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秋实居中赠信物
    有句话叫做“京城居,大不易”,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的现状,尤其是“居”之一字,可能对于那些世代扎根于此的权贵世家来说,不算什么,对于徐北游这样的外地豪强来说,也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寻常人而言,寒门出身的士子,小本买卖的客商,甚至是清水衙门的京官,那就是切肤彻骨的苦楚了。

    在黄龙十年以前,帝都的地价还不算太贵,大概几十两银子就能买下一座位于外城的独门独户小院,可到了太平十年之后,一座处在外城边缘地带的小院就已经飞涨到五百两银子的高价,时至今日,又翻了一番,没有千把两雪花纹银干脆是想也不要想,而且还有继续飞涨下去的势头,实实在在的寸土寸金。

    这还仅仅只是外城,内城的地价房价比起外城又要翻上几番,而且还是有价无市,想要在内城置房购产,除了有钱,还得有相应的权位。

    萧知南所说的那处食府就在内城,徐北游跟着她走过几条弯弯绕绕的巷弄,来到一条僻静长街上,终于找到了萧知南所说的食府,此处与大名鼎鼎的千步廊已是相去不远,占地面积不算太大,只有两层,装饰摆设却极为考究,整个店面仿照了大楚年间的样式,透出一股文人雅士的清贵之气,不太像是吃饭的地方,倒像是个卖经史典籍的书坊。

    只是停在门外的一众华贵马车、轿子,将那些雅气冲淡不少,多了几分帝都城里该有的世俗气和富贵气。

    徐北游抬头看去,正门上挂着一方黑底牌匾,以金字书就“秋实”两个大字,落款有些出乎徐北游的意料之外,竟然是韩瑄所提,萧知南笑着解释道:“原来这里不叫这个名,而是叫‘一品居’,之所以会改名,还是因为韩阁老的题字。承平元年的时候,韩阁老已经准备告老还乡,正要出城之际,被张保亲自拦下,求了这幅墨宝,在去年韩阁老重回帝都的时候,张保又将这幅二十年前的墨宝取了出来,制成牌匾挂在这儿,这里也就从‘一品居’变成了‘秋实居’。”

    徐北游感叹道:“不愧是宫里出来的人,处处皆是精巧心思。”

    萧知南笑道:“要是没这份心思,他张保也做不成司礼监第二人。”

    两人迈步进了秋实居,没成想里头的掌柜竟是认得萧知南这位熟客,虽然不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齐阳公主,但也给足了面子,不仅亲自迎出来,还引着两人直接去了二楼的隔间雅座。

    这地方毗邻千步廊,平日里来往尽是达官显贵,尤其是中午这个时候,更是热闹,时常就能见到一部侍郎甚至是一部尚书的大人物,能在二楼有一方雅座已经是很大的面子。

    跟随主家姓张的掌柜能独自操持这份买卖,自然是个心肝玲珑的剔透人物,知道那位时常过来的姑娘是个了不得的大家闺秀,至于这次陪在她身边的年轻公子也定然身份不俗,瞧两人的亲昵模样,说不定就是好事将近,也乐得卖一个人情。

    只不过这位公子的一头白发让张掌柜有些心生疑虑,最近他可是听说有位白发的外地公子很是跋扈,可看眼前这位公子温恭礼让的模样,哪有半分跋扈模样,想来应该只是巧合而已。

    两人在一处靠窗的隔间中落座之后,萧知南脱掉身上的大斗篷,露出其下的白色过膝比甲,里头是件素色长裙,满头青丝仅是以一支玉簪束住,仅以打扮而言,很是小家碧玉。

    徐北游从袖中拿出一支金簪,轻声道:“按照规矩来说,在纳采之前,还应有一个小定,最好是送上一柄如意,讨个彩头,只是因为我在帝都没有女性长辈,所以此事便被省略过去,好在我来帝都的路上遇到了秦姨,她让我转送给你一件礼物,就当是我们的小定了。”

    萧知南接过金簪,细细端详,发现簪子上竟然有一行比米粒还要小的字迹,“萧明光于正明三年十月初二日赠予秦穆绵。”

    笔迹娟秀,应是出自女子之手。

    萧知南惊讶道:“这是皇祖父送给太妃娘娘的东西。”

    徐北游点头道:“秦姨说就当是物归原主了。”

    萧知南沉默片刻,轻声道:“南归,帮我戴上?”

    徐北游笑着点头,从她手中接过金簪,起身来到她的身后。

    萧知南半低着头,双手捏着比甲,有些没来由的紧张。

    徐北游小心翼翼地将簪子插入女子发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又伸手稍微调整一下,这下便正正当当了。

    门外传来叩门声,徐北游坐回自己的位置,轻声道:“进来。”

    两个伙计进来,一个将两盘螃蟹和一盅醉虾放到桌上,另外一个手脚麻利地为二人摆上两套蟹八件和一壶八年的花雕,然后一前一后地退了出去,顺带还帮两人把门掩上。

    徐北游拿起酒壶轻轻晃了一下,柔声问道:“能不能喝酒?”

    萧知南笑道:“能喝一点,就算不能喝,不是还有你吗?”

    徐北游提醒道:“千万别逞强,宿醉的滋味可不好受。”

    萧知南白了他一眼,双手举起小酒杯,“你别小瞧人,我不敢说千杯不醉,小酌几杯还是不成问题的。”

    徐北游给她斟上小半杯,轻笑道:“那就少喝一点,可别让我背你回去。”

    萧知南轻轻嗯了一声,嘴角翘起,笑意温柔。

    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雍容自如的公主殿下,只是一个初尝情字滋味的年轻女子。

    ……

    秋实居一楼。

    就在徐北游和萧知南上楼后不久,两拨人即是不期而遇,更是狭路相逢。

    其中一名稍微年轻之人眼神阴沉,身后跟着两名修为不俗的中年扈从,腰间佩刀,身上隐隐有杀伐之气,八成应该是出自军伍之中的武道高手。

    另外一人则是皮笑肉不笑,虽然是身着便服,但是腰间却是束着一条淡金色玉带,同时还悬着一块明晃晃的五龙玉璧,在他身后站着一位气机深不可测的清瘦老人,双眼开阖之间,隐隐有电芒生出,同样不可小觑。

    看正}版章}节上9*

    一旁的张掌柜满头大汗,刚才他就已经将自己东家的名号给搬了出来,可这两位却浑然不当一回事,再瞧这两位的打扮和气度,应该不是不知深浅的愣头青,那么八成就是真有依仗了,当下可正是诸王入京的时候,难不成这两位就是哪家王府上的宗室?

    张掌柜赶忙让伙计去报信,同时也尽力打着圆场,“两位客官,有话好好说……”

    未等他把话说完,那位稍微年轻些的贵人已经开口道:“自从张召奴死后,昆山便是一片大乱,你这个时候不留在燕州收拾残局,跑来帝都凑什么热闹?”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