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走出门外,萧隶脸上的一切怒意都消失不见,平静问道:“张老,那徐北游是什么修为?”

    张竹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地仙五重楼的境界无误,若是单以境界而言,算不得太过惊人,可那一手诛仙剑气实在太过骇人,老朽不防之下仍是吃了个大亏,不过话又说回来,毕竟是剑宗压箱底的手段,有此威力也在情理之中。”

    萧隶笑了笑,“若是以前,本王还真与这个徐公子好好计较一番,不过当下不比往常,牵一发而动全身,还是不要再生是非了。”

    张竹轻声问道:“辽王那边?”

    萧隶淡然道:“既然是给陛下演戏,自然要把戏做足了,若是没有徐北游搅局,牧棠之今天就会完全舍了自己的脸面,只有这样,陛下才会相信我们两人是真的交恶,不得不说,这位辽王是个人物。”

    萧隶顿了一下,轻笑道:“不过有了这位帝婿的搅局,反倒是把戏做得更真了,也算是意外之喜。”

    张竹轻声道:“假作真时真亦假,就怕假戏真做。”

    萧隶不置可否,登上马车,张竹与一众护卫骑马随行。

    车厢中,萧隶闭目养神,忽然说道:“谁能想到张召奴竟然栽在这么个年轻人的手上。”

    马车外的张竹淡然道:“说到底还是张召奴太过自大,真当公孙仲谋死了之后就江都无人,那地方可是让慕容玄阴和太乙救苦天尊先后铩羽而归,又何况他张召奴。”

    萧隶睁开眼睛,盯着车厢顶,“当初张召奴跟本王提过这个事情,认为经过慕容玄阴和太乙救苦天尊之事后,江都三大宗门已经元气大伤,尤其是剑宗,更是只剩下半条命,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绝不能给它们缓过气来的功夫,不如行险一搏,即使事败,他也有八成把握安然脱身。”

    张竹平静道:“定鼎一战之后,江都三大宗门的高手损失大半,早已不复当年鼎盛,只剩下三个女子当家,老朽勉强算是三个女子的同辈人,平心而论,这三位女子的修为兴许不算顶尖,但身上那些错综复杂的干系,却是让道门掌教真人秋叶都要头疼几分,张召奴贸然过去,想要以力服人,就算没有徐北游联合慕容玄阴在长乐亭出手,也会引来其他人出手干涉。”

    萧隶沉沉一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张竹忽然说道:“殿下,齐王已经动身了。”

    萧隶冷笑道:“看来萧白要赶在她妹子定亲之前赶到帝都了,还真是兄妹情深,若不是齐阳大婚,他怕是要等到年关才到帝都,然后让我们这些藩王对他行臣子之礼,直接定下君臣名分。”

    如果说萧隶与牧棠之只是作戏,那么他与萧白之间就是实实在在的利害之争了。

    张竹没有作声。

    萧隶揉了揉额头,放低了声音,“演戏要演足,原本应该是牧棠之吃个大亏,现在换成了我,那么按照接下来的套路,就该闭门不出了,回府。”

    客栈这边,牧棠之让人将重伤的两名护卫送走之后,与徐北游一起去了二楼的隔间。

    一直等在这儿的萧知南起身相迎,“见过牧王兄。”

    牧棠之笑道:“我说徐贤弟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原来是佳人相伴。”

    萧知南微微一笑,落落大方。

    分而落座之后,牧棠之说道:“上次与你们二人相见,还是在我府上,转眼之间已经两年匆匆而过,当时的情景还仿若昨日一般。”

    萧知南笑道:“上次去东北,还要多谢牧王兄的盛情款待,这次王兄来帝都,也要小妹略尽地主之宜才是。”

    牧棠之看了徐北游一眼,打趣道:“心意我领了,不过君子当成人之美,齐阳妹妹还是多陪陪徐贤弟吧。”

    平日里一向沉稳有静气的萧知南脸色微红,低下头去。

    徐北游轻咳一声,帮她解围道:“殿下怎么与燕王起了争执?”

    牧棠之淡笑道:“都说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我与萧隶互不相让,都不愿退让一步,自然就闹到了这般田地,说到底不过是意气之争罢了。徐贤弟你不也是如此?我刚刚入城不久,可就听说了你在秋台的事情。”

    徐北游一笑置之。

    牧棠之轻笑道:“上次分别时,我告诉南归,知南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当今的齐阳公主,还问南归想不想抱得美人归,南归当时回答我说天家贵女,不敢奢求,如今你们俩却是好事将近,可是瞒得我好苦。”

    其实牧棠之心底也颇为唏嘘慨然,早就知道世事无常多变,却没想到如此出乎意料之外,在公孙仲谋身死之后,他本以为徐北游这年轻人要淹死在深不见底的江湖之中,没想到他不但在江湖里活了下来,而且还成长为一条翻江大蛟。

    牧棠之看了眼这个已经让他看不太透的徐北游,虽然不确定徐北游最终能走到哪一步,但就目前而言,马上成为帝婿的他已经有了拿起公孙仲谋留下的香火情分的资格,更何况在他身后还牵扯到一位可以左右庙堂局势的韩阁老,若是能通过徐北游这条线来交好于韩瑄,对于他这个处境日渐艰难的异姓王来说,无疑是一桩大大的意外之喜。

    如今看来,此事大有可为。

    徐北游笑了笑,说道:“当初先生还未起复为当朝次辅,门不当,户不对,自然不敢奢求,再者说了,当时我就是个无名小卒,一穷二白,连聘礼都付不起,怎么敢想着迎娶知南,娶回家来让她跟着我吃苦不成?”

    萧知南作势欲打,“难道我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子?”

    徐北游赶忙亡羊补牢,“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就算你愿意跟我吃苦,我也于心不忍,总要在外头混出个人样来,要不怎么好意思登门求亲,陛下和皇后娘娘也不会认可。”

    牧棠之趁机起哄,提议让徐北游自罚三杯。

    徐北游也不扭捏,干脆利落地斟满三只酒杯,一饮而尽。

    有了酒之后,桌上的气氛就热烈起来,牧棠之有意交好,徐北游也乐得与这位辽王殿下续上师父结下的香火情分,再加上萧知南有意无意地在两人之间穿针引线,一顿饭算是吃的其乐融融。

    牧棠之告辞离去之后,萧知南轻声道:“这次行事冲动了。”

    徐北游平静道:“是啊。”

    “也是我看走了眼,人生如戏,到底是小觑了这位王兄和那位王叔。”

    c唯一mh正c》版,其他b都、是盗版

    “不过也算有得有失,张召奴的尸体还在江都,我跟燕王之间注定难以和解,倒不如趁着此事交好辽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