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种一缕诛仙剑气
    清晨的公主府,一片祥和气氛。

    在后府的亭台中,五名侍女齐聚,再加上青鸾郡主萧元婴和刚刚来到公主府没有多久的影子,便是七名女子。

    女子们议论着那夜的秋台之事,话里话外对于那个马上就要成为帝婿的男子很是赞赏。

    萧元婴把下巴搁置在石桌的桌面上,表情恹恹的,有点担心那个家伙的伤势,也有点害怕姐姐的责难,毕竟因为她的缘故,徐北游才会去秋台讲一讲道理,虽说道理讲完了,也很解气,但他自己也受了很重的伤势,按照道理而言,他快要是自己的姐夫了,还是按照道理而言,女子嫁了人胳膊肘都要往外拐的,那么姐姐肯定会护着姐夫,那么自己八成就要被姐姐和姐夫一起欺负,想到这儿,她叹了一口气,有点独属于小姑娘的小小忧伤。

    平日里与萧元婴关系最好的流萤坐在她的身边,轻声问道:“郡主,怎么了?也不说话。”

    萧元婴闷闷地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刚刚从天策府搬入公主府不久的影子同样缄默不言,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银烛、秋光、画屏、轻罗、流萤五人,名义上是萧知南的侍女,实际上应该算是朝廷的女官,归属于大姑姑墨书统领,直接听命于萧知南,在萧知南成婚之后,五人并不会成为陪嫁侍女,日后同样可以嫁人生子,再以差事而言,五人中只有一人负责打理公主府上下,其余四人则是主要将精力放在牡丹上头,又以银烛最是声名显赫,被许多知情人看作是牡丹的“小花主”。

    当看到萧知南亲自扶着徐北游朝这边走来时,五名女子顿时作鸟兽散,各自忙各自的差事去,只剩下萧元婴和影子两个“闲人”还留在原地。

    好在萧知南的心情不错,没有跟萧元婴算账的意思,让小丫头逃过一劫。

    她把徐北游扶进亭台之后,亭内就刚好四人。

    徐北游望向影子,萧知南轻声解释道:“这是天策府的‘影子’,自我上次遇袭之后,父皇便派她来专事护卫之责。”

    徐北游哦了一声,赞道:“有劳。”

    一直沉默不言的影子轻轻摇头道:“分内之事。”

    徐北游笑了笑,没有说话。

    萧知南跟徐北游零零碎碎说起如今庙堂新近发生的趣闻,比如燕王萧隶与辽王牧棠之在进京的路上的狭路相逢,因为谁先入城的问题起了龌龊,两位握有兵权的实权藩王差点儿就要摆开架势让各自的亲兵来一场结阵冲锋,好在灵武郡王萧摩诃赶到,毕竟萧摩诃的辈分摆在那里,两位亲王不得不给几分面子,在萧摩诃这个和事佬的斡旋下,两人才算是勉强息事宁人。

    三大藩王的恩怨早已是路人皆知,齐王萧白与辽王牧棠之自小不和,而齐王萧白与燕王萧隶因为封地接近的缘故,也是互有龌龊,如今又闹出辽王和燕王对峙的事情,难怪会有人笑言,幸亏赶到的人是灵武郡王,要是换成齐王,那可就真是三王混战了。

    齐王萧白如今就要正式确立皇储身份,布告天下,按照宗室间不成文的规矩,身份最为尊贵的齐王会是最后一个抵达京城,而齐州又距离帝都极近,所以此时萧白还未动身。

    这次诸王入京,少不得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大齐宗室素来人丁单薄,数来数去就这么几个王爷,而且少有庸人,所以大都被委以重任,要么是镇守一方,要么是在朝主政,总之是大权在握,有了权势之后,就难免骄横,尤其是燕王萧隶,哪怕是让寻常官员闻风丧胆的暗卫府中人也不被他放在眼中,曾有一位暗卫府统领就是冲撞了燕王的仪仗王驾,便被张召奴当街生生打死,事后也不过是被皇帝罚没一年俸禄而已。

    可一地藩王又有几个是靠那一万两银子过活的?怕是养活府中那些仆役丫鬟都不够,更不用说蓄养亲军和供奉门客了。

    uo最}》新章节g上eo

    说到底还是萧氏人丁稀薄,无论先帝还是当今陛下,都舍不得对宗室下重手,只要不是谋逆大罪,就不会轻动诸位王爷。

    徐北游听到这儿,不由想起齐王萧白和辽王牧棠之,这两位藩王倒是没有燕王萧隶那般跋扈,可论起底蕴,两人恐怕还在燕王之上,只不过两人身份特殊,前者有皇储身份,后者则是异姓王,不好太过张扬。

    徐北游心里头想着,要是皇帝陛下平定了朝内党争,恐怕就要对各地藩王下手,首当其冲的肯定是魏国魏王和草原汗王,其次便是燕王、辽王,不过当今陛下估计等不到那一天,介时动刀之人应该是就现在的齐王萧白。开朝之初人心浮动,封王就藩屏御四方是大势所趋,可在人心所向之后削藩集权同样也是大势所趋。

    萧知南忽然想起一事,轻声道:“在你养伤的小半旬内,除了诸王入京,还有就是秋台一事,秋台现在归于我的名下,我不发话,没人能在这事上做文章,可打伤大都督府都督同知一事却大有文章可做。”

    徐北游不是愚笨之人,微微一愣后便反应过来,问道:“那个差点和我玉石俱焚的老头是大都督府的都督同知?我还以为是暗卫府的高手。”

    萧知南解释道:“那个老头叫周铜,原本是中军右都督,一直将中军左都督的位置视作自己的囊中之物,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曲长安,他不但没能当上中军左都督,反而还被平调为大都督府都督同知,心里头八成压着压着一股邪火,想要借着这次的事情献媚端木睿晟,却没想到踢到了你这块铁板,听说他这会儿还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呢,估计没个一年半载下不来床。”

    徐北游笑了笑,“都说拳怕少壮,我还是比他强上一些,估计再有个一两天,便能正常行动无碍。”

    萧知南温柔笑道:“都察院一直都是蓝相爷的应声虫,你又是韩阁老的公子,不用蓝相发话,各路言官自然纷纷上书弹劾,不过都被父皇留中不发,圣意昭然,过了不几天便会平息下去,不过如此一来,你徐公子的大名可真是传遍了帝都。”

    徐北游一笑置之。

    萧知南犹豫了一下,好奇问道:“你到底对端木玉做了什么?听说他当时无恙,可回府之后就闭门不出,已经许久没有出门见人,该不会是悄无声息地死在府中了吧?可如果是真的死了,端木睿晟没有理由会如此安静。”

    徐北游笑了笑,“我在他的体内种下了一缕诛仙剑气。”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