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梅山青景观三人
    夜色渐深,这场秋雨愈发细密起来,笼罩了帝都城,也笼罩了帝都城外的广袤梅山。

    青景观中的小池在秋雨下荡漾起无数涟漪,小池旁的老槐树摇摇晃晃,被夜风吹下枯黄落叶无数,飘落在小池的水面上,随着涟漪来回飘荡。

    小池不远处的道观正殿中,灯火摇曳,两名道人在昏暗模糊的道祖像前相对而坐。

    其中一名看面容大概不惑年纪的道人转头望向屋外雨帘,轻轻捻动长髯,说道:“好一场秋雨呐,据说当年掌教真人便是在此等秋雨中只身赴帝都,结识萧皇,最终两人联手建下不世功勋。”

    此人正是从巨鹿城一路逃到此处的青叶大真人,他伤好之后没有选择返回玄都,而是留在了青景观中。

    另外一名老道人鹤发童颜,正望着手中的三枚黄龙铜钱,怔然出神。

    老道人随手一抛,三枚铜钱散落在地,滴溜溜地旋转不停。

    良久之后,尘埃落定,老道人望着三枚铜钱,脸色在跳跃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明暗不定。

    青叶轻声问道;“师伯,自青尘叛出宗门之后,您就是我道门当之无愧的占验第一人,窥天术不亚于掌教真人的紫微斗数,不知此卦如何?”

    老道人自嘲一笑,“你也说了,青尘叛出宗门之后我才算是占验派第一人,当初贺牢山一战早已定下了胜负名分,如今帝都城中各路高人齐至,混淆天数,我这一卦未曾算出天机,恐怕要青尘或是萧瑾亲自出手才行。”

    青叶叹息道:“师伯不必自谦,在今日这般境地之下,就算那二位怕是也难有作为。”

    老道人仍旧是凝视着身前的铜钱,突然笑道:“不过倒是有些意外之喜。”

    青叶问道:“什么意外之喜?”

    老道人望向门外,轻声道:“深夜有客来。”

    话音未落,已经有人裹挟着一团风雨走进青景观。

    青叶眉头一皱,转头望向来人,瞬间如临大敌。

    “~h唯zq一正g版}a,=其*他都$是d6盗t版

    擅长占验望气的老道人却是没有太多紧张,仍是盯着三枚黄龙铜钱,平静道:“不妨事,是自己人。”

    下一刻,一名白发道人从风雨中大步走出,来到正殿前。

    青叶脸上神情满是遮掩不住的震惊,讶然道:“师叔。”

    来人正是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修为,以仙道剑止步于剑三十四,如今的天机榜第七人。

    太乙救苦天尊的面孔被白发遮掩住大半,原本被徐北游斩断的手臂已经复原,对于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而言,血肉衍生只是小道,哪怕是化死为生也不足为奇,只不过新续接的手臂终是还是有些不协调之处,就像新砖补旧墙,难以如初。

    老道人终于是收回视线,轻轻叹息一声,“师妹,你所为何来?”

    师妹。

    青叶愕然。

    这位被无数道门弟子视为神仙人物的尘字辈大真人难道会是女子身?

    可尘字辈中的女子屈指可数,除了玉尘大真人,那就只有……

    太乙救苦天尊的白发猛然一荡,露出一个略显秀气的尖尖下巴。

    青叶还是有点不敢置信,他与这位师叔没有什么交集,对于这位师叔的过往也不甚熟悉,只是他觉得这位师叔既然依照剑三十六的残谱修成仙道剑,那就必然是上官仙尘那样的霸道人物,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或者说她,竟是一名女子。

    只有素有道门卿相之称的老道人心知肚明,世人皆知的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的确是女子,道号冰尘,曾在青尘叛出道门之后升座天枢峰峰主,因为在十年逐鹿中犯下大错,引得萧皇震怒,最后由主事峰主天尘亲自下令,将其镇压入镇魔井中,直到天尘大真人飞升之后,她才得以从镇魔井中脱困而出,从此隐去原本道号,成为镇魔殿的第一大执事。

    即是冰尘也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女子没有答复,而是反问道:“明尘师兄你又在这儿做什么呢?”

    明尘,可谓是道门中的传奇人物,他是上一任镇魔殿殿主,不过在贺牢山大败于青尘之手后,辞去殿主之位,隐遁不出,在此之前,他曾经入世辅佐萧煜、萧瑾兄弟二人,尤其与萧瑾情谊深厚,曾经帮他清查西凉州吏治,驻守陕州,以及后来的入关作战,精擅于庙堂之上的开阖谋略,故有道门卿相之称。

    其实在魏王萧瑾描绘的大周朝廷中,明尘更是实实在在的羽衣卿相,辅佐萧烈完成了对江北和江南的大一统,在庙堂上代表道门与横渠先生张载分庭抗礼,实现了江北道门、江南儒门的格局。萧烈身死于东北圆觉寺后,牧人起入主东都,横渠先生张载隐退,明尘则是继续自己的青云之路,之后六十年,朝堂之上无人不知羽衣宰相,在其坐化之后,得配享祖师殿之殊荣。

    在更早之前,明尘还未拜入道门,曾以一个散修的身份在公门中修行二十余年,做过刀笔小吏,做过幕僚师爷,做过地方官,县丞、县令、通判、知府,也做过京官,工部员外郎、吏部考功司郎中,最高官至礼部右侍郎,的确当得起“宦海沉浮”四字。也正是这些经历,让他在萧烈所立的大周朝廷上,历任国子监祭酒、礼部尚书、左都御史,最后成为六部之首的天官吏部尚书,而在牧人起篡权之后,则更进一步,登阁拜相,被誉为羽衣宰相六十年。

    只是如今天意有变,未曾有大周朝廷,更没有牧氏篡权后的大新朝廷,只有萧皇建立的大齐朝廷,那也就没有“羽衣卿相”明尘,只有一个隐居于青景观的老道人明尘。

    明尘淡然道:“当年无尘师兄在此隐居,我效仿无尘师兄行事,有何不妥之处?”

    太乙救苦天尊突然伸手撩起一缕白发,露出小半张面庞,嗓音不再嘶哑,轻声笑道:“无尘师兄隐居在此,最终等到了一个萧煜,等到了一个天璇峰中兴,等到了一个哀荣至极,明尘师兄可是等到了你要等的人?”

    明尘轻声道:“应该快了。”

    太乙救苦天尊放下这缕白发,从宽大袍袖中抽出一道信封,说道:“我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人,他请我将这封信转交给你。”

    明尘摆了摆手道:“都是自己人,你直接念吧。”

    太乙救苦天尊点点头,从信封中抽出信笺,一字一句读道:“真人大鉴,相谋之事,干系重大,某今不负真人所望,与诸公议定,相约入东都,共图举大事。”

    太乙救苦天尊顿了一下,抬头望向明尘,“没有落款。”

    明尘背负双手,隔着一帘秋雨望向帝都方向,喃喃道:“好一场秋雨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