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杯茶之间论得失
    深秋入初冬。

    立冬时节,大约是今年的第一场细雪,飘洒而落。

    细碎的雪花无声无息地落在地面上、屋檐上、树上、墙头上,使整个帝都都铺挂了一层淡淡的素白,如披丧服,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帝都城外的驿路上,积雪已经扫净,整条驿路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有些发黑,直直通向东江大运河的码头。

    春秋末年,吴国为北伐齐国争霸中原,在江都附近开凿了一条引大江之水的运河,史称邗沟,以后历朝历代在此基础上不断向北向南发展、延长,尤其经大楚和后建二次大规模的扩展和整治,到大郑朝时,基本连通江都和东都,故称东江大运河,到了大齐朝时,虽然东都被改名为帝都,但运河仍是保留旧名。

    东江大运河横穿两都、四州、十一府、二十三县,长约三千六百余里,江南产粮占天下的三分之二,全仰仗此河才能将粮食运往帝都,所以此河堪称是整个帝国的命脉。

    四州之中,自然也包括齐州,所以此番齐王入京,就是走了水路,由东江大运河乘船北上。

    帝都城内风传齐王萧白将于今天入城,一时间将诸王入京之事推向了顶峰,尤其是传闻萧白此番入京就要彻底坐实皇储身份,更是让帝都城内的气氛有些云波诡谲的意思。

    无论是文臣武将,还是宗室勋贵,都在等着这位诸王第一人,或者说未来的太子殿下抵达京城。

    落雪即是蝉尽,可在这个初冬时节,帝都城内却一反常态地想起了无数蝉鸣。

    寒蝉凄切。

    东江大运河码头,一支浩大船队缓缓靠岸。

    船上一杆杆黑色的“齐”字王旗在飞雪中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当年定鼎一战之后,还是齐王的萧煜和异母兄弟萧瑾就是从这儿登岸,亲自扶着其父武萧烈的灵柩返回东都。

    当年也是落雪,也是白茫茫一片。

    当那个消息传来时,整个东都尽皆缟素,在这个本该庆祝齐王殿下凯旋的日子里,东都城不见半分喜色,处处挂白幡,与白雪相映,格外凄凉。

    风雪如晦,以蓝玉和徐林为首的满城权贵身着白衣出城三十里,尽数立在码头前,对着灵柩三拜九叩首。

    转眼间五十余年匆匆而过,又是一位齐王乘船到此。

    此时的甲板上有两人凭栏而望,其中一位大概不惑年纪的中年人身着青色儒衫,头戴方巾,胸前三绺长须,相貌清奇,神态儒雅。另一人应该只是而立之年,身着一身玄黑蟒袍,腰束墨色玉带,满头黑发以一支墨玉簪子束起,整个人威武不凡,不用多言,能如此穿着打扮的,唯有这支船队的主人,齐王萧白。

    萧白双手负在身后,轻声问道:“先生,在承平二十一年我去江都的时候,你曾给我说过得失,今日入京,可还要再论一论得失?”

    中年儒生说道:“若是殿下愿意听,那我就说上一说。”

    萧白笑道:“洗耳恭听。”

    中年儒生手中凭空出现一个茶杯,杯中又凭空生出满满茶水,热气升腾。

    “第一得,自然是明眼人都能看到的皇储之位,有了正统的皇储名号,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储君,哪怕是其他藩王,见到你后也要自称为臣,如此有了君臣之别,早早定下君臣名分,日后你要登临大宝,便是水到渠成之事。”

    “第二得,则是在于韩瑄,这是陛下给殿下做的选择,世人皆知将齐阳公主是殿下的同胞妹妹,陛下将公主殿下嫁给韩瑄的养子,那便是将殿下放在了韩党的大船上,日后殿下登临大宝,今日的韩党中人就是殿下的庙堂砥柱。”

    “第三得,在于那个名叫徐北游的年轻人,此子年纪轻轻就能有今日之成就,只要不中途夭折,那么注定前途无量,今日他与齐阳公主结为秦晋之好,先天与殿下亲近,只要殿下多加拉拢亲近,那么日后他便是殿下的左膀右臂。”

    中年儒生顿了一下,说道:“第一得是名分,得利于眼下,第二得是人心,得利于后十年,至于第三得,恐怕要等到殿下真正能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时候,才能显现成效。”

    萧白未置可否,问道:“说完了得,那么失呢?”

    中年儒生将手中茶杯里的茶水倾倒许多,说道:“第一失,储君也是君,都说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朝廷里有了两个君,自然要引起陛下的些许忌惮和提防,想来殿下也听过二龙不相见的说法,殿下得了这个储君之位,却失了陛下的信任,正如前朝张江陵所言,如入火聚,得清凉门,其中冷暖,只有殿下自知。”

    萧白点了点头,“天家无亲,情理之中的事情。”

    儒生又将茶杯中的茶水倾倒少许,然后继续说道:“第二失,在于齐州,殿下经营齐州多年,根深蒂固,若是陛下将殿下封为太子,那么殿下就要离开齐州入京,虽说殿下入主东宫之后仍旧能遥领齐州,但终究还是比不了亲自坐镇齐州,齐州一地看似被殿下经营得固若金汤,可世上哪有什么牢不可破的金汤,只要陛下略施手腕,整个齐王府便会在顷刻间土崩瓦解。”

    儒生将最后一点残茶喝尽,“第一失是情,父子之情,第二失是地,齐州之地,其实第二失还好,不过是些身外之物,倒是第一失,若是处理不好,怕是要埋下隐忧。”

    萧白叹息一声,望向滚滚江面,喃喃道:“父为子纲,君为臣纲,我是儿臣,又岂敢忤逆于父皇?唯有尽心竭力,报效皇父之恩。”

    父皇,皇父,看似相差无多,实则大不相同。

    儒生平静道:“三得两失,总的来说还是得大于失,毕竟殿下是陛下的嫡长子,也是先帝的长子长孙,身份尊贵无比,若无大错,陛下也不会轻动殿下。”

    萧白忽然问道:“先生去不去帝都?”

    儒生摇头道:“我就不去帝都了,除非是殿下坐上了那个位置。”

    萧白一笑置之。

    儒生笑道:“此次入京,殿下仅需牢记一点,其他人皆是虚妄,唯有陛下才是真。”

    萧白皱了皱眉头,正要发问,回头望去时,儒生已然是消失不见。

    萧白吐出一口浊气,走下船去。

    早在码头上恭候多时的礼部尚书快步来到萧白面前,行礼之后轻声问道:“殿下是去行驿,还是直接入宫?”

    萧白吩咐道:“打发人去宫中通传一声,问问陛下和皇后娘娘的意思,本王先去公主府一趟。”

    礼部尚书低头道:“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