛残年的垂垂老朽,而两位公主殿下中只有张雪瑶还在世,另外一位公主殿下林银屏已于承平元年去世,屈指算来,也已是二十二年。

    时至今日,两位公主的晚辈都要成亲了,不禁要让人感叹一句,白云苍狗,物是人非。

    一名道人和一名“女子”也站在路旁,不过没有去和那些围观百姓们挤在一起,只是安静站在最后边,望着这队长长车队驶过。

    这名“女子”望着那些装满了奇珍异宝的马车,眼神平静,没有半分女子该有的热切,轻笑道:“剑宗豪富啊,不愧是霸占了卫国上千年的宗门,这份底蕴,怕是儒门和佛门都难以比拟,也难怪道门要在碧游岛上掘地三尺,誓要找出剑宗的宝藏。”

    在他身旁的道人淡笑道:“这份财富若是用于成千上万之人,不显其多,可要是尽数落于一两人手中,那便是你所说的豪富了。”

    姿容还要胜过世间绝大部分女子的慕容玄阴点头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说传承还在剑宗之上的道门,就说朝廷,其年年税收之数何其之大,可仍是年年窘迫,说到底就是用钱的人太多,花钱的地方太多。”

    道人,或者说是青尘平淡道:“别看徐北游只有一个人,身上可是寄予了韩家、张家、公孙家三家的期望,尤其是后两家,虽然不比当年,但还是那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萧家把这一点看得很透,所以心甘情愿地把女儿嫁给徐北游,面子里子都不亏。”

    慕容玄阴缓缓问道:“若是剑宗上了朝廷的大船,会不会有影响?”

    青尘摇头道:“不会,剑宗之所以会上朝廷的大船,说到底是要寻求朝廷的帮助来抗衡道门,是自保之道,万没有一上来就给朝廷卖命的道理,这次张雪瑶没有来帝都,其实大有深意,若是徐北游陷入帝都泥潭,那么远在江都的剑宗八成会选择壮士断腕。”

    慕容玄阴笑道:“这娘俩都是狠人,张雪瑶狠得下心,徐北游更是舍得亲身入局,赌输了也坏不到哪里去,可要是赌赢了,剑宗还真有翻身的可能。”

    青尘说道:“张雪瑶此人的狠,我在多年之前就有耳闻,不足为奇,倒是徐北游这个年轻人,竟能有如此心性城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换成是其他人,面对此境地局面,尤其是要自己亲身入局,安危难测,难免会心生怨愤,可他竟是能主动提出只身赴帝都,实在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慕容玄阴犹豫了一下,问道:“徐北游的身世查清了吗?”

    青尘反问道:“查清了又能如何?一笔陈年旧帐,就当下局势而言,并无太大裨益。”

    慕容玄阴说道:“只是想落一步闲棋,日后说不定有用。”

    青尘平淡道:“我劝你不要白费心思,这么多年过去,韩瑄与公孙仲谋肯定早有安排布置,你现在才想起来去落子谋划,已经不是落后一步,而是十几步了。”

    慕容玄阴哦了一声,“倒也是。”

    青尘说道:“走吧,出城接人。”

    慕容玄阴呵呵一笑,“不得不说,沙场上走出来的武夫,比起躲在后头摇扇子的文人,就是有胆量,那位死活不进帝都城半步,生怕被留在里面死无葬身之地,可这位却是上赶着来帝都城,生怕来晚一步。”

    青尘未置可否,转身离去。

    慕容玄阴回头看了眼渐行渐远的车队,也随之离去。

    再有五天就是十月初十,是钦天监算定的纳采吉日。

    这一天,韩瑄和徐北游父子两人要将聘礼送往皇城,然后徐北游还要单独拜见帝后二人,最后再由当今皇帝及诸王亲自设宴款待。

    此即是纳采礼。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