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秋雨夜父子言谈
    徐北游良久没有说话,有些难以接受。

    若是按照萧瑾所言,当今天下应该是查家的天下,国号大新,可如今却是萧家的天下,国号大齐而不是大周。

    这一切没有实现的根本原因在于萧皇没有草原兵败,反而是大破徐林大军,攻占西北,占据中都,成为虎视中原的西北王。

    到底是魏王萧瑾胡言乱语,还是天命有变?

    屋外一场细细密密的冷冽秋雨不期而至。

    裹挟着浓浓秋意的夜风穿堂而过,带来一阵寒意。

    韩瑄随手泼掉手中的冷茶,又紧了紧身上的官袍,缓缓说道:“不过先帝也说过一句话,我一直不得甚解,他说世上本不该有萧瑾这个人。”

    徐北游起身关门,将凄风苦雨挡在门外,转过身来道:“若是师祖还在世,他也许会知道。”

    韩瑄感觉身上暖和一些,叹道:“可惜啊,上官仙尘和紫尘俱已不在人世,先帝和太后也陆续离世,当今世间除了萧瑾本人之外,恐怕就只有秋叶对于此事知之甚详,其他人,我也好,蓝玉也罢,甚至是大真人青尘,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徐北游坐到韩瑄的下首位置,“看来我注定是难以触及其中内幕真相了。”

    韩瑄忽然说道:“萧瑾应该与秋叶见过面了。”

    徐北游倒是没有太多惊讶,只是微微苦涩道:“江都距离魏国不过一海之隔,若是魏王与道门联手有什么谋划,江都恐有倾覆之忧。”

    韩瑄点头道:“若是萧瑾真有不臣之心,他一定会选在江都出手,到时林寒再率领草原大军南下中都陕州,两者遥相呼应,顷刻间便能让半数国土燃起烽火狼烟。”

    对此早有猜测的徐北游只能无奈一笑。

    韩瑄继续说道:“短短两年的时间中,你先是从西北南下江南,又是从江都北上帝都,都是孤身一人,其中的辛酸苦楚恐怕只有你自己心里头清楚,别人都说我们是父子,可我这个做爹的实在是有些不足,希望你不要怪我。”

    徐北游笑道:“男子及冠即是成人,哪里还有整日托庇于父辈羽翼下的道理,大丈夫立世,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勋,当年萧皇不就是在我这个年纪孤身一人远赴草原,这才有了今日大齐的万世基业。”

    g?!永qq久q免¤l费看小{#说

    韩瑄伸出大拇指,大笑道:“不愧是我韩瑄的儿子,有志气。”

    徐北游再度起身,不多时后亲自端了一壶热茶过来,将已经空了的茶杯重新满上。

    韩瑄眯起眼睛,望着茶杯上袅袅升腾的热气,轻声说道:“这次诸王入京,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你的婚事,按照规矩,咱们向皇室行纳采之礼后,皇室要宴请我们这个亲家,若是只有一个赵王相陪,难免太过冷清寒酸,如果再加上五大藩王,那就差不多了。”

    徐北游笑了笑,“再加上在京的赵王,便是六王,还有帝后二人,这可真是大场面。”

    韩瑄笑道:“再看吧,若是诸王也都带了王妃,那多半还是要分成两席,皇后那边一席单独宴请女眷和公主殿下,陛下这边再有一席。”

    徐北游点点头,表示记下。

    韩瑄端起热茶咂了一口,平静道:“六王,四位亲王,两位郡王。四位亲王中齐王萧白的储位已经定下,只差了那层明面上的太子身份;辽王牧棠之是异姓王,不算萧家人;赵王萧奇常年在京,没有兵权和封地。说来说去,只有萧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萧氏藩王,萧隶其人,忠心足够,能力也够,就是私心太重,时常因为手段过激而惹来非议。

    徐北游问道:“那两位郡王呢?”

    韩瑄轻笑道:“自从梁武郡王萧公鱼和灵武郡王萧疏相继故去之后,两家郡王就有江河日下的势头,现任灵武郡王萧摩诃还好,可他那个儿子萧世略还是差了太多,怕是难以挑起灵武郡王的大梁,至于梁武郡王这边的萧去疾,怀才不遇也好,韬光养晦也罢,都注定在近二十年的时间内难以达到当年萧公鱼的高度,不说也罢。”

    徐北游皱了皱眉头。

    韩瑄看破他的心思,笑道:“是不是觉得自己交好这两位藩王有些亏本?其实帐不是这么算的,南归,你要复兴剑宗,就绝不能只为眼前计,而要为百年之计,毕竟复兴宗门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当年道门为了重回天下宗门之首的位置,定下了千年大计,道门能有今日之盛,远非秋叶一人之功,而是先后六代掌教勤勤恳恳的积累,这才有了秋叶奋六世之余烈,使道门威震四海,登临天下。”

    徐北游也端起茶喝了一口。

    韩瑄笑道:“各大宗门看似超然于世外,实则与世内息息相关,刚才咱们已经说过萧瑾的谶语,直接点名东北牧氏有不臣之心,可先帝为何还要封给东北牧氏一个异姓王?一则是因为当时的形势所迫,与江南陆谦决战在即,无暇分心于牧氏,再则就是东北牧氏与佛门交情深厚,先帝忌惮于佛门之势,不得不容忍一位异姓王。”

    徐北游问道:“削藩?”

    韩瑄摇头道:“现在谈削藩还为时尚早,最起码要等到没有外敌之后,才能对这些屏御四方的藩王动手,总得来说,是安内,攘外,再安内。现在嘛,朝堂上我和蓝玉还未分出胜负,陛下的新政也未见成效,所以对于这些藩王还是要以安抚为主,至于以后,就是一边敲打一边安抚,什么时候把他们的兵权打没了,也就不用哄了,到那时候,亲王也好,郡王也罢,是生是死,都在皇帝的一言之间。”

    徐北游问道:“若是抛开魏王不提,陛下会先从哪位藩王下手?”

    韩瑄直接了当道:“先是东北辽王,然后是燕王,再然后齐王也没必要存在了,直接入京做太子便是。”

    徐北游点点头,又问道:“若将剑宗视作筹码,我应该押在谁的身上?”

    韩瑄平淡道:“你既然要娶萧知南,那就注定是萧白船上的人,当年道门扶龙先帝,先帝立国之后,道门大兴,现在你效仿当年道门旧事,选择扶龙萧白,等到你的这个大舅子成为帝王之尊后,剑宗自然也水涨船高。”

    徐北游望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

    韩瑄起身稍稍伸了个懒腰,轻声道:“时候不早了,明天还有个早朝,我得去歇着了。”

    徐北游也随之起身。

    送走韩瑄之后,徐北游重新打开正堂的大门,独自一人坐在堂中,望着外头的绵绵秋雨怔然出神。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