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女子锦绣纳采礼
    徐北游离开公主府后不久,又有一人登门拜访。

    来客是名女子,单以姿容相貌而论,在一众女子中要比萧知南和吴虞差上一筹,但一双大眼睛却是极富灵气,性格上也甚是活泼,在平日里寂静寡淡的公主府中笑笑闹闹,惹来一片女子的欢声笑语,多了几分生气。

    如今公主府中的三位女子,萧知南年纪最大,萧元婴年纪最小,这名女子刚好处在她们两人中间,正是半大不小的年纪,逐渐脱去少女的青涩,不像萧元婴那般一马平川,小荷已露尖尖角,多了几分女子该有妩媚。

    此时在一处临湖小阁中,萧知南随意坐在榻上,鼻尖上还残留着点点汗珠,显然是一番玩闹之后累得不轻,在对面榻上坐着两名女子,稍大一点的那名女子把萧元婴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小丫头的头顶上,“这才几年没见,小元婴就这么大了,我记得上次过来的时候,她还没我一半高,现在都快到我胸口了,我看再过几年,差不多就要和我一般高了。”

    萧元婴在她的怀中不安分地动了几下,调整到一个让自己更舒服些的姿势后,轻哼道:“等我到了你这个年纪,肯定比你还高,到那时候你就是我们姐妹里最矮的那个。”

    女子直起身子,双手握住萧元婴的两个包子头,威胁道:“元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萧元婴赶忙伸手去挡,同时仍是嘴硬道:“我说以后你肯定没有我高。”

    “好你个萧元婴,看来是不到青河不死心,不撞南墙不回头,今天得让你见识下我这擒龙控鹤手的厉害。”女子顿时大怒,伸手就要在萧元婴的头顶上胡作非为一番。

    萧元婴当然不依,她毕竟是人仙境界的武道修士,一个翻身把女子扑倒在榻上,一双小手开始不甚安分地四下袭击,让女子左支右绌,很快便节节败退。

    萧知南望着正打闹在一起的两个妹妹,只觉得心底一片安宁祥和,虽说她与父母之间谈不上如何亲近,甚至与母亲还多有隔阂,但是一众兄弟姐妹之间却都是关系极好,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不过在她现在心底也有一层忧虑,如今的帝都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她这个表妹在这时候来到帝都,未必就会是件好事。

    待到两人打闹告一段落后,萧知南问道:“锦绣,你怎么这时候来帝都了?我记得承平二十一年的时候你就给我来信说要到帝都,可我等了大半年也没等到你的人,如今都是承平二十二年了,你这才过来,中间那一年干什么去了?”

    一提到此事,正在整理衣襟林锦绣立刻苦了小脸,“我上次跟着颜爷爷偷偷跑出来,已经过了西岭口,眼看就要到帝都的时候,从半路上杀出一个摩轮寺的臭和尚把我劫走,要不是有老徐挺身相救,恐怕你们今天就见不到我了,此事之后,颜爷爷说什么也不去帝都,非要把我送回草原,我没办法,只能等到今年才来帝都。”

    萧知南疑惑道:“老徐是谁?”

    提到“老徐”二字,林锦绣神情有些黯然,感伤道:“老徐就是老徐啊,整天背着一个大长条匣子,宝贝得很,从不给别人看,他说要去齐州,再从齐州去江南,也不知道到了没有,在那里混得怎么样。”

    萧知南和萧元婴对视一眼,萧知南还好,萧元婴则难免流露出几分惊讶神色,好在她是背对着林锦绣,倒也没被林锦绣瞧出端倪。

    萧知南不动声色道:“真是巧了,最近父皇刚刚给我定下一门亲事,夫君那边也是姓徐。”

    林锦绣猛地瞪大了眼睛,讶然道:“姐姐你要嫁人了?”

    萧知南嗯了一声,脸上浮现出淡淡笑容,“是韩阁老家的公子,徐北游。”

    林锦绣不由好奇问道:“为什么韩阁老的公子会姓徐?不是应该姓韩吗。”

    萧知南解释道:“韩阁老膝下无子,只有一位从小被他亲自抚养长大的养子,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韩阁老并未让他姓韩,而是姓徐。”

    林锦绣愈发感到好奇,“那他人呢,什么时候也让我见一见啊?”

    萧知南笑道:“他自然是在韩阁老的府上,现在不太方便,等到定完亲之后,有的是机会让你见他。”

    ……

    定亲分“小定”和“大定”,小定要由亲族中的长辈女性出面,不过张雪瑶因为其夫公孙仲谋三年丧期未满的缘故,不太好参与此事,干脆没有过来,而韩瑄这边又没有什么亲族,所以经过几番商议之后,决定干脆是跳过“小定”,直接准备“大定”。

    永b久n免fi费+、看小说5

    所谓大定,又叫纳采之礼,因为涉及皇室天家,所以自有一番规矩,先是由宗人府宗人令宣旨,在帝婿接旨之后,帝婿家择吉日向皇家行纳采礼,也就是所谓的“大定”,与之相对,在公主出嫁的前一天,宗人府也会将公主的嫁妆送至帝婿府上。纳采次日,皇帝于未央宫悬彩设宴,款待帝婿及其族人。帝婿先至飞霜殿向皇后行礼,再至甘泉宫向皇帝行礼,最后跟随皇帝前往未央宫入宴。本来按照规矩,是要由帝后二人分别宴请帝婿的男性族人和女性族人,只是因为两家人丁实在太过单薄,无奈只能两宴合作一宴。

    如今已经快要九月底,再晚就要进入年关,所以韩瑄今日入宫商议“大定”日期,最终将纳采日定在了十月中旬,纳采之礼后再有大概一个月的功夫就会正式成亲。

    既然是与天家结亲,纳采之礼自然不能有半点含糊,更不能寒酸,好在徐北游早在江都那边有所准备,冯朗之所以慢他一步,就是要亲自押送这份聘礼由东江大运河北上帝都,然后再由韩瑄查漏补缺,算算日子,冯朗和聘礼也快要抵达帝都了。

    另外,在皇帝定下日子之后,接下来韩瑄还要与宗人府、礼部、司礼监四方合议诸多礼仪规矩,同时也会定下纳采之礼的规格禁忌。

    之所以如此繁杂,是因为前两位公主出嫁的时候,大齐还未立国,两位女子那时尚且不是公主,公主封号都是后来加封,又是正逢战乱,江南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陆谦,远未到天下太平的时候,所以成亲时都一切从简,没有这么多繁杂规矩,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大齐坐拥天下,萧家又是人丁单薄,女子比男子还要金贵,皇帝亲女更是贵中之贵,可能几十年才能有这么一次皇家盛事,自然要办得隆重无比。

    从这个方面来说,徐北游才是第一位正式迎娶大齐公主的帝婿。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