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方寸间大马金刀
    老者的神情骤然凝重几分。

    这名老者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而是仅次于张召奴的昆山长老,就辈分而言,曾经的天机榜第九人张召奴还要喊他一声师叔,自从张召奴意外身死于江都之后,老者就是当之无愧的昆山第一高手。

    老者名叫张竹,踏足地仙境界多年,算是积年地仙,早年时曾经修习武道,中年转而修佛,到了晚年又受张召奴的影响而触及上古炼气士之道,一身修为彻底大成。先前张召奴在世时,他与张召奴多有不和,所以甚少参与昆山的内部事宜,张召奴身死之后,昆山大乱,再加上萧白在幕后的推波助澜,焦头烂额的萧隶只能请出这位昆山宿老重新出山主持大局。这次诸王入京,注定不会太平,所以萧隶又带着张竹一起入京,以防不测。

    张竹已经有些年头没有出手,刚才对上两名人仙巅峰境界的护卫,只当是活动下筋骨,就算是辽王牧棠之,他也没放在眼中,一位养尊处优的藩王,就算有地仙境界的修为,也注定掀不起什么风浪,虽说他不敢伤及这位辽王殿下,但可以扫落其颜面,也算是给燕王出气了。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白发年轻人不一样,与辽王牧棠之大不一样的感觉,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股势。

    那是经历过多次生死之战后才能培养出的东西。

    张竹不敢有丝毫大意和掉以轻心,面对一位以战养战的年轻地仙,就算阴沟里翻船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徐北游只是瞥了眼如临大敌的张竹,然后收回视线,与身边的牧棠之见礼道:“殿下,一别经年,近来可好?”

    牧棠之并不掩饰自己的惊喜,笑着说道:“东北一别之后,徐兄弟鹏程万里,我这次入京,本想着去韩阁老的府上登门拜访,没想到会在这儿提前遇到徐兄弟。”

    徐北游微微一笑。

    “徐北游。”

    萧隶终于确认了眼前年轻人的身份,一字一句道。

    若不是这个所谓的江都徐公子,张召奴也不会死在江都,如果张召奴没有死在江都,那么他手中的昆山也不会沦落到今日这般境地。

    说到底,就是眼前之人导致了今天的一切。

    而且就算没有张召奴之事,徐北游天然与萧白交好,也注定站在萧隶的对立面上。

    徐北游朝这位藩王轻轻拱手,轻声道:“徐北游见过燕王殿下。”

    萧隶脸色冷然,压下心头的怒火,重重冷哼一声。

    在两名护卫与张竹交手之后,整个秋实居的一楼就针落可闻,所以徐北游的声音清晰无误地传遍了整个大厅。

    事到如今,秋实居内的食客们不管身份如何非富即贵,也不能与两大藩王相提并论,正犹豫着是否要起身行礼的时候,牧棠之抬手一挥,示意众人离开此地。

    一众食客如蒙大赦,纷纷在桌上留下银钱之后溜之大吉。

    人去楼空之后,徐北游望向仍旧如临大敌的张竹,微笑道:“这位老前辈不必默运气机了,徐某没有动手的意思,当然,若是老前辈打算出手,那另当别论。”

    张竹沉声道:“公子剑意不俗,剑气凌厉,老朽没有十足把握应对,不得不慎重以待。”

    徐北游逐渐敛去笑意,淡然道:“说到底,老前辈还是怕徐某占了先手,那么徐某也就托大一回,任由老前辈出手一次,如何?”

    老者微微皱眉,“分出高下?”

    徐北游平静道:“生死勿论。”

    √看正4版章节.上na

    张竹肯定了先前心中所想,眼前这位徐公子果然走了以战养战的路数,若是生死相搏,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既然他让自己主动出手,那么大可放手一试,毕竟剑修擅攻不擅守,若是失了先手,难免就要大打折扣。

    张竹的资质根骨不可谓不高,在没有太多机遇的情况下,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说明很多,哪怕是昆山宗主张召奴,也是胜在得了上古炼气士的机缘,若是没有这份机缘,说不定还不如张竹。

    张竹看了眼身后的燕王,见他没有拒绝的意思,身形一个稍稍停顿之后,朝着徐北游狂冲而去,气势如虹。

    地仙境界修士交手,若是全力施为,休说一栋小小的秋实居,就是将整条街道毁去也非难事,可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谁也不敢恣意妄为,都是刻意压抑了自身气机,于方寸之间见大马金刀。

    张竹在壮年时,算是佛武双修,武道体魄加上佛家金身,单凭一双肉掌就能破开牧棠之护卫的刀气,若是贴身近战,他有三成把握让这位徐公子饮恨于此,五成把握将其击败。

    当然,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主动痛下杀手,毕竟两人只能算是萍水相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没有一出手就不死不休的道理。

    瞬息之间,张竹近身到徐北游的身前三尺。

    徐北游仍是负手而立,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张竹蓦然升起一股怒气。

    这个后辈太过目中无人!

    本意只是试探一番的张竹索性化掌为拳,朝着徐北游的面门炸出。

    既然你如此托大,那我也不客气,倒要看看你能强撑到几时?

    就在张竹的拳头马上触及徐北游的额头时,张竹脸色骤变,猛然停下身形,上身向后后仰,似乎躲过了什么,然后整个人向后倒滑而出,瞬间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只见这位昆山宿老不断辗转腾挪,仿佛正在面对一把无形之剑,反观徐北游,仍旧是老神在在,负手而立。

    在场之人都没能看出徐北游是如何出手,就连同样是地仙境界的牧棠之也不例外。

    张竹一退再退,一直退到萧隶的身前才止住身形。

    徐北游没有得寸进尺地趁胜追击,而是站在原地,以两指在眼前轻轻抹过。

    张竹的脑袋猛地一个后仰,眉心处出现一条血流不止的血痕。

    论体魄坚韧,张竹远胜于同境界的地仙修士,论气机浑厚,也不逊于他人,可是那道剑气仍是轻而易举地破开了他的护体罡气,在他的体魄上留下一道深刻痕迹,而且张竹还有一种隐隐感觉,这位徐公子似乎还留有余力,方才他若是全力出手,自己就算不死,也要被顷刻间重伤。

    这并非是因为张竹修为不济,而是因为他面对的是斩杀地仙无数的诛仙剑气,当年上官仙尘鼎盛之时,号称佛门四大金身也可一剑斩之,以周铜近乎十楼的体魄修为,再加上身上的玄甲,面对诛仙仍是难以抵御,张竹境界尚且不如周铜,又是不防之下,受挫也在情理之中。

    “好一个徐公子,本王领教了。”萧隶重重哼了一声,转身朝门外走去。

    张竹深深看了眼笑意浅淡的徐北游,也随之而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